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2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国强再次拧开水杯,举过头顶也没倒出一滴水来,有些恼怒地对坐在远处的党政办主任道:“去拿个热水**来。”没有喝到水,魏国强有些不甘心,又拿起桌子上的烟点燃继续道:“根据县委有关精神,结合我镇实际,我与徐镇长以及副书记高书记商量了下,决定改变一下以往大锅饭的方式。今年将以“突出重点,击破难点”为原则,不再是以前的领导包片、干部包村的责任体系,实行镇领导直接包村的责任制。”

  魏国强还没说完,底下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乱成了一锅粥。傻子都明白,这是魏国强在推卸责任,直接把责任放到大家头上,谁包的村出了问题就由谁来负责。
  看到众人的反映,再看魏国强黑煞似的脸,徐青山心里一阵窃喜,与对面的陆一伟交换了下眼神。陆一伟不以为然,先听听魏国强接下来如何安排。
  “喂喂喂,开会了,这不是菜市场,能不能遵守下会场秩序,有意见待会提,我还没说完呢。”魏国强用笔戳了两下桌子吼道。
  安静下来,魏国强继续道:“我们商量过了,全镇18个村,像东瓦村这些小村则有机关干部包村监督,而像北河村这样的大村则由镇领导一手抓。我手里有一个初步分组名单,让高书记给大家宣读一下。”
  一旁的丨党丨委副书记高启泰还没从麻将桌上收回心思来,听到魏国强叫他,精神恍惚地道:“对,今年我们是应该改变下策略,不要像上届一样,溪口村居然发生械斗恶**件,这种行为坚决制止,今年决不能发生。下面我宣布下分组名单:魏书记和纪检张书记一组,包北河村;陆镇长和石镇长为一组,包溪口村……”

  陆一伟这回算是听明白了,魏国强之所以让他参会,是把溪口村这块烫手的山芋踢给自己了,而且还搭配了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副镇长,这不明显要让他难堪吗?陆一伟当然不干,还没等高启泰宣读完名单,就突然站起来打断道:“我说魏书记,我是东瓦村的党支部书记,是东瓦村换届选举领导组组长,你这把我拉到溪口村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刚才还议论纷纷的众人这下也顿悟魏国强为什么如此对陆一伟献殷勤,原来是要给他压担子,把溪口村这个火药桶绑在了陆一伟身上,这个损招确实太狠毒,太卑劣。想明白后,大家松了口气,暗道:“由陆一伟顶着,这下可轻松许多了。”
  魏国强早已准备好一套说辞,面对陆一伟的突然发难并不吃惊,他对旁边的高启泰压了压手,示意先暂停,然后对着怒气冲天的陆一伟平缓说道:“陆镇长,你别激动嘛,你不仅是东瓦村的党支部书记,而且还是北河镇的副镇长,镇丨党丨委政府通过认真考虑才决定让你去指导溪口村换届选举的。东瓦村是个不足50户的小村,换届应该问题不大,由一般干部去指导就行了。而溪口村不同,该村每届都让镇里头疼,让县里上火,让市里过问,甚至都能惊动省里,这样的难点村需要一个能镇得住场面的人才能保证不出事,思来想去,除了你,没有不二人选。”

  陆一伟冷笑道:“魏书记,谢谢你还记得我是副镇长,你看看你身后墙上挂着的‘领导班子职责分工’里,有我这个副镇长的存在吗?”
  众人齐刷刷地望向魏国强身后的墙壁,在副镇长一栏里,确实找不到陆一伟的名字。
  魏国强并不恼怒,而是慢条斯理地端起水杯,用肥大的嘴唇磕到杯沿上,使劲一嘬,滚烫的水差点烫的他扔掉杯子,慌乱地将口中的茶叶唾到地上。眯着眼望着陆一伟道:“陆镇长,这都是些形式的东西,还不是应付检查嘛,你不出现在这里更好,还省的你担责任了。再说,你分管的科教文卫事情不是太多,由石镇长一肩挑起来,还不是给你分担忧愁了嘛。”
  陆一伟看着魏国强丑恶的嘴脸,恨不得冲上去暴揍他一顿,但理智战胜了心魔,他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了。这一幕被魏国强看到,他冷笑了一声道:“陆镇长,这么和你说吧,让你去溪口村指导换届选举,不是我的建议,也不是镇里的建议,而是县里的想法。我不能再多说了,再说就要违反纪律了。”

  徐青山怕陆一伟下不来台,便附和道:“魏书记,你看要不这样吧,要不再给陆镇长增派两名干部,溪口村毕竟不能与一般村相提并论,你看这样行不?”
  “好,我同意徐镇长的提议。”魏国强用坚定的口吻说道,这也是在告知陆一伟,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是不能更改的。
  不管怎么说,陆一伟还是国家干部,如果真的与魏国强撕破脸对着干,是极其不理智的行为。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是对自己不负责,那么将来的政治抱负也付之东流。想到这,他咬了咬牙关,气呼呼地坐了下去。
  魏国强见陆一伟服软,继续道:“至于东瓦村,你就暂时不用管,一门心思放到溪口村上,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会场的气氛瞬间凝固,大多数人还是幸灾乐祸,眼瞅着陆一伟让枪口上撞,这种耍猴似的快感比打麻将糊了清一色都来得痛快。其实机关干部与陆一伟无冤无仇,更谈不上利益冲突,但看着风光一时的陆一伟落魄到如此地步,心里就莫名的解恨。
  副书记高启泰继续宣读完分组名单,魏国强再次强调道:“大话套话我就不说了,我还是那句话,县委刘书记一再强调换届维稳工作,谁包的村出了问题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届时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龙飞同志也会蹲点督查,希望大家要高度重视,把这次换届工作平稳顺利搞好。就这样吧,散会!”

  陆一伟本来今天心情大好,被魏国强这么一搅合,也没心思去县里了,准备中午去牛福勇家喝点酒解解愁。他站起来用脚踹开椅子,一大片椅子像多骨诺牌一样纷纷倒下,还没走出会议室的干部回头看了一眼,匆忙走出去了。正在开门办公室门的魏国强也听到了,冷笑一声使劲推了下门,差点把他闪倒在地,气得他骂骂咧咧埋怨门的不是。
  陆一伟下了楼正要往牛福勇家走去,只见副镇长石晓曼站在门廊处高声地叫他。
  石晓曼属于民主副镇长,无党派人士,是我党为了体现民主,让党外干部参政议政,为我党政府工作建言献策。既然限定了无党派,也就说明发展空间有了一定限制,不可能走到一把手的领导岗位上。
  石晓曼的装束与镇政府的其他妇女显得格格不入。其他妇女到了冬天,在家里翻箱倒柜拿出自认为很好看的花格子外套穿到身上,效果立竿见影,犹如一个移动的水缸在挪来挪去。但石晓曼来了北河镇后,妇女们才发现原来可以这样打扮。石晓曼夏天一袭白裙,裸露的肌肤迷倒一大片;秋冬穿着紧身牛仔裤,一件俏皮的亮色短袄,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紧绷高挺的臀部,让机关饥渴男时常凑上去搭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