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2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书记突然到访调研,在总结工作会上县统计局作为成员单位参会,而陆一伟充当记录人员。会议中,市委书记突然问到身边的县委副书记楚云池南阳县近年来的人均消费指标时,楚云池急的满头大汗回答不上来,目光求救在下面坐的统计局长。而统计局长只知道人口、城镇化率、工业、农业等常用的数据,对于这个相对冷门的数据压根就不去记,羞愧地地下了头。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陆一伟对县里的每一项统计指数都背的滚瓜烂熟,经过思想激烈斗争后,终于鼓起勇气准确无误地把这个数据说出来。市委书记眼前一亮,对这个小年轻顿时产生了兴趣,就有意与他多说了几句。当问到其他几个冷门数据后,陆一伟依然对答如流,缓解了楚云池的尴尬。

  会后,市委书记就与楚云池说,要不拘一格用人才,是块好料就要倾心倾力栽培,为我党储备合格优秀的后背干部。就这样,陆一伟很快就成为了楚云池的秘书,并靠着自己的机灵劲取得楚云池的信任。
  陆一伟的一鸣惊人,立马成为了全县的名人。除了楚云池赏识他外,还有一个人也对这个长相标致,又浑身透露着机灵劲的小年轻产生了兴趣,他就是县政协副主席李登科。
  李登科的女儿李淑曼中专毕业,早早地就参加了工作。当时她的父亲李登科还是交通局局长,家庭条件好,人也长得说的过去,最主要的是李淑曼非常会打扮,引来了无数追求者。可李淑曼眼界高,左挑右选都觉得不合适,这下愁坏了家里人。
  后来,李登科高升至县政协副主席,成为县四套班子领导的核心人物,这下上门提亲的更是踏破门槛,可还是不尽如意。这时,陆一伟不适事宜地进入了他的法眼。
  经过详细调查,李登科对陆一伟的情况了如指掌。除了家庭贫寒了些,其他条件都令他满意。要知道,当时的大学生被捧为“天之骄子”,向南阳县这种穷乡僻壤出一个大学生,更是物以稀为贵。再者,陆一伟跟着市委副书记楚云池,前途无量。还有,小伙子人长得也十分精神,很是入眼。就凭这几个条件,李登科当即拍板,此人就是自己的“金龟婿”。
  在一次偶然机会,李登科把这事在楚云池面前提了提,楚云池也十分高兴,乐意为李登科做这个媒,成全一段姻缘。楚云池将此事在陆一伟跟前一提,陆一伟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可有不好回绝,含含糊糊答应了见面。
  几天后,陆一伟接到李登科邀请赴家宴,陆一伟硬着头皮去了。初次见到打扮颇为时髦且有些任性的李淑曼还真有点心动,可并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而李淑曼也对出身卑微的陆一伟不感兴趣,吃饭中间居然扔下陆一伟外出逛街去了。
  陆一伟本想此事就此挡住,很长一段时间不去想。没想到又接到李登科的邀请,这次楚云池亲自作陪,就这样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定了下来。
  陆一伟的父母得知儿子找了位城里的女孩当老婆,而且是县领导的女儿,欢天喜地地把这一消息散播出去。街坊邻居以及陆一伟的亲朋好友得知此事后,都纷纷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都认为他走了狗屎运,祖坟上冒了青烟。
  其实,陆一伟对爱情还懵懵懂懂,对结婚更是没有概念,但看到父母亲如此高兴,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就这样,在双方没有恋爱的情况下,由李方父母及楚云池包办婚姻,陆一伟与李淑曼在较短的时间内就结了婚,李登科给他们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作为结婚礼物。
  可以说,陆一伟和李淑曼是先结婚,后恋爱。俩人结婚后一段时间都彼此十分尴尬,说话都十分客气,更别说*生活了。但李淑曼从小娇生惯养,身上一身的公主病,婚后不做饭时常跑到娘家吃饭,持续了一段冷战。
  后来,李淑曼越来越发现陆一伟身上有特有的气质在吸引她,而且对她处处忍让,包揽了全部家务活,还给她打水洗脚,陆一伟用真情感化这位“李公主”。此后,俩人感情一直很好,很恩爱,并且生下了可爱的女儿陆菲雨。
  陆一伟家庭幸福,事业顺利,成为无数人羡慕的对象,陆一伟自己也有些飘飘然,对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然而,楚云池的倒台,接踵而来的灾难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陆一伟被贬到北河镇,岳父李登科的态度急剧转变。到后来,为了讨好县委书记刘克成,主动撇清与楚云池的关系。半年后,在他的干预下,一段走过不到3年的婚姻就此结束。

  女儿李淑曼并不愿意离婚,因为经过这几年的感情培养,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陆一伟,但李登科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女儿的幸福,不得不忍痛割爱,硬生生拆散了这个家庭。
  离婚后,李登科把女儿和外孙女送到省城妹妹家,并把李淑曼的工作调到省城。在李淑曼姑姑的努力下,又给她找了位条件不错的男人结了婚。
  这段政治婚姻有些荒唐,有些可笑,李登科的唯利是图让陆一伟看清了他的嘴脸,也深深地刺伤了他。
  这些年,陆一伟基本上不与前妻联系,他不想打扰她的正常生活,据说她和她丈夫已经又生育了个儿子,这种情况下更不能主动去联系李淑曼。
  每当想自己女儿的时候,陆一伟总会躲到李淑曼住的小区附近,远远地看着活蹦乱跳的女儿,心里一片感伤。
  陆一伟驾车来到江东市一个叫“楼宇轩阁”的高档住宅小区,把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戴着墨镜抽着烟盯着李淑曼住的那个单元楼入口处。
  大概10多分钟后,一辆小轿车停在单元楼门口,女儿陆菲雨蹦蹦跳跳的跳下车,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眼睛眯成一条线甜蜜地笑着,脸上的小酒窝甚是可爱,高兴地叫着“妈妈。”不一会儿,前期李淑曼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下了车,提着大包小包及女儿的书包上了楼。

  陆一伟手一抖,烟掉到了裤子上,待感到灼热的温度后才赶紧用手把烟打掉。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对女儿思念的煎熬,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前妻的电话。
  “喂,我是陆一伟。”陆一伟尽量保持平稳的口气讲道。
  此时,李淑曼正抱着儿子在取钥匙开门,接到陆一伟电话后,钥匙落地,愣怔在那里。直到女儿摇晃她的腿,说要急着上厕所,才缓过神来,看看丈夫冯良春还没有上来,小声道:“我待会给你打过去。”说完,挂掉电话进了屋。
  不一会儿,丈夫冯良春上来了,看到李淑曼脸色出奇难看,便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脸色这么难看?”
  李淑曼急忙躲避开冯良春的眼神,结结巴巴地道:“刚才上楼的时候不小心闪了一下,没事。”
  “你也不小心点,没磕碰到儿子吧。”冯良春眼里只有他的宝贝儿子,对于眼前的妻子不过是看上她家优越的家庭背景而已。
  “哦。”李淑曼颇感失望地应了一声,又道:“今天中午你做饭吧,刚才一下子岔了气,我进去休息一会。”
  冯良春抱着儿子左看右看,不理李淑曼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不至于做不成饭吧?我还有赶一个设计稿,下午要用,还是你去做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