《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你没听错,他的一切都是伪装,其实他骨子里就是一个充满了热血的愤青傻B……”
  夜已经很深了,易烈看了一会儿山谷远处亮有灯光的地方,放下望远镜捏捏鼻梁,跳下了那块大石。
  易星他们三人早已秘密穿过了山谷的布防,并在古堡那边成功的潜伏下来。由他们传回的信息来看,那姓黄的娘们儿还算上道,提供的布防图没有任何问题;那架直升机也不属于萧晋、并且已经离开。
  可以确定的是,今晚萧晋肯定会留在古堡中,但这会儿那边还有不少宾客逗留,安保自然也不会松懈,突袭要付出的代价依然很高。

  这一次他带出来的人手都是家族武力中年青一代的精英,虽然为家族牺牲是他们应该做的,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是想尽量多带回去几个,能全部活着自然最好。
  可惜古堡周边的安防力度实在太大,无法藏匿太多人手,要不然,他肯定会把所有人都带到那里伺机而动,而现在却只能原地休息,等待易星他们寻找可以动手的时机。
  “头儿,易星刚刚又传来了消息,说大部分的宾客都已经休息,但古堡内外的安保却没有丝毫松懈的迹象,他建议继续等待。”负责通讯的手下上前来禀报道。
  易烈思索片刻,问:“易善说什么了吗?”
  “呃……他只是一直在骂骂咧咧说小星是胆小鬼。”
  易烈闻言微微一笑,点头说:“好了,我知道了,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一两个小时之内都不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我有预感,天亮之前,我们肯定会有所行动的。”
  “明白!”

  手下回了自己的位置,易烈又通过对讲机询问和勉励了负责外围警戒的兄弟几句,就抱着枪靠坐在了一颗大树之下。
  他很想抓紧时间眯上一会儿,但不知怎的,一闭眼,脑海里便会出现萧晋那张笑容潇洒且真诚的脸来。
  那真的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公子哥儿,对少爷从不谄媚,对自己也没有过丝毫轻视,就连面对那些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女人,他也总是平等对待,好像在他的眼里,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三六九等,人就是人,没有高低之分。
  少爷也曾在私下里说过,如果大家族里真有人可以拿来做交心的朋友,那必然非萧晋莫属。

  只是可惜啊!那天少爷受了很大的刺激,行事确实乖戾狠毒了一些,偏偏又让那个萧晋碰上了……
  唉!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现在他们一定已经成为十分要好的挚友了吧?!
  刚刚想到这里,对讲耳塞中突然想起一声极其轻微的闷哼,易烈猛然惊醒。
  赌博非常容易上瘾,和丨毒丨品一样,无论你是贫是富,都一视同仁。纵然是顶级富豪,一旦玩起了劲头,一样会忘记一切。
  听着身边老头儿的大吼大叫,萧晋摇摇头,离开了骰桌。那老头儿看年纪起码六十岁往上,礼服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领结也没了,半敞着怀,还搂着一个打扮妖娆的小姑娘,赢了就啃一口,输了便骂娘,喊叫起来中气十足,相当的豪迈。
  赌场无父子,自然也没有礼仪风度,只有输和赢。
  这里本就是供大家玩乐休闲的,劳新畴不指着它赚钱,赌客们也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作弊的情况基本没有,除了萧晋。

  他内息深厚,要听出骰子的点数一点都不难,但他心不在焉,因此小赢了二十万美金就感觉索然无味了。
  看看腕表,时间已经走到凌晨三点,他长长打个哈欠,左右看看,依然没有发现劳新畴有派人找自己的迹象,不由皱起眉头,走到吧台要了杯威士忌独自啜饮。
  “作为今晚最大的赢家,萧先生看上去好像一点都不开心呢!”
  身旁传来女人的声音,他转过脸,就见张君怡侧身靠着吧台,抬手让酒保调一杯干马提尼。
  “赢家?还最大?”萧晋笑道,“张小姐是不是对这两个词有什么误会?身为一个男人,被美丽的女士讨厌了,怎么看都没资格被称为赢家吧?!”
  张君怡左右看看,淡笑:“怪不得没有见到上官小姐的身影,没想到之前坑柳若松时配合那么默契的两个人也会闹别扭。”
  “不,我指的不是清心,而是张小姐您。”
  张君怡秀眉微挑,看着他问:“萧先生很介意我对您的观感么?”

  “理由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来自美丽女士的观感,是个男人都会介意的吧?!”
  “萧先生说这话,可要向广大男同胞道歉了哦!真正的男人,应该只会介意自己喜欢的女人的观感。”
  “完蛋了!”萧晋苦着脸喝了一大口酒,“原来在张小姐的眼里,我连真正的男人都算不上,这可太令人伤心了。”
  张君怡略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拿起酒保刚刚调好的鸡尾酒抿了一口,正色问:“萧先生平日里和女人说话都会这么习惯性的**么?”
  “以前是,现在分情况。那种一看就特别容易惹上麻烦的女人,我都是敬而远之的。”
  张君怡闻言眯起眼,里面闪烁着寒光道:“这么说,在萧先生的眼里,我是一个很好上手、且不会带来什么后顾之忧的随便女人喽!”

  “不不不,张小姐可一点都不像随便的女人,但如果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您不会成为我的麻烦这一点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我马上就要回内地了,不管是身份还是职业,都不允许您追过去的,不是吗?”
  “哦,我明白了。”张君怡鄙夷道,“萧先生是个不喜欢负责任的男人。”
  萧晋无所谓的耸肩:“责任这种东西,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有数的,我已经比别人多出许多了,自然不敢再滥用。”
  张君怡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起来,“萧先生一会儿说很介意我对你的观感,一会又坦承自己不想负责任,如此的前后言不由衷,其实只是想尽快的把我打发走,对不对?我很好奇,在这天都快要亮起来的时候,萧先生在着急什么呢?”

  闻言,萧晋的心里就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的直觉实在是太强大了,跟裴子衿虽然不是一个路数,但同样都让人头疼,也一样不好打发。
  “我为什么一定要着急什么?就不能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么?”他淡淡的反问。
  “所以,并不是我讨厌了萧先生,而是萧先生讨厌了我。这么一想,还真有点让人很不爽呢!”
  萧晋转脸深深看着她的眼睛,说:“不,我个人并不讨厌张小姐,只是一看见你的脸,就会不自觉的想起一个女孩儿来。”
  张君怡的脸色瞬间就冰寒下来:“你竟敢提起安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