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2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一边穿衣服一边颇有兴趣地凑到老憨身边,狐疑地道:“老憨叔,这岁数怎么能说老呢,再干两届都不成问题。再说,村子里除了你还有谁能当呢?”
  “你!”老憨回过头拿起烟锅指着陆一伟,眼神里充满了期望和渴求,陆一伟顿时楞在那里。
  缓过神来,陆一伟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村长必须是本村村民,我就是想当也不符合村民选举法规定啊,再说了,村里在外的年轻人有的是年轻后生,我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我把支部管好就行。”
  老憨有些急了,脱掉鞋往炕上一盘腿,道:“陆书记,这么说吧,我代表村民们问你几个问题。”
  陆一伟一边洗脸一边道:“您老说。”

  “镇丨党丨委把你派下来是让你带领东瓦村民致富的?”老憨向来都半天憋不出个屁,今天显然有些激动,一股脑把压在心头的话说出来了。
  陆一伟停止了洗脸,转过头疑惑地道:“对呀。”
  老憨见陆一伟承认了,便追问道:“那好,现在你那30亩果园已经有了收益了,可是村民们富了吗?”
  见老憨提及这个问题,陆一伟松了口气,无奈摇了摇头,继续刷牙。

  老憨见陆一伟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穿好鞋跳下炕,跑到陆一伟跟前,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陆一伟扬头漱了漱口吐进脸盆里,然后拿起毛巾擦了擦嘴,转过身来对老憨道:“怎么地吧,你晚上吃过晚饭把全村的人都叫到村委会来,我与大家面对面谈谈心,来解答村民们心中的疑问,行不?”
  老憨一手把快要脱落的披衣往上扯了扯,面存疑虑地道:“好吧,我作为老村长,你就不能单独和我交流交流?”
  陆一伟推着老憨往门外走,笑着道:“一切今晚见分晓,我现在去一趟县里,晚上一准就回来了。”
  老憨半信半疑,端起烟锅使劲抽了一口,嘟囔地道:“我现在就去通知社员去,晚上你可要回来啊,你要不回来我们就坐等。”东瓦村村民显然把陆一伟当成了主心骨,老憨也如此,尽管他是村长。

  陆一伟收拾好东西刚出院子,李海东穿着红秋裤,顶着一头刚染的黄毛,迷迷瞪瞪地从厕所出来了,看到陆一伟要出去,揉着眼睛问道:“陆哥,要出去啊?”
  陆一伟看见李海东的装束就来气,骂道:“你他妈的上午下山去把你那一头黄毛给我染回来,看着就心歪。”
  李海东嘿嘿一笑道:“别啊,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发型,你看人家电视里,那歌星影星不都这样装束吗?咱这不也是赶时髦,弄个造型嘛,你说是不是老憨叔?”
  老憨一辈子没有出过南阳县,最远也就去过县城,从小到大拢共加起来也不超过20回,看到李海东这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相心里就来气,只见他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扯了扯披衣头也不回就迈着碎步离去了。
  李海东冲着陆一伟扮了个鬼脸,打了个冷颤赶紧往屋子里跑去。
  陆一伟折回李海东房间,进门就闻到杂七杂八的味道,只见地上扔满了烟头,炕头上还堆放着几盒吃剩下的桶装方便面,旁边还扔着袜子,陆一伟踮脚一看,方便面还塞满一团一团卫生纸,再看枕头边上的黄色杂志,心里既无奈又同情。
  李海东比自己小4岁,要说这个年纪在村里早就是炕上躺着一排娃,而他因为家境不好,且染有恶习,在十里八村都是出了名的恶混混,谁家愿意把自己家的姑娘嫁给他啊。

  据说以前也有一个姑娘愿意跟着他过日子,但姑娘家娘家人过来一看,死活都不愿意,此后李海东就一直单身。自从跟了陆一伟后,在陆一伟的调教下,李海东慢慢改邪归正,走上了正途,房子也盖起来了,生活条件也变好了,可年龄相仿的姑娘都已经为人妻了,致使他至今还是单身。
  陆一伟只有一个妹妹,所以他对待李海东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总是想方设法让他生活过得好一些,能在村子里抬得起头来,不管日子过得如何,至少要堂堂正正做人。陆一伟蹙着眉头抬手在鼻子上扇了扇道:“我说你啥时候能把家里收拾得整洁一点,活该你一辈子单身。”
  李海东还没睡醒,快速钻进被窝点燃一支烟,笑呵呵地道:“没婆娘就是这么个过法,想吃吃想睡睡,一个人多自在啊。”
  陆一伟想起李海东那天在东州市假日度假山庄对那个服务员申蓉有好感,看来得空再去山庄一趟,如果小姑娘愿意的话,还真可以把俩人撮合在一起。陆一伟蹑手蹑脚地走到炕边,用两只手指轻轻把李海东沾满白色液体的丨内丨裤往里一扔,坐稳后道:“和你说个正事。”

  李海东看到陆一伟严肃的表情,便不敢怠慢,灰溜溜地坐起来用被子包住,两眼滴溜溜地望着陆一伟。李海东并不是害怕陆一伟,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从来没有怕过人,而是发自内心地佩服陆一伟。从陆一伟从麻将桌上拉下来的那天起,李海东就下定决心跟着陆一伟大干一场。其实他的内心十分脆弱,别看平时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可说到底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过他。而陆一伟的出现,触动了他那根尘封已久的敏感神经。

  四五年的接触,他眼睁睁地看着陆一伟没一心扑在果园上,东奔西跑,日夜劳作,有时甚至住在果园里,一住就是一个星期,种种所作所为让他为之动容。直到去年果园有了收益,才看到陆一伟紧绷地脸上有了笑容。有时候他在想,什么是男人,这才是真正的爷们。
  陆一伟把墙上很久未动的日历撕掉一沓,道:“村里马上就要换届选举了,我想过了,东瓦村下一届的村长由你来当。”
  听到这话,李海东举到嘴边的烟又放下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陆哥,你说啥?我没听错吧?”
  陆一伟转过头,往上推了推眼镜道:“你没听错,我说下一届村长由你来当。”
  “这……这怎么可能呢?”李海东有些激动,结结巴巴地说道,双手也不停地哆嗦起来。

  “这怎么不可能,你这些年来的变化我是看在眼里的,在村里也是有目共睹的,谁敢说一个孬字。刚才老憨找过我,说下届村长他不当了,正好就由你来当。晚上我召集村民们开会,我会把这事和大伙通一下气,你心里要有个准备。”陆一伟道。
  李海东把手中的烟扔掉,凑到陆一伟跟前,抓住陆一伟的胳膊道:“陆哥,我不是在做梦吧?”
  陆一伟往李海东头上打了一巴掌,笑道:“有感觉吗?”
  “有有有,嘿嘿,陆哥,你对我太好了,你让我怎么感谢你,你要知道,我这辈子都没想过当什么村长,更没想到能遇到你这样的贵人,看来这都是我死去的爹妈修来的福分啊。”李海东说着说着居然眼睛里闪起了泪花。
  陆一伟也大为感慨,道:“你也别感谢我,都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作为老哥,我也没什么能帮助你的,在关键时刻推你一把,至于你以后怎么做就看你的造化了。”
  李海东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那里,道:“你一个人支持我也不管用啊,村里人支持不支持还是两码事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