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3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过溪口村时,只见村口的大槐树下围坐着一大群妇女在闲扯,远处供销社门口则是村里的年轻人,抽着烟嘻嘻哈哈地谈天说地,一派祥和之气,一点都看不出有任何不稳定因素存在。石晓曼见此,道:“溪口村倒也平静啊,不像北河村似的,郭凯盛雇的人成天到村民家游说,为自己竞选增加筹码。”
  陆一伟道:“啥叫黎明前的黑暗?这就是。你看到的只不过是表象而已,真正的势力正在暗流涌动,用不了多久将会异常热闹,我们必须在他们行动之前找到双方的弱点,尽量保持利益平衡,确保这次选举顺利度关。”
  石晓曼想想就觉得牙痛,心里一股劲在埋怨魏国强,把自己分配到这个鬼地方到底是何居心,但不管怎么说,距离正式选举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出多大力就出大力吧。看到陆一伟格外平静的表情,倍感踏实。
  到了三里铺山脚,陆一伟把车停好,从车后备箱拿出两条烟和一**酒,与石晓曼往半山腰的窑洞走去。
  路上,陆一伟给石晓曼讲起“许半仙”的故事。“许半仙”还有一个名字叫“许三少”,至于他本名叫什么,就连他自己都记不起来了。60多岁的个怪老头,每日以放羊为生,闲暇时间就在三里铺山上的菩提寺里坐禅参悟,由于“道法高深”,被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尊称为“许菩萨”。
  据说,许三少祖上是远近闻名的地主老财,而他排名老三,家里的仆人都叫他“三少爷”,“许三少”的名字就由此而来。解放南阳县后,许三少家底被抄,他也被抓了起来,并放出来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却有了“呼风唤雨”、“祛病求子”的本领。村里的老人说,菩提达摩的灵魂附上了许三少的**,来人间拯救万物生灵,点化芸芸众生,降福黎民百姓,普渡天下苍生。

  许三少因一两次祈雨祈福成功,更让北河镇村民供奉他为“神”,甚至其他乡镇的村民都慕名而来,或求子,或祛病,或婚姻,或前途等等,许三少是无所不会,简直是万精油。
  讲到此,石晓曼打断道:“我说陆镇长,你是一名**员,是无神论者,信仰的应该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你该不会也是来找‘许半仙’算卦的吧?”
  石晓曼蹙眉的时候,大眼睛温婉灵动,鼻翼一翕一动,嘴唇微微上翘,属于那种乍看并不一鸣惊人,仔细端详又另有风韵的女人。尤其是那头乌黑茂密的披肩长发,让陆一伟怦然心动,一时有种错觉,无法自拔。
  石晓曼看到陆一伟专注看自己的眼神,眼神错乱地看向远处。陆一伟也感到自己有所失态,便道:“我当然不相信这些,但‘许半仙’可以在溪口村换届选举时助我一臂之力。”
  石晓曼突然捂着嘴巴,弯腰大笑起来了。过了一会起身道:“你该不会是让许半仙给溪口村的村民算一卦,谁能当上村长吧?我说陆镇长,都啥时候了你还玩这种伎俩,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啊,哈哈。”
  石晓曼豪爽的性格感染了陆一伟,与她在一起倍感轻松,没有与苏蒙的小心翼翼,没有与前妻李淑曼的压抑,石晓曼多了些单纯质朴,这种感觉陆一伟第一次感受到,他突然有些喜欢石晓曼了。

  陆一伟与石晓曼挤挤眼,道:“保密!先给你买个关子,到时候你就清楚了。”
  石晓曼有些不信任地撇了下嘴,紧跟着陆一伟往山上爬去。
  到了许半仙的住处,两间破落的窑洞映入眼帘,院子一角一个场地用来圈羊,院子里还散养着几只鸡,一条老黄狗蹲在门口,看到陆一伟他们,便疯狂地吠叫起来,吓得石晓曼躲在陆一伟后面,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
  “滚一边去!”屋里传出一声闷葫芦般的吼叫,倒像是寺庙里的洪钟,沉闷而有力。老黄狗被主人斥责,乖乖地耷拉着耳朵,摇摆着尾巴躲到一个角落里卧了下来,拖着舌头大喘粗气,充满敌意的眼神还在挑衅。
  不一会儿,衣着破烂且瘦小的许半仙走了出来,一阵剧烈的咳嗽伴随着喉结的涌动,一口浓痰唾到院子里,鸡看到了,一窝蜂涌过去,三下五除二就瓜分掉了这顿“美餐”。石晓曼看到此,恶心得简直要把昨天吃的饭都吐出来。
  谁能想到当年的“许三少”会落到如此地步,陆一伟笑呵呵地走过去,道:“许伯,有日子没来看你了,身体还好?”
  许半仙不苟言笑,没有任何表情,闷声道:“就那样吧,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说完,又一阵剧烈咳嗽。

  陆一伟关心地道:“我早就和你说去医院看看你不听,你这样要硬撑到多久?”
  许半仙直起腰摆摆手道:“这是老年病,人老了就不中用了。”看到陆一伟手中的东西,顿时高兴地像个小孩,道:“还是你小子知道我好这口,哈哈。”
  石晓曼站在远处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不禁道:“都说是半仙了,自己都治不好病,还给别人祛病消灾,真是笑话,就是个行骗之人。”
  许半仙看到杵在那里的石晓曼,疑惑地问道:“这位是……”
  陆一伟光顾自己了,便介绍道:“北河镇的副镇长,石晓曼。”

  许半仙好像并不欢迎石晓曼,“哦”了一声便返回家中。陆一伟走过去拉上石晓曼跟着许半仙进了房间。
  一进门,石晓曼差点就呕吐了。屋里的霉味和杂七杂八的味道臭气熏天,炕上的被褥被油渍汗渍浸得黑又亮,一只老猫懒洋洋地卧到被褥上晒着太阳,狭小的空间内简直无法下脚,石晓曼本能地捂住嘴巴,不悦写到了脸上。
  陆一伟到不介意,一屁股坐到炕沿上,与许半仙唠起了家常。而石晓曼怯怯地站在门口处,不时地呼吸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还要时刻紧盯着那只老猫不友好的举动。
  “许伯,我今天是来求你一件事,马上就要换届选举了,我和石镇长包溪口村,情况不用我多说你也清楚,着实不好办。”陆一伟引入正题,谦虚地道。
  许半仙带着老花镜仔细把玩着陆一伟送来的好酒,听到此事后,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道:“我一个废人,你说我怎么帮?”
  “借用您老的威望。”陆一伟道。
  一遇到事,许半仙与陆一伟一样,习惯性准备掏烟,陆一伟见状,把自己的好烟拿出来递给许半仙点上。许半仙长长吸了一口道:“你也知道,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求安安稳稳度过晚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陆一伟也显得十分为难,但还是道:“溪口村的选举确实有点难度,不过既然我包了这个村,我就希望能干出点名堂来,我不主动,别人就要给我穿小鞋了。”
  许半仙陷入深思,抽完一支烟,又接着续上,直到眉头稍稍舒展才道:“说吧,怎么帮?”
  陆一伟有备而来,道:“两件事,第一件事我希望您能够与溪口村马田两姓在外当官的俩人递个话,告诉他们今年选举就不要从中参与了,我知道他们特别信你。”
  陆一伟说这话也是事实根据的,据说溪口村在外当官的俩人每年清明节回来上坟,还要顺便拜访下许半仙,对许半仙的话简直言听计从,他们坚信自己的成功,与许半仙的点化是分不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