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2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小雨在身边,有些话还是不能乱说,要不然回去后一不小心走漏了嘴,让冯良春引起无端猜疑,自己又落下个破坏他人家庭的罪名。
  李淑曼也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匆忙松开陆一伟,擦干眼泪,对着女儿道:“叔叔并没有欺负妈妈,他是个好人。”
  陆一伟也顺势就势,捏着小雨的脸蛋道:“小雨,叔叔下午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叔叔还要给你买好多好多玩具。”
  小雨瞪大了双眼望着陆一伟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陆一伟变了个鬼脸,嬉笑道。
  “那我们拉钩。”小雨很认真地说道,并伸出了小拇指。
  陆一伟伸出手与小雨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顿饭吃得很压抑,因为小雨在跟前很多话不能说,吃晚饭后,陆一伟带李淑曼去了省城最高档的商场,给她买了几件李淑曼平时看都不看的衣服,又给小雨买了十几件衣服。李淑曼心疼道:“你买那么多衣服干什么?”
  陆一伟知道李淑曼想什么,道:“女儿长大了,懂得爱美了,没听人说‘男孩穷养,女孩富养’吗?以后我要经常给女儿买,来弥补我这些年没有尽到父亲应该尽的责任。”
  从商场出来,陆一伟又带着孩子去了超市,买了学习用具和一大堆玩具,让小雨高兴地直蹦跶。
  买好东西,又带着母女俩去了游乐场,一家三口坐了过山车,又去海洋馆看海豚,一下午玩下来,女儿小雨的嘴就没有合拢,兴奋地对陆一伟道:“叔叔,我爸爸妈妈从来没带我来这里玩过,好开心哦!”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不知不觉已经天黑,陆一伟开车把母女送回家。临下车时,李淑曼焦虑的眼神几次要张嘴说话,但又咽到肚子里,只是紧紧地盯着陆一伟,用手不停地指拨弄着头发。
  小雨则天真无邪地道:“谢谢叔叔,叔叔真好!”
  陆一伟在小脸蛋亲了一口,对李淑曼道:“有事给我打电话。”
  李淑曼牵着小雨的手又提着一大堆东西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上了楼。陆一伟则用目光护送着母女平安回家。突然,他看到李淑曼家阳台上站着一个人,充满愤怒的表情瞪着自己。陆一伟暗道:“李淑曼今晚又要度过一个不眠的夜晚,都怪自己做事太鲁莽,影响到了她的家庭。”
  不一会儿,陆一伟就听到李淑曼传来了争吵声和摔东西的声音,他几欲想下车冲到李淑曼家里把他丈夫揍一顿,但这种方式并不妥,毕竟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夫妻,自己算什么。但也不能就此纵容他,于是他掏出手机拨打了110:“喂,是110吗?楼宇轩阁小区三号楼二单元402室有人打老婆。”

  110接警处接到这个奇怪的电话本想不搭理,但毕竟属自己职责范围内,于是出动警力赶往楼宇轩阁小区。
  陆一伟直到看到丨警丨察来后,才恋恋不舍离去。刚走到西江河附近,就接到女友苏蒙的电话,那边气势汹汹地问道:“你现在在哪?”
  陆一伟听这口气,应该是知道了下午的事情,便不敢撒谎,道:“我在江东市啊。”
  “你来了江东市怎么不找我?你在干嘛?”苏蒙摆出一副小姐脾气,问道。
  陆一伟安慰道:“我今天因为果园的事找了下省城的专家,刚刚忙完。”
  “屁话!你分明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和我住在一起的肖一菲可是亲眼看到了啊,你还打算瞒我多久啊。”苏蒙彻底生气了,怒不可遏地道。
  既然苏蒙知道了,陆一伟干脆挑明了说,“我下午确实是和一个女的在一起了,可那女人是我前妻,我带着她给我女儿买衣服了。”
  “你不是说你心里只想我一个人吗?你怎么又惦记着你前妻,你把我放到什么位置?”苏蒙哭泣地道。
  陆一伟有些火大,但尽量克制地道:“难道我不能见一见我女儿吗?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

  “好吧,那你就跟着你前妻过去吧。”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陆一伟有些无奈,把手机扔到座椅上,开着车往苏蒙家赶去。
  十月一过,南阳县就算进入冬季了,凛冽的西北风席卷着残枝败叶从观音山谷呼啸而过,尚未结冰的东瓦河也收起了往日的容姿,浅吟低唱左右流之,似叹岁月峥嵘,似感人生浮华。
  东瓦村的村民也把农具收拾起来,院子里码堆着劈好的柴火,院墙上和槐树上整整齐齐地挂着玉米棒子,家门上也挂上厚厚的门帘,窗户缝密匝匝地用五颜六色的报纸贴好,人们把放到柜子底层的棉衣取出来,妇女们加紧腌制着辣白菜,冬天真的来了。
  陆一伟来到东瓦村后原先住在老村长老憨家,后来李海东的新房子盖好后就搬了过来。要说陆一伟是东瓦村党支部书记,应该住到村委会,可东瓦村穷得叮当响,压根就没有像样的办公场所,一直以来就设在老村长老憨家里。后来,老憨儿子结婚,彻底没有了办公场地,经常是东一枪西一枪打游击,于是陆一伟一狠心,给李海东垫资,盖起了现在的五间瓦房。
  房子盖成后,李海东主动把正中间的房子留给陆一伟居住,而自己选择了西屋,东屋就暂时成了东瓦村的“权力机构”。
  这天早上,陆一伟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陆一伟揉了揉睡惺朦胧的眼睛,有些不耐烦地问道:“谁啊?”
  “我。”老村长老憨闷声闷气道了一声,然后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陆一伟看了下表,已经是上午9点多,他极不情愿地钻出了被窝,冷得直打哆嗦,麻溜地穿好裤子,披了件外套,下了地拖着鞋迅速打开了门,又迅速上炕钻进被窝。
  老村长老憨进门后,也不看陆一伟,往地下一蹲,拿着铜制旱烟袋吧嗒吧嗒自顾抽了起来。
  陆一伟见状,拿起枕头边的红塔山扔给老憨一支,自己也点燃了一支。
  老憨接过烟又丢给陆一伟,道:“你抽吧,我抽不惯,还是我这旱烟好抽,有劲。”

  陆一伟笑了声道:“我说老憨,你这死脑筋也该变一变了,都啥年代了,还抽这老古董。”
  老憨并不以为然,起身坐到炕沿上,抬脚磕了磕烟灰,又熟练地从烟袋里装好烟,拿起陆一伟的打火机点燃,道:“你看我这不也是紧跟时代吗,以前那有打火机,我都用洋火。”
  老憨见陆一伟不搭腔,挪了挪屁股又道:“我今天也正是来为紧跟时代而来,马上就要村委换届选举了,不知道陆书记有什么想法没?”
  东瓦村全村也就50多户不到200人,因村里没有任何利益可图,每届村委选举竞争并不激烈。另外,年轻人外出打工,一年到头只回来一次,村里就剩下些老弱病残,所以村长之选届届是老憨,一当已经20多年了。陆一伟道:“您老德高望重,下届还是你来呗!”
  “不!”老憨突然睁大那双干枯的双眼,盯着陆一伟有些毛骨悚然。老憨用那只写满沧桑的大手按了按烟锅,道:“这届我不当了,今年我已经66岁了,人老了,就算有那个心劲,也是力不从心啊。应该把这个位置让出来,留给有干劲的年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