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12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刚开始搞果园的时候,因资金缺乏到处筹钱,但他从来没有和牛福勇张过嘴。牛福勇得知后,找到当地银行为他无息贷款,间接地帮助陆一伟度过难关。如果牛福勇财大气粗地甩给陆一伟几十万,一来伤及他的自尊,二来俩人的关系也会因此产生裂缝。他了解陆一伟,性格孤傲,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穷显摆。
  后来,牛福勇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助陆一伟联系销售渠道,种种表现让陆一伟觉得此人为可信之人,俩人的关系越走越近。
  牛福勇凭什么这样不费余力地帮助陆一伟,源于一件小事。主动靠近他牛福勇的人,都是因为看上他手中的钱,无论是周围的小弟,还是镇长徐青山,甚至县里的、市里的领导都是如此,恨不得在他身上褪一层皮都装入自己口袋,这点牛福勇心里明镜似的十分清楚。但他也很乐意用金钱愚弄、玩弄、摆弄这群“官老爷”,要让他们知道,甭管你再高的地位,再高的身份,在金钱面前,永远是一条狗,一条贪得无厌的狗。

  而陆一伟不同,他虽然喜欢钱,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自己身上撬取一分钱。要知道,牛福勇的钱也是提着脑袋挣来的,说不定那天脑袋就被搬家。就因为如此,牛福勇挣了钱就肆意挥霍,高兴一天算一天。陆一伟这种少见贪财之人让牛福勇感到敬佩。
  最让他感动的是,陆一伟来北河镇第一年过年的时候,居然给他家人每人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他买了件皮衣,给他妻子买了套化妆品,给孩子买了图书,给他母亲买了按摩椅,这是他从小到大以来第一次有人给他送礼物,牛福勇当场就哭得一塌糊涂。礼物虽轻,但却真心实意触动了牛福勇脆弱的心,也让俩人的关系更加亲近。
  陆一伟的交友原则就是将心比心,以心换心,他的真诚正合性格豪爽的牛福勇的脾性,牛福勇只要有烦心事或遇到困难,总会找陆一伟谈心交流,听取意见。
  徐青山有一次试探地问道牛福勇:“陆一伟不过是个被人丢弃的破棉袄,对于你来说是无用之人,何必这么上心呢?”
  牛福勇嘿嘿一笑:“破棉袄也可以取暖,更可以暖心,有时候比新棉袄都暖和。”
  再到后来,无论别人说什么风凉话,牛福勇都是淡然一笑,沉默不语。在他心目中,陆一伟是个男人。
  陆一伟听到牛福勇又劝自己与他合伙,他笑着道:“我与你不同,我头上还一根紧箍咒,从政之人是不能从商的,我的果园还是用的李海东的名字。现在果园刚刚有了起色,眼红之人已经开始给我上眼药,盼的我再次倒下成为落水狗,要参与你这,那些人还不得把我给扒咯。”
  牛福勇一仰头把一杯红酒喝了,颇为生气地道:“我就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已经把你一贬再贬黏到东瓦村那个山圪梁里了,你还任由他们站在你头上拉屎撒尿,你还屁颠屁颠为他们卖命,你图什么?我说我找找关系帮你调出去,你又不肯,要是我早他妈的不干球了,自己给自己干,一身轻松,想吃吃,想喝喝,多自在啊。”
  陆一伟和牛福勇虽为朋友,但有些深藏在内心深处的话还是不能说的,就算说了,牛福勇也不见得能理解。要说这些年,他有很多机会离开东瓦村,跳离北河镇,但他没有离开。为了老领导的一句嘱托,一句承诺,他要坚守,要履诺。他相信老领导会再次东山再起,如果这个时候不明不白走了,有负领导期望,自己身上莫须有的罪名也会一辈子压在心头,永无天日。
  陆一伟有时候也扪心自问,为了一个口头承诺,还有看不见摸不着的尊严,浪费五年的大好时光值吗?如果自己一早放弃这些,现在无论是仕途,还是从商,都应该有一定起色。而如今,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妻女离他而去,家中年迈的父亲因为自己而卧病在床,妹妹也因为自己在县城抬不起头来,南下打工去了,可以说,这五年因为自己的失利,让整个家都弄的支离破碎。每每想到此,陆一伟偷偷躲到被窝里哭泣。

  一个男人,击不垮的是尊严,最脆弱的也是尊严!
  陆一伟笑笑道:“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你就别奉劝我啦,我知道你替我操心,兄弟谢谢你咧!”说完,游过去与牛福勇碰了下杯,一饮而尽。
  陆一伟又旧事重提,忧心忡忡地道:“福勇,听哥一句,你也老大不了了,也就比我小几个月而已,收手吧。”

  牛福勇知道陆一伟所指,撕牙咧嘴地用手在身上来回搓着汗泥,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兄弟我不想收手吗?要说我现在挣的钱足够我这辈子活了,但我进退两难啊。你要知道,每年县里的、市里的领导从我这里要拿走多少钱,这些大爷可真得罪不起,如果我真的不干了,我估计立马就把我送进班房了。哎!身不由己啊。”
  牛福勇现在摊的很大,光在北河镇就有十多个矿坑。他能如此明目张胆地私挖滥采,全靠各界人士在接受好处后给予的特权。县里的执法部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见。然而,牛福勇的发展套路有些偏离,正在逐步向**性质靠拢。如果真要有一天得罪那位领导了,就怕是灭顶之灾。陆一伟担心的也正是这个。
  陆一伟知道劝他也没有用,于是就道:“你不考虑你自己,也要考虑考虑你的家人啊。”
  提到家人,牛福勇狰狞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丝忧虑,他摇了摇头道:“家人我已经考虑好了,我在江东市以及北京、上海都买了房产,而且以我妻子的名义在瑞士银行存了300万元,将来我一旦倒了,她改嫁也好,单过也好,把我两个子女抚养成人就行。哎!可怜了我那老母亲了。”
  原来牛福勇早已经做好了打算,粗中有细,也算个爷们。陆一伟大为感慨道:“兄弟,你是条汉子,哥佩服你。扯远了啊,说这些丧气的话作甚?你要听哥的,现在刹车,还为时不晚。”
  牛福勇没有接陆一伟话茬,眼睛盯着陆一伟道:“我拜托你件事成不?”
  “你说。”陆一伟疑惑地道。
  “如果真要有那么一天,我把我母亲和妻儿托付给你,成不?”牛福勇近乎用乞求的语气与陆一伟说道。
  陆一伟咬着嘴唇,头转向一边,脸色写满了凝重,过了许久,重重地点了点头。
  牛福勇高兴地拍着陆一伟的肩膀,高兴地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帮我的,这才是我的亲兄弟,我没看错人,来,喝酒!”
  牛福勇一干而尽,抹了下嘴又道:“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帮忙。”说完,神秘地一笑,起身往一旁的按摩房走去。
  陆一伟无奈笑笑,也起身走了进去。

  申蓉见状,拿起对讲机道:“两位重要客人进了洗浴部,请安排最好的泰式按摩师。”
  到了透明的按摩房,陆一伟与牛福勇各躺到一张宽大的真皮浴床上,美女按摩师礼貌地笑笑,然后顺着肩部开始轻轻地揉捏起来。手法极好,力度适中,一身疲劳尽散。
  陆一伟想到徐青山劝牛福勇当村长的事情,于是问道:“福勇,你真打算参加村长竞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