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1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福勇被按得哼哼呀呀直叫,喘息之即道:“嗯,就是徐青山不提,我也有这个想法。徐青山心里那点小九九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懒得说而已。啊!就往这个按,舒服!”
  原来牛福勇心里全清楚,陆一伟也就放心了,问道:“有意义吗?”
  “当然有啊,徐青山说的一句话没错,我就是光宗耀祖,我们家祖上世代农民,没有出过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我有钱了,就算当不上镇长,县长什么的,村长总可以争取一下吧。再说,郭凯盛要竞选,我就更要插一脚了。就算我当不上,他也别打算当。”牛福勇愤愤地道。
  关于郭凯盛与牛福勇的恩怨,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开的。陆一伟道:“既然你作出了决定,等回去后我们从长计议,要参与,就要当上。”说完,重重地一擂浴床。
  “好,回去后我们再合计。”牛福勇点头道。
  男人易冲动,事前不管不顾,事后才有思考的能力。他想到初恋女友杜姗姗以前也在从事这项工作,心里无限惆怅。

  第二天一早,陆一伟叫上李海东按照申蓉提供的地址,买了些一大堆东西,驱车赶往市区杜姗姗的家里。
  东州市的发展很快,到处是高楼大厦,经过左拐右拐,终于来到一片低矮平房处。远远一望,与附近得高楼形成鲜明对比,倒像是“贫民窟”。
  在几番打听下,陆一伟提着东西找到了杜姗姗家。破落的院墙,院子里还堆放着一些街上卖小吃的东西,看到此情此景,陆一伟鼻子一酸,眼眶湿润。照此推断,杜姗姗生活的并不如意。
  陆一伟还没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吵骂声。陆一伟躲到一边从窗户一角看到,杜姗姗披头散发在坐在炕上低头哭泣,而那男的正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依稀中,陆一伟能听到只言片语,好像男的嫌弃杜姗姗挣不到钱。

  过了一会,男的脱下鞋往杜姗姗脸上扔去。旁边的李海东早就按耐不住了,气呼呼地就要冲进去,被陆一伟一把拉住。
  陆一伟低声道:“人家夫妻间的事作为外人的最好别参与。”
  李海东有所不甘地道:“那就任由他欺负?打老婆的男人算什么本事。”
  这时,一个老妇走了过来,看到俩人提着东西,行为怪异地在杜姗姗家门口张望,疑惑地道:“你们这是在干嘛啊?”
  陆一伟见状,匆忙把东西扔到门口,拉着李海东逃离似的狂奔而去。
  “真是两个怪人。”那老妇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地上价格不菲的营养品和一些孩子的玩具和衣物。
  陆一伟上车后,平复了下心态道:“海东,你以后要经常过来买点东西过来看看她,不要让她知道,更不能让她知道我。”
  李海东跟了陆一伟这么多年,基本上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但东州市的这位还有所不知。尽管心存疑惑,还是拍着胸脯保证做到。
  对于李海东,陆一伟十分信任,而且嘴巴特别严,据说有一次魏国强试图通过金钱诱惑他,让他说出关于陆一伟的一些情况,李海东虽爱钱,但不管对方怎么问,始终不吐半个字。后来陆一伟知道情况后,对他更加信任。
  陆一伟走后,杜姗姗有预感地从屋子里跑出来,看到门口的东西,又倚在大门望着空荡荡的巷子,蹲在地上,抱着东西,放声大哭起来。
  不一会儿,杜姗姗的老公跟了出来,本来要恼怒地继续殴打杜姗姗,但看到地上的东西立马两眼放光,扔掉手中的家伙,也不管谁的,提起东西就往家里拿。
  倒垃圾的老妇折返回来,看到可怜楚楚的杜姗姗本来想安慰几句,然而又无奈地摇了摇头径直走过去了。
  刚回到北河镇,牛福勇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挂断电话,也没说什么事,把陆一伟他们扔到街边,忧心忡忡地自己驾着车出了北河镇,往山上去了。陆一伟本想询问,但以牛福勇性格,一般都是摆平以后才告知,也就作罢。陆一伟让李海东到牛福勇家去开车,他则站到路边望着对面的镇政府大院。
  政府二楼本来还有陆一伟的宿舍,但后来又来了一位女副镇长,魏国强就找陆一伟谈话:“陆镇长,你也知道机关楼里住房紧张,上面又派下一位女副镇长分管宣传计生。反正你也常住在东瓦村,要不你就腾出来?”

  就这样,陆一伟当天晚上就让李海东把东西都搬到东瓦村,就此,陆一伟彻底被踢出北河镇政府,成为了一个局外人。平时镇里开会或有什么活动,基本上都不通知陆一伟,就算通知了,陆一伟也不去参加。长此以往,政府院里的人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被人遗忘,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不过倒也好,没人管陆一伟到乐个一身轻松,想来来,想走走,专心经营好自己的果园,然后去城里看看苏蒙,每天过得逍遥自在。但此刻,陆一伟却很想回到这个地方。
  长时间脱离岗位,陆一伟都感觉到有些生疏迟钝。以前在政府办的时候忙的简直不可开交,白天陪楚县长下乡,晚上加班赶稿子,甚至连夫妻生活都过得没规律。那时候,忙是忙了点,但每天跟在楚县长后面是多么的风光,甭说局长主任见面敬三分,就是人大政协那把老家伙都是俯首帖耳,他北河镇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根本不放在眼里。然而,大势已去,换来的是妻女分离,亲友远离。
  陆一伟仰头望着天空南飞的大雁,在蓝天白云下一字排开,扇动着翅膀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空。自由,谁不向往,但那种放任自由又是多么的可怕。陆一伟冷笑一声,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烟,颤抖地点上,无奈地向空中吐了个烟圈。
  “我要回到北河镇!”想到这一点,陆一伟突然有了精神,转念又想,“可怎么重返镇政府呢?”
  想到此,李海东已经驾着车停到他面前。他上了车,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事。刚出北河镇,一辆熟悉的车往镇政府方向驶去。陆一伟急忙让李海东靠边停车,回过头盯着车仔细回想着。果然,那辆车驶进了镇政府院子,但还是没有想起来。
  陆一伟示意李海东回村。因为离政治中心太久,县里的公车他都有些记不得了。要在以前,全县七八十个单位部门的车牌都能记住,有的车甚至通过某些特征或新旧程度都能一眼辨认出来。同事开玩笑地说:“等你外放当官的时候,让你去马路上当交警最合适。”玩笑归玩笑,这充分说明陆一伟是一个有心的人。
  “是政法委书记的车!”陆一伟一下子记起来了,只有他的车前面装着类似公丨安丨警灯的开道灯,对,肯定是。可他来做什么呢?“坏了!”陆一伟突然内心一紧,想到刚开始牛福勇紧张的神情,便猜到牛福勇那边一定出什么事了。现在又惊动政法委书记,肯定不是小事。他急忙让李海东停车,赶紧掏出手机打给镇长徐青山。
  徐青山那边一直在通话中,他又不能直接打给牛福勇,于是让李海东侧面打听一下。

  李海东下车,陆一伟则紧张地抽着烟替牛福勇捏一把汗。
  不一会儿,山的那一边警报声穿刺天空,直达云霄。陆一伟急忙下车问李海东情况,李海东则满头大汗地一个一个在拨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