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2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情况十分不好,这不医生让我准备后事,能不能挺过今晚,很难说了。”李海东道。
  没想到事态如此严重,陆一伟冷静地道:“你告诉医生,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老太太能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钱不是问题,务必让福勇见他母亲最后一面。”
  挂掉电话,陆一伟站在医院大门口,失神地望着灰蒙蒙的天。不一会儿,天上零零落落下起了下雨,打到陆一伟那张冷峻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面临生离死别,尽管不是自己的亲人,但出于人性的本能,陆一伟震撼了,实实在在触动了最为敏感的神经。
  要按说市委郭书记都放话了,要求放人,但县里怎么还没有动静,让陆一伟颇感意外。殊不知,政法委书记张龙飞用自己熟练的法律知识给县委书记刘克成送上一条建议:“根据《刑法》规定,刑事拘传的时限为12小时,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24小时。”刘克成听后,立马采用了这个建议。就算要释放你牛福勇,也得让你尝尝牢狱之苦,要不然不知道牛王爷头上长着几只眼。
  陆一伟到医院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又去小饭店点了几个菜,打包后带回医院。两个孩子见到吃的,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而赵桂华依然失神静坐,饭米不进,水油不沾,默默地望着医院大厅,等待着他丈夫归来。
  直到深夜十二点,牛福勇还没放出来,陆一伟有些着急了。他让李海东再次去看守所打听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变故。李海东回来后,告知陆一伟,看守所并没有接到释放牛福勇的消息。陆一伟腾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开始考虑对策。

  思来想去,此刻已经深夜,给谁打电话都不合适,看来,牛福勇今天晚上是不会被放出来了。陆一伟焦急地徘徊在走廊里,不顾医生劝阻,不停地抽着烟。
  深夜两点,赵桂华再次精神崩溃,哭着喊着骂陆一伟骗自己,把陆一伟脸上抓了两道长长的血口子。在医生护士的帮助下,给赵桂华打了针镇定剂,才算躺在病房里睡了一会。
  凌晨五点,陆一伟没有丝毫睡意,把正在假寐的李海东拉起来,躲在医院大厅角落里抽掉一包烟。
  凌晨六点,天色微微亮,陆一伟冻得浑身直打哆嗦,与李海东挤在一起,靠着居然昏睡了过去。
  早晨七点,重症监护室传来了噩耗,牛老太太不治身亡,已经归天。陆一伟一拳重重地砸在墙上,跪了下去。

  早晨八点,牛老太太被推进了太平间,醒来后的赵桂华爬在老太太身上哭得死去活来,还大骂着牛福勇不忠不孝,陆一伟在一边看着,为之动容。李海东则陪着两个在病房熟睡的孩子,不停地用袖口擦拭着眼泪。李海东想起了自己的早已死去的父母,现在的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
  最终在八点半左右,一辆警车停在医院门口,牛福勇发疯似的跑向了病房,当他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又重重向后倒去。
  陆一伟现在成了牛福勇家的主心骨,全权操办起了牛老太太的丧事。重金联系好了一辆车,准备把老太太拉回村里去。
  他又交代李海东赶紧回村,把丧事发出去,联系阴阳看风水选墓地,又给了他5万元让他开始买办棺材等丧事用品。
  在牛福勇伤痛间歇,陆一伟与他商量如何操办老太太丧事,牛福勇只丢下一句话:“按照一百万的标准,厚葬我母亲。”
  事情有条不紊进行着,让陆一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拉牛老太太尸体进村时,被北河村郭姓家族拦到了村外。按照当地习俗,死在外面的人,是坚决不能进村的,所以好多人快要死的时候,赶紧拉回家,死也要死到家里。确实是死到外面的,家属趁着天黑,悄悄把尸体运回村子,悄无声息地把人给埋了。这下让陆一伟难办了,毕竟死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何况自己又不是北河村人,说话没有分量。再者,牛福勇与郭凯盛俩家是生死仇人,要想此时双方妥协,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又不想告知还在县城的牛福勇,如果他要知道了,以他的脾性,敢拿枪把阻拦进村的人挨个崩了。在为难之际,陆一伟把电话打给镇长徐青山,让他在中间协调一下。
  徐青山得知牛福勇平安无事放出来了,立马变了个嘴脸。凭借灵活的头脑,不与郭姓家族抗争,变通地请来了村里最德高望重的族长。族长与牛老太太属同一时代人,在他的协调下,终于把人放进村子里。
  这件事解决了,在牛福勇的示意下,陆一伟请来了西江省京剧团,在村子里连唱了三天三夜。下葬当天,在外逃跑的小弟也回来缅怀,牛老太太终于带着未了的心愿含恨入地了。
  牛福勇经过这一劫,身心憔悴,人也苍老了许多。陆一伟千叮咛万嘱咐李海东,千万别告诉牛福勇自己帮他的事。但李海东在牛福勇的严词拷问下全盘托出,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让牛福勇大为感慨,都说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本是用于夫妻之间的,但此刻用在自己身上再贴切不过了。自己平时用大把大把的钱共处的朋友,居然只有一个没有花过自己一分钱的陆一伟在真心实意帮他,患难见真情,这才是经得住考验的铁哥们,好兄弟。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连串疑问涌现在每个人心头,牛福勇想知道的是谁在害他?要把他至于死地?
  陆一伟想知道的是牛福勇得罪了谁?为什么政法委书记张龙飞收受了他的钱财都要致他于死地?县委书记刘克成又与牛福勇有什么过节?这里面北河镇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又是充当什么角色?牛福勇的仇人郭凯盛到底有没有参与其中?
  而参与整个事件的刘克成、张龙飞和魏国强想知道的是牛福勇是如何攀上市委副书记郭金柱的?而郭金柱为何又放下姿态地为他说话?
  针对这些疑问,我们有必要重新把整个案件梳理一遍,从中去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案件源于一次十分诡异的争吵。原来,牛福勇的一个小弟在巡查过程中,发现有一个工人偷懒睡觉,就踢了他几脚。正在熟睡的工人被吵醒,恼羞成怒,起身破口大骂起来。那小弟仗着牛福勇的势力,拨出随身携带的仿制手枪,照着工人胸前一枪,当场倒地,并未死亡。惊慌错乱的小弟扔下枪就往山沟里跑去。
  另外一个工人看到死了人,立马拨打了110。110接警后,又转给当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知道人命关天,不是小事,就把此事汇报给镇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
  魏国强听后当场乐疯了,派自己的亲信党政办主任赶往现场去了解情况。党政办主任传来消息,工人并没有当场死亡,还留有气息,魏国强颇感失望。

  北河镇派出所以及镇卫生院的人上山后,由派出所对现场警备,医生拿着氧气罐在给伤者全力抢救。可能是设备落后,以及医生技术有限,没过多久,工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党政办主任再次把工人死亡的消息告知魏国强,魏国强露出诡异的笑容,才打电话给镇长徐青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