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3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间果真发生了巨变,这巨变之中,死难之人,恐怕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可笑我先前还在担忧山海界开启之后,若有妖族为祸人间该怎么办,从如今的情况来看,仅仅只是开启的过程,造成的灾祸已经足以称之为一场浩劫了。
  等我到了神农架后,才刚落地,便发觉此处气息有些奇怪,往日灵气充裕的神龙架,此时灵气却淡薄了许多,反倒多了一股浓郁的蛮荒之气,应该是山海界中的蛮荒古气已经弥漫到了此处。
  这种蛮荒古气对我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影响,对可其他普通生灵会造成什么影响,我心里也没底。
  迈着步子,一路朝火神庙行进,途中接连跨过数座山峰,原本海拔一两千的普通山峰,此时在我的感应中,海拔至少提升了一倍。我眉头微皱,这一切应该也是山海界带来的变故。
  海拔两一千米的小山头提升到两三千米,对周遭的气候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但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等那些动辄六七千、七八千海拔的高山,如果也按照这种比例提升,恐怕整个世界的气候,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当然,气候的改变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此时我还感应不到,只能心中暗自推算。
  城市建筑物坍塌,哪怕造成再多人员伤亡,也只是一时的危害,可若整个世界的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带来的影响却是持久的,甚至会完全改变人类的生存方式。
  心中思索着这些,待我行至霞帔涧峡之时,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亢高的鸟鸣。
  神龙架里飞禽走兽数不胜数,偶尔传来几声鸟鸣是再正常不过之事,但此时这一声鸟鸣之中,却似乎带着某种灵力波动,声音也大的有些出乎寻常。以我的修为自然不会受到影响,但若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恐怕会被这鸟鸣声震晕过去。
  我抬头一看,此时头顶之上正盘旋着一只丈余大小的飞鸟,从体态来看,根本不是平日能见到的猛禽鹰隼之物,反倒像是某种色彩艳丽的家雀鹦鹉之类的小兽。
  除了体型大的骇人之外,这大鸟的瞳孔中透着血色,咧嘴鸣叫时,口中似有尖牙……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了先前被旋窝吸入山海界后,我在海底见到的那些游鱼鳌虾。

  当时我便推测那些鱼虾是被旋窝吸入之后,受到山海界的影响,发生了变化,此时再看这头顶盘旋的飞鸟,我心中愈发认定了此事。
  只是当时我没想到,山海界的气息影响,居然会波及到这么远的地方,若整个人间的飞禽走兽,都发生了这种变化,那结局让人几乎不忍想象。
  我沉默了半晌之后,却是忽然咧嘴笑了起来。姽婳都已经化作了精卫鸟,彻底消失了踪迹,我还何必担忧头顶这只与我无关的大鸟。
  还是先回火神庙吧。
  我叹了口气,干脆不再缓步前行,而是一跃到了空中,很快便飞到了火神庙上空。

  到了地方之后,我低头一看,心中却是微怔。
  此时火神庙的前殿已然坍塌,不知是受到了山海界开启时的波及,还是商契舍命帮助姽婳逃脱此地时造成的结果。
  这倒也无关紧要,前殿范围本来也没什么东西,我随手一挥,便将那些坍塌的瓦砾碎片尽数清理,然后才从空中落下,朝自己的房间迈步而去。
  殿后的房间没有受到前殿坍塌的影响,到了房间门口,看着里面的陈设依旧,姽婳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柔柔的等待我归来。
  沉默的站了半晌之后,我才回归到现实中来。桃花依旧,人却不在了,心头一直压抑的悲痛,到此刻终于无可避免的完全爆发了出来。

  我瘫倒在床上,嗅着被褥枕头上不存在的气息,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瞬间便湮湿了一大片。
  我恨,我不甘。
  从很早以前,我就清醒的明白,想要不被别人控制,想要跟姽婳永远在一起,我必须提升自己的修为。可是我从当初的小小地师,到成为天师,一直到现在的阳神冲举,一路之上,我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气力,抓住了所有的机缘,到了最后,站在李老会长和张天师他们几人的面前,我依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
  回到了火神庙之后,支撑我的最后一丝心念也消失了,躺在床上,只觉得世间一切,都再与我无关,也没有任何事情需要我去做,只想就这么一直睡过去。
  事实上,我的确睡了过去,昏昏沉沉的做了无数个梦。梦里父母和姽婳都在,整个人生也似乎来回走了数遍,不时有相聚之欢,最终却都又变成了离别之苦。
  醒来的时候,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周围黑黢黢的,没有光亮传来,想必是正值深夜。
  脑中一片空白,又躺了许久之后,我才终于爬了起来,漫无目的的在火神庙内四处游荡。也不知怎的,便到了庙后姽婳先前被囚禁的位置。
  这里与其它地方不同,并非一片赤红,而是显得十分幽深,一眼看不到尽头。
  我抬脚踏入,刚一进洞,便发觉四周极其阴寒,与火神庙其他地方相差甚大。四下环顾一圈,这里除了四面阴寒的石壁之外,完全空无一物,可想而知在这漫无天日的阴寒之中,姽婳经受了何种煎熬。
  叹了口气,我不忍在此多呆,便欲转头离去,但才刚转过身,洞内却忽然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异响。
  我转头循着声源看去,这才发现洞内深处上方的石壁上,好些个碎石泥块脱落下来,方才的声响,便是碎石坠地造成的。

  随意朝着碎石脱落的石壁上看了一眼,却忽然发现了一些名堂。那碎石脱落之后的石壁上,似乎镌刻着某些图案。
  姽婳先前一直呆在这里,会不会是她留下的什么东西?
  微微一怔之后,我便赶忙走过去,将上面的泥土碎石彻底清理干净,露出了石壁上篆刻着的一大片壁画。
  足足数十米长的画卷,让我不由回想起了当初殷商王陵甬道中的壁画。仔细一看,两者的画工几乎一致,但内容却并不相同。
  我心中颇为失落,这壁画显然不是姽婳所留,应该也是出自商人之手。
  此处乃阏伯之庙,这壁画又掩藏的如此之深,如今我能看到,多半是商契故意而为。
  莫非他是想通过这些壁画,向我传达某种信息?如此想着,我回过神来,朝着壁画看去。

  第一幅壁画中,只有一处简易的房间,其内端坐四人,从举止来看,似是在交谈着什么。
  这壁画的画工精湛,围坐的几个人刻画的极为精细,我粗略看去,很快发觉其中一人与其他三人不同,周身似有鬃毛存在,虽说是侧身而坐,但从神态细节之中,我大概能辨认出,此人极有可能便是妖帝夋!
  除了他之外,其余三人之中,还有一人,坐在稍后的位置,低着头,似乎并未参与讨论。其轮廓也颇为熟悉,略一思索,我便联想到了当初在药王谷中见到的炎帝虚影。
  此人多半是神农氏……如此说来,他身侧之人乃是轩辕氏?还有站在他身后,只透出一个背影之人,头顶似乎生有双角……莫非便是蚩尤?

  日期:2018-06-1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