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2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关妇女们一边骂骂咧咧说石晓曼是“狐狸精”,一边还模仿石晓曼的装束打扮。但无奈先天条件不足,穿上牛仔裤把大象腿的缺点暴露无遗,还不如原来的的确良花格外套好看,就是这样,妇女们还是竞相模仿。石晓曼在女人眼中是眼中刺肉中钉,但在男人眼中可是秀色可餐的尤物。
  石晓曼来北河镇年限不长,对于神龙不见首的陆一伟也是难得一见,这次又分到一个组,正好借此机会多与这位谜一样的男人多加交流沟通。其实,石晓曼手里还掌握着陆一伟的一个小秘密,随后会讲到。
  陆一伟看着落落大方的石晓曼没有像其他干部一样世俗,把伸进车里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疑惑地杵在那里。
  石晓曼跑了过来,笑得时候眼睛呈现弯月状,小巧的嘴巴十分性感,优雅的气质不输城里的女性,淡而幽香的气味直穿陆一伟喉咙,让他有些想入非非。
  石晓曼伸出一只手,笑着道:“陆镇长,很高兴能和你在一个组工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在当时信息闭塞、思想落后的北河镇,男女授受不亲还是传统思想,当然这种思想局限于光天化日之下,如果在黑灯瞎火的夜晚,自诩清高的妇女一个比一个放浪。石晓曼这一举动,倒让陆一伟愣怔了一下,但还是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勉强地露出笑容道:“应该说是我拖累了你,这工作不是简直不是他妈人干的。”
  石晓曼能够听出陆一伟的不满,依然保持着优美的庄容道:“如果说我和别的领导合作有所担心外,那么与你合作,我心头的顾虑就打消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陆一伟一边听一边回味着那细滑的小手,嘴里道:“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几斤几两还不清楚,溪口村在市里都是挂了号的难点村,魏书记交给我是别有用心,可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你也拖下水呢?”
  石晓曼不想与陆一伟搬弄领导的是非,于是道:“陆镇长现在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可否到我房间坐一坐?”
  没想到石晓曼提出这种要求,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石晓曼的宿舍在镇政府大院的西侧计生楼,陆一伟跟着石晓曼进了她的房间让闲的无所事事的机关干部看到了,这下立刻炸开了锅,纷纷奔走相告,甚至电话通知,来分享这好比日食一样难得一见的桃色新闻。
  对于外界的纷纷扰扰,石晓曼心里一清二楚,但她却从来不去回驳流言谣言,她知道没有做过的事就算你说破了天,自己也是清清白白的。与其与其他人费口舌,还不如安心踏实做点事。
  陆一伟进了石晓曼的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房间里铁丝上挂着的内衣裤,让他不由得思维跳跃,浮想联翩,联想着石晓曼穿在身上的模样。

  石晓曼看到陆一伟的眼神,尴尬地从铁丝上扯下衣裤,塞进一旁的柜子里。然后从窗台上拿过一个瓷杯,倒好水后递给了陆一伟。
  这间房是陆一伟刚到北河镇住过的,他仔细打量着房间感慨地道:“都说女人操劳家务是好手,你看你这房间比我住的时候简直是两番模样,和现在比起来,那时就是个猪圈。”
  石晓曼被陆一伟的感慨一下子逗乐了,假装生气地道:“这么说我也是在猪圈住的咯?”
  “不不不,我说以前,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怎么可能住猪圈呢。都说女人的思维是发散式的,看来你也不免落入俗套,哈哈。”与美女聊天,陆一伟把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尽情地享受与石晓曼的交流。
  几句玩笑缓解了尴尬,让石晓曼对陆一伟有了重新定位。看来他这些年来的磨砺足以让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但这种丝毫看不见曙光的日子那天是个头啊。要知道,从政之人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一旦错过了,步步皆错,最终的结局可想而知。五年的年华,没有击垮陆一伟,反而另辟蹊径闯出了一条路,说明他的内心十分强大。这种击不垮压不倒的男人绝对是女人心目中的英雄,石晓曼虽已婚,但心里还是泛起了一阵涟漪。

  陆一伟伏在办公桌上,看到玻璃板下面压着石晓曼一家三口在外游玩时拍的照片,一家人笑得的那么灿烂,不由得让他联想到自己身上,掠过一丝伤感。陆一伟指着那个笑容甜美的小女孩道:“这是你女儿?”
  谈到家庭,石晓曼脸上本能地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踱步过来看着调皮可爱的女儿道:“嗯,今年6岁了,马上就要上小学了。你孩子呢?”这句话一出口,石晓曼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摆手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陆一伟淡然一笑道:“没事,我家已经女儿,今年7岁了,已经上一年级了。”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陆一伟早已走出了阴影,但想到女儿生活在那种家庭里,心里也有所顾虑和担忧。
  回到正题上,石晓曼问道:“陆镇长,溪口村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打算怎么办?”
  溪口村位于北河镇西南处,村内有500多户,1600多人,是北河镇除北河村外的第二大村。村内人口构成结构比较简单,主要由马姓和田姓家族构成,每个姓氏都有自己的族长,按道理说管理起来应该比较方便,可恰恰相反,溪口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刁民村”,管理起来极其困难,让镇里和县里都颇为头疼。
  据说,马姓和田姓的祖师爷逃荒时路过此地,发现这里人杰地灵,就扎根于此,并起名为“马田村”。后来,两家不断联姻就发展成庞大的规模。抗日战争时期,因马姓一个人当了叛徒,把日本鬼子引进村来,屠杀了整个马田村,从此两家就结下深仇大恨。
  解放后,当地公社为了化解两家矛盾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先把“马田村”更改为“溪口村”,然后派干部驻村进行矛调,经过几年的努力,两家人才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好,两家人又开始联姻发展,直到现在的规模。
  一切都很平静,但改革开放后村里来了一群外乡人说要在此地开发煤矿。经过两姓族长一致商量,同意了外乡人的想法,矛盾也就此埋下了种子。
  随着煤矿的建成,源源不断的煤运出去,村里一些人的腰包渐渐鼓起来,以马姓居多。这下田姓不同意了,就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争斗。
  近几年,溪口村争论的焦点集中到村长人选上,因为煤矿属于村集体的,意味着谁当上了村长,谁就控制着煤矿的所有权,这样巨大的诱惑,当然不能让给对方了。于是,只要一到村委换届,两家必会发生械斗。换届选举结束,落败的那一方必会成天上丨访丨举报村长贪污**。因此,两家陷入了恶性循环,两天一小闹,三天一大闹,包村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最后哭着喊着要换个村。
  最要命的是,两家都有个人在外做官,而且官职不低,演变到后来,村里人在村里明目张胆争斗,两个在外当官的暗地里使劲,把溪口村的村委换届选举搅得一团糟。今年村委换届选举,县委书记刘克成点名批评魏国强,并警告他今年务必不能再发生往年械斗的恶**件,如果发生,就地免职。这下让魏国强傻眼了,经过一夜思考,才想出让陆一伟当替死鬼的馊主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