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3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书记,你说谁?我们肯定拥护。”坐在第一排的一个长者说道。
  陆一伟大声一吼:“李海东,站起来!”
  李海东被陆一伟的一嗓子差点吓得爬到地上,好不容易站起来却引来了一大片质疑声。
  正如陆一伟所料,李海东出任村长大家还不是心服口服,于是道:“可能大家瞧不上李海东,可你们看看他这些年来的变化,是不是在全村最大的?另外,他跟着我一起经营果园,在种植、管理、销售等方面都已经是轻车熟路,所以大家要想过好日子,就必须跟着他一起干。”讲完,大家集体选择了沉默,有的不甘心,有的不信任,还有的瞧不上这个没爹没妈的光棍。
  见大家还是不服气,陆一伟继续道:“我已经想好了,明年计划扩大种植面积,在后山上再开荒50亩,而这项重任我完全交给李海东,我都怎么信任他,你们还担心什么呢?”
  陆一伟见分量不够重,又补充道:“如果大家支持他,明天大家种植果园的树苗、化肥等一切费用由我来承担。”这下大家吃了定心丸,纷纷点头表示支持。
  李海东虽然早上已经得知此事,但看到陆一伟如此卖命推荐自己,眼眶一阵发热,温暖于心。
  陆一伟对着一旁的老憨道:“老憨叔,要不你来说两句。”
  对于提议李海东出任村长,老憨也颇感意外,但听到陆一伟的分析和保证,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他接过话筒道:“我也支持陆书记的提议,李铁蛋的爹妈死得早,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也是我看着他一天天成人的,虽然这兔崽子不学好,染上了赌博恶习,但自从陆书记来了以后,这小子变乖了,换了个人似的,开始学好了。这两年房子也盖起来了,这就说明他本性不坏,而且有头脑,让他出任村长,我们大家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陆一伟看到大家有了支持李海东的苗头,便趁热打铁,让李海东到主席台上给大家作保证。
  李海东站在主席台上,紧张地抓着衣襟,看到陆一伟给他鼓励的眼神,便放开了许多,拿着话筒道:“我李铁蛋曾经是个浑球,但自从跟了陆书记后,我才找到活着的意义。一路下来,我学到了很多,也改变了许多,如果大家选举我当村长,我保证带领大家闯出一条致富路子,如果我做不到,我就从大家面前消失,永远不回东瓦村。”
  一时间,下面居然有人鼓起了掌,随后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持续不断,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响彻天宇。
  李海东看到大家给予认可,激动地跪到大家面前,伏地痛哭起来。谁能想到,当年的李铁蛋居然能成为东瓦村的村长,这一切,离不开陆一伟的支持和鼓励。
  这一夜,对于东瓦村村民来说,注定的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这一夜,对于李海东来说,注定是一个改变人生命运的夜晚。
  这一夜,对于陆一伟来说,承载了太多辛酸和苦楚,收获了欢乐和泪水,赢得了肯定和尊严。

  几天后,镇里召开了北河镇换届选举动员会,标志着北河镇支村两委换届工作正式启动。昔日平静的北河镇,顿时热闹起来,一些在外打工的人也陆陆续续返乡,回乡参加这三年一度的顶级“盛宴”。
  各村调查摸底,登记选民等各项基础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准备参与竞选村长的村民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陆一伟把东瓦村安排妥当后,也算了了一桩心事,李海东出任下任村长应该不成问题,他在东瓦村待了接近五年,对当地群众还是比较熟悉的。
  牛福勇这边有徐青山在背后支持,自己也轻松不少,陆一伟就全身心把心思放到了溪口村上。
  陆一伟拿到换届选举实施方案后,发现其他几个难点村都由正科领导包村,唯独这个比较难缠的溪口村是由他一个副科领导和另外一个女同志石晓曼所包,如此安排足以看出魏国强的“良苦用心”。溪口村作为在北州市都挂了号的“刁民村”,让陆一伟去往枪口上撞,无疑是要置他于死地。“你想成心和老子过不去,想给我难堪,老子偏偏不让你得逞。”陆一伟心里暗道。
  而魏国强他则亲自包北河村,大有志在必得的决心。而陆一伟并不这么认为,牛福勇的参选,给北河村的村长竞选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凭他的性格,定会把整个大局搅的乱七八糟,何况背后还有徐青山暗地里支持,北河村注定不会太平。
  再回到溪口村,陆一伟这两天前前后后考虑了很久,但始终理不出头绪,该从那里下手。溪口村除了家族矛盾外,最为集中的就是利益冲突,如果把这点能平衡了,换届选举难题自然迎刃而解,可如何寻找突破口呢?
  这一天,陆一伟决定亲自到溪口村去实地了解下情况。早上起床,来到北河镇一家包子铺匆匆吃了点早餐,便叫上副镇长石晓曼往溪口村走去。
  石晓曼同样焦头烂额,这两天因为溪口村的事情急的口齿上火,几次打电话催促陆一伟,可陆一伟像没事人似的,让她更加焦急。在车上,石晓曼询问:“陆镇长,你对溪口村的选举有把握吗?要不要先找马田两家族长谈谈,再了解下村民的态度,以便应对突如其来的各种变故。”
  陆一伟依然淡定,笑着道:“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我们今天不进村,而是去见一位高人。”
  “高人?是谁啊?”石晓曼有些疑惑地问道。
  陆一伟扬手一指,道:“呐!就是三里铺山上的‘许半仙’。”
  听到是他,石晓曼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往桌椅上一躺,有些莫名其妙地道:“嗨!我还以为是谁呢,你说的高人就是放羊的‘许三少’啊,找他干啥?”
  陆一伟神秘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石晓曼对陆一伟的做法很是不解,如今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思去找那个所谓的“半仙”,这与溪口村选举有何关系啊。石晓曼不说话,气鼓鼓地双手交叉抱胸,呆坐在那里。
  陆一伟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瞟了一眼生气的石晓曼,心里偷乐了一下,道:“你生气的样子十分可爱,完全看不出已经为人母,倒像是一个怀春少女。”
  石晓曼性格直爽,见陆一伟开玩笑,她不甘示弱地捶了陆一伟一拳,蹙着眉一本正经地道:“你能不能有点正型啊,都啥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这两天因为溪口村选举的时候,晚上时常失眠,我都怀疑我神经衰弱了。”
  虽然与石晓曼不熟,但看到她如此随意随和,陆一伟到多了些亲切,安慰道:“急有什么用?再着急太阳也照常升起,把心态放宽些,再说了还有我嘛,平常心。”
  陆一伟平常都是一副冷峻冰冷的面孔,没想到笑起来也十分帅气迷人,石晓曼看着陆一伟挤眉弄眼以及故弄玄虚的作态,捂着嘴巴“嗤嗤”大笑起来。过后,石晓曼挑眉道:“我可不管了,完全依靠你了,我一个女人家,万一溪口村真要发生械斗,还不把我打成肉饼啊。”

  陆一伟道:“得了,你就瞧好吧。”说完,加快车速,一路狂颠在去往三里铺山的路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