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别墅门口,一行人已经是轻车熟路,没等服务员开门,就着急忙慌地推门而入,赶紧躺在沙发上先抽上一根烟。
  李海东算是**上脑,从上车到现在眼神就没离开过那位服务员。别人在那里谈天说地,他则屁颠屁颠跟在服务员后面,露着大黄牙忙里忙外。
  别墅是一个独立体,像牛福勇这种持钻石卡的高级会员自然会享受到不同待遇,专职司机,专职服务员,甚至还有专职厨师。不一会儿,饭菜上桌。一群人似饿狼般扑向餐桌,像流民一样喘着粗气大口吃了起来。
  一旁的服务员厌恶地看着这群衣着土气,举止怪异,行为粗鲁,吃相不雅的人,尤其是那个长相猥琐,一嘴大黄牙的老农民,看着都想吐。心里愤愤地骂道:“一群土包子”。
  倒是那个“陆哥”比较鹤立鸡群,高大魁梧的身材,理着精干的短发,洁白的衬衣外面套一件淡蓝色夹克衫,裤缝笔直,皮鞋光亮,尤其是笑得时候洁白的牙齿甚是迷人。且举手投足间优雅而有风度,身上透着一丝文人气质,让人痴迷。

  肚子垫巴过后,牛福勇摸着肚皮对着服务员一个响指。服务员急忙走到跟前,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牛福勇打了个饱嗝,色眯眯地看着面容清秀的服务员道:“我是一个粗人,粗人自然有粗人的规矩,别叫我什么先生,叫我牛哥!”
  服务员怯怯地道:“先生,我不能坏了山庄的规矩……”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今天为我服务就要遵守我的规矩,服务满意了,牛哥赏给你几个小费,不满意我就要投诉你。”牛福勇一副痞相,吓得服务员头埋的更低了。
  “先生……”

  “嗯?叫牛哥!”
  “牛……哥!”
  “嗨!这样就对了嘛!快去上酒!”牛福勇说完,满足地哈哈大笑。
  服务员转身离开的时候,李海东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
  陆一伟没有多开口,因为他知道与这群人讲道理简直是对牛弹琴,只是无奈地摇头笑了笑。
  酒上来了,李海东拿起高大的喝水杯,给在座一人倒了满满一杯。
  牛福勇端起酒道:“来,今儿咱高兴,啥都不用说,一口气半个,怎么样?”不等说完,他已经端起酒半杯下肚。众人见状,也不孬种,同样下去半杯。
  西江酒入口绵,味道醇,但后劲足,几个人讲着荤段子一会把一杯酒全部干掉。除了陆一伟,其他人脸上都出现红晕。

  徐青山夹了口菜,歪着脖子道:“福勇啊,下个月村里就要换届选举了,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当个村长玩玩?”
  牛福勇面色红润,眼皮也不抬一下,道:“我对那玩意不感兴趣,爱谁谁当去。”
  徐青山作为北河镇的镇长,也算是官场上老油条,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过了脑子的,话语后面都有隐藏着深刻的奥妙,外人听来是一句简单说笑,而他却事事紧扣着官场,紧扣着自己的切身利益。他能屈身与这帮“土匪”做朋友,完全是利益需求。说白了,就是为他自己。
  “哦?”徐青山一个上声声调,斜着眼观察着牛福勇的面部表情变化,试图捕捉到一丝自己想要的信息。但牛福勇依然淡定,看来他是对当村长真心不感兴趣。于是他换了一种策略,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可听说郭凯盛要此意图啊。”
  “什么?他狗日的也想当村长,门都没有!”牛福勇一听到郭凯盛要竞选村长,腾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高声地叫道。
  果然奏效,徐青山心里窃喜,继续道:“可不是嘛,我还听说魏书记在背后力挺他呢,如果他要是真当上了,你的日子有些不好过了喽!”
  前面提到,北河镇有两个最大的帮会,新生代牛福勇算一个,另外一个就是老壮派郭凯盛了。
  郭凯盛以前是泥瓦匠,炕上爬着五六个孩子等着张嘴吃饭,但凭手艺吃饭经常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于是他一狠心,跟着一个南方人南下打工去了。这一走,就是五年。五年中,就靠他妻子一人喂猪把孩子拉扯大,家里亲戚多,但都不愿意认这个穷得叮当响的亲戚。
  郭凯盛回来后,就把村里的煤矿买了下来。这一手笔让整个北河镇都惊讶不已,于是关于他的传说一时沸沸扬扬。有的说他倒腾海鲜,有的说他贩卖丨毒丨品,还有的说被富婆包养了,更有甚者说他拐卖人口等等众说纷纭。
  郭凯盛吃过什么苦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实质上他在五年当中就是靠捡破烂为生,晚上露宿街头,饿了吃点泡面剩饭,冷了就捡两件衣服穿,可以说别人不敢干的他都在做。
  直到有一次,他去一家有钱人家上门收破烂,房主扔给他几箱书也没和他要钱。回到住的地方,他虽然不识字,但舍不得把这些书卖掉,他的时候,一个箱子下面整整铺满了十几摞百元大钞。顿时,他自己都吓傻了。
  郭凯盛良心并没有坏,但也存在侥幸心理。他等了大概十多天见也没有人找他,于是他一狠心,卷钱跑回了老家。
  这种事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别人问他如何发财的,他都含含糊糊说靠手艺吃饭的,但这一说法并不服众,所以有了村民们的胡乱猜想。
  不管怎么样,煤矿都已经买下来了,下一步就开始好好干吧。没想到,煤炭生意十分火爆,短短几年内他就挣了盆满钵满,一些看不起他的亲戚也一窝蜂涌了上来,想从中捞点好处。郭凯盛被不记恨他们,都是贫穷惹的祸,既然亲戚来投奔自己,还是说明自己有本事了。于是他把亲戚们都安排到矿上,跟着发了财。
  将近十年下来,他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富翁。外人揣测他到底有多少钱,他自己都不清楚,约莫估算有几千万吧。
  以前穷日子是因为缺钱,现在富有了才觉得心里空虚,北河镇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的一句话让他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当个村长。
  郭凯盛也算是靠正途走上了发财路,而牛福勇则全凭一身胆大,靠私挖滥采起家,俩人交恶的原因也就因为此。
  牛福勇私挖滥采挖到了郭凯盛的地界上,经过多次协商都无果,彻底激怒了郭凯盛。他先让自己庞大的亲戚团把牛福勇家里的都打砸了,又把牛福勇打得住进了医院。但牛福勇记吃不记打,从医院爬起来后继续干老本行。又暗中狠狠地报复了郭凯盛一下,将他儿子打断一条腿。
  郭凯盛明知是牛福勇干的,但没有证据不好下手,于是他打通县领导的关系,举报了他私挖滥采。结果牛福勇刚从医院出来又请进了局子。
  在监狱里蹲了两年,牛福勇更加疯狂,收买了一群小弟充当打手,摇旗呐喊继续搞他的私挖滥采。对于这种黑白两道都不胆怯的顽主,年纪稍大的郭凯盛也确实无能为力。

  后来,郭凯盛主动提出和解,但牛福勇死活不干,指着郭凯盛的鼻子骂道:“老子坐了两年监狱,非要让你亲自偿还不可。”这一老一少的斗争前前后后持续了七八年,俩家成了生死仇人。
  牛福勇听说郭凯盛要竞选村长,当然要激动了。他拍着桌子道:“他郭秃子要竞选,我也要竞选,看谁厉害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