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1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把郭金柱送到楼下,临出门时,李小川使了个眼色,陆一伟立刻心领意会,急忙停止了脚步,站到茶社店内目送郭金柱离开。郭金柱开门的瞬间,转身与陆一伟欲语,但没有开口,拍了拍肩膀后径直离去了。
  郭金柱离去后,茶社的老板凑了过来也张望着外面,对陆一伟道:“你小子要走运了,我在这里三年了,还是第一次见郭书记对求他办事的人如此留情,就凭出门回头的那个动作,郭书记是不会轻易做出的。”
  陆一伟已经决定要傍上郭金柱这条线,而这位茶社老板也绝对是郭金柱信任之人,能与他结交,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反正牛福勇的事情解决了,车子也被李海东开回去了,陆一伟到有心思与茶社老板交个朋友,对着老板道:“小弟南阳县陆一伟,不知如此尊称大哥大名?”
  老板很会识人相貌,对陆一伟很有好感,而且进入了郭金柱的法眼,到有心交好与他,一个标准的江湖动作,抱拳道:“在下丁昌华,有幸认识陆兄。”
  陆一伟忙道:“丁哥如没事的话,可否赏小弟个脸,请您喝杯茶呢?”

  “严重了,严重了,请坐!”丁昌华指着一楼靠窗的一个黄梨木座椅让陆一伟坐。
  这边陆一伟与丁昌华在促膝交谈,那边南阳县委书记刘克成办公室正在商量对策。
  市委副书记虽没有直截了当点出牛福勇的名字,也没有提出解决思路,如何干全靠他刘克成的悟性。刘克成有些恼怒,好不容易抓住牛福勇的小辫子,本想借题发挥,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他不得不重新调整思路。
  他端着透明的水杯靠着真皮转椅上,要上嘴唇磕到水杯沿上,对着热气腾腾的茶水使劲一唆,然后用牙齿咬了咬虽茶水混进来的茶叶,对着地下的纸篓快速一吐,把水杯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仰天长叹一口气道:“张书记,把牛福勇放了吧。”
  旁边公丨安丨局长萧鼎元一阵窃喜,而张龙飞则惊奇万分,因为刘克成在没接那个电话之前,还一再表示对牛福勇的问题进行深挖,一定要挖出实质性的东西。可现在却向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便试探问道:“刘书记,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一旦放虎归山,再次上山打虎,可没有那么简单了啊。”
  刘克成拍了拍脑门道:“我们只不过是一个未喝酒的武松而已,打虎需要喝酒壮胆,如果酒馆不卖酒了,突然开始卖茶,就算我们臂力惊人,信心十足,也摸不得老虎屁股啊。”
  张龙飞身体一抖,愣怔在那里。刘克成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了,就算自己再争取,也无力回天了。

  陆一伟与茶社老板丁昌华聊得甚欢,但对方并没有透露多少信息给陆一伟,初次见面,必有顾虑,陆一伟也不多问,相信以后见面次数多了,交往密切了,一切都会坦胸交底。
  丁昌华得知陆一伟没有车回家,一个电话叫来了一辆奥迪车,让陆一伟对他更加重了神秘色彩。为表谢意,陆一伟提出要买茶,丁昌华二话不说从柜台上拿下一盒红茶送给陆一伟,因为陆一伟要给钱俩人差点打起来。陆一伟也心诚接受,坐着奥迪车回到了南阳县。
  南阳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牛福勇的母亲身上插满了管子,身体消瘦的只剩下一层皮,深陷的眼窝没有一丝生机,干扁的手指微微抽动,似乎有归天之相。而她依然留着一口气弥留在这个世界上,是在等儿子的消息,是在等儿子再来看她一眼。如果儿子完好无损,平平安安,她也就可以闭上眼睛追随死去20多年的酒鬼丈夫了。
  陆一伟赶到后,看到牛福勇的妻子赵桂华有气无力地躺在医院过道上的座椅上,眼睛肿的像核桃一般大,一双儿女却胆怯地依偎在母亲身边,盯着大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
  赵桂华看到陆一伟,似乎看到救星一般,扔下孩子扑倒在地,抱着陆一伟的大腿,撕心裂肺地喊道:“一伟兄弟啊,你总算来了,你可要救救我们家福勇啊,他就你这么一个真心朋友,你要是不帮他,他可就真要又进局子了。就算把我们母女撇开,也要让见一面马上就要归天的母亲啊。我求求你了,大兄弟……”说话中间,又把子女一把拉了过来,跪到在地,三人恸哭,震彻天宇。

  赵桂华的这一幕,让本来行色匆匆的医生护士也不禁驻足观望,被赵桂华发自肺腑,痛彻心扉的切肤之痛而动容,而感染,有的女护士竟然悄悄抹起了眼泪。
  陆一伟是个性情中人,被赵桂华这么一闹,彻底触及了内心深处的脆弱,面带愁容赶紧把赵桂华及孩子扶起来道:“弟妹,你千万别这样,福勇已经平安无事了,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就能出来,你放心。”
  听到牛福勇没事了,赵桂华立马站起来,用袖口擦掉眼泪,抓住陆一伟的衣襟道:“大兄弟,是真的吗?你不是哄我开心吧?”
  陆一伟被赵桂华抓得有些喘不气来,后退一步道:“弟妹,你要冷静,我陆一伟什么时候骗过你,福勇兄弟很快就要出来了。”
  “好好,这就好!”赵桂华显然受了很大精神刺激,精神恍惚,双手不停颤抖。
  陆一伟把赵桂华扶坐到椅子上,又左右手抱起牛福勇一双可爱的儿女。只见8岁的女儿牛萌萌用肥嘟嘟地双手摸着陆一伟的脸,眼眶里的眼泪在打转,稚嫩地道:“伯伯,我爸爸去哪了?奶奶躺在里面了,我要奶奶,我要奶奶……”说完,紧紧地抱住陆一伟的头放声大哭起来。
  此刻,陆一伟已经满面泪水,克制着情绪安慰着牛萌萌:“爸爸去给萌萌买好吃的了,很快就会回来了,萌萌要乖,奶奶也会好起来的。”
  牛萌萌显然不相信陆一伟的话,依然痛哭流涕。而右手边6岁的儿子牛奔奔则拍着自己的肚子,对陆一伟道:“伯伯,伯伯,我饿!”

  陆一伟听到牛奔奔肚子饿,急忙问道:“奔奔还没有吃饭?”
  牛奔奔低头抠着指甲偷瞟了一眼母亲赵桂华,不敢吭声。
  陆一伟把两个孩子放到座椅上,蹲在地上道:“萌萌和奔奔要乖乖的,伯伯这就给你们去买好吃的,好吗?”
  牛奔奔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高兴地拍着手,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看到这两个孩子,陆一伟想到了自己的7岁女儿陆菲雨,五年未见,如今应该长高了吧,已经上幼儿园了吧。想到女儿,陆一伟的泪水如决堤的海,瞬间倾泻,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硬派,倒像是一个大男孩。
  陆一伟收起眼泪,往医院外面走,拿出电话打给了李海东:“你在哪?俩个孩子没吃饭你不知道?”陆一伟显然有些生气,语气十分强硬。

  李海东此刻正在医生房间交谈牛福勇母亲的病情,听到陆一伟抱怨,也没计较,道:“我给她们买饭了,但那赵桂华不让孩子吃,都倒掉了,你说天底下哪有怎么狠心的妈……”
  陆一伟打断道:“别扯这些没用的,和我说说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