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情于理,徐青山把陆一伟当成了“铁哥们”,“好朋友”,当然这个“朋友”是加引号的,是形势所迫,是利益所需,是前途所困,是局面所逼。
  北河村是镇政府所在地,因此得名北河镇。北河镇位于南阳县的西南角,属北州市的南大门,出了桐峪关,就来到了一马平川的东州市。自古以来,边关地界人多杂乱,管理起来十分困难,而北河镇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此地经济欠发达,且民风彪悍,民众骨子里都透着一股狠劲,械斗打架时有发生,就连派出所的民警都有些惧怕,一旦发生恶**件都是县公丨安丨局出动大批警力来维稳。“穷山恶水出刁民”,此话一点都不假。因此,北河镇名声在外,十里八乡的姑娘都不愿意嫁到这里来。

  民风彪悍,间接地说明此地民众性格豪爽,性子直的人脾气暴躁,遇到问题就喜欢用武力解决,打一架后从来不记仇,继续抱在一起称兄道弟,喝酒吃肉。因此,北河镇人最喜欢结交社会上的豪爽朋友,三句话投缘,就认定是兄弟。朋友多了,自然而然就演变成了帮会,遇上心术不正的,帮会就朝**性质靠拢。
  北河镇有两个最大的帮会,其中一个就是以牛福勇为首。此人性格相当豪爽,且心狠手辣,胆量惊人,靠私挖滥采起家,年纪轻轻就坐拥上千万的资产,在整个南阳县都混得相当开,人送外号“牛大胆”。
  与陆一伟结缘,是镇长徐青山搭的桥。陆一伟刚来那会,徐青山宴请酒席,正好牛福勇也在。豪爽的牛福勇看到陆一伟气度非凡,就想与他结识朋友,前提条件一人一斤二锅头。陆一伟本来酒量就不错,看到身材魁梧的牛福勇并不惧怕,用牙启开两**白酒,眼睛眨都不眨就像喝啤酒一样一口气吹**下肚,让在场自认为酒量不错的人都刮目相看。也就是这次渊源,陆一伟与牛福勇成了铁哥们。当然,这个铁哥们不加引号的。

  牛福勇家位于村东头,十分好找,只要看到村里最好的那栋三层楼房便是他家了。陆一伟到了牛福勇家,把车靠边停好,从后备箱搬出一箱从西江酒厂拿出来的30年陈酿,晃晃悠悠走了进去。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一伙人在一楼东屋吆喝着在打麻将。陆一伟抱着酒用脚踹开门,在一旁观战的李海东急忙跑过来把酒接住,放到地下。
  在麻将桌上的牛福勇看到陆一伟后,嘴里叼着烟笑呵呵地道:“陆哥,拿了什么宝贝?五万!”
  陆一伟掏出烟挨个发了一圈,走到牛福勇跟前,看着他手中的牌道:“一朋友从酒厂拿了件好酒,让兄弟们品尝一下。”
  旁边的一个小年轻看到陆一伟走了过来,立马起身道:“来,陆哥,你来玩,我可赢得不少啊。”
  陆一伟压了压他的肩膀道:“你玩吧,我看会就行,时间不早了,一会吃饭去。”
  三圈过后,徐青山也推门进来了,除了牛福勇和陆一伟未起身外,其他人都急忙站了起来,恭敬地叫道:“徐镇长。”
  徐青山颇有领导风范地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满面笑容道:“兄弟们继续玩,别管我。”
  趁牛福勇他们还在玩的时候,徐青山把陆一伟拉到一边,问道:“怎么?我听说魏国强为难你了?”
  陆一伟不屑地笑了一声道:“没有,只不过找我谈了谈心,训导几句罢了。”

  徐青山上午也听到魏国强在办公室摔东西了,就知道魏国强吃了陆一伟的“枪子”,心里那叫一个舒坦,于是他挤眉弄眼地道:“我还不知道你,准把魏国强气得够呛,哈哈……”
  徐青山的笑声让人觉得背部发寒,陆一伟虽不喜欢魏国强,但很少在背后搬弄是非,乱嚼舌头,这是他从事秘书工作养成的习惯。面对徐青山的试探,他只以笑容回应。
  徐青山见从陆一伟嘴里套不出什么话,以便作罢。转移话题道:“我听说市委王书记明年要交流到外省挂职,他一走市委书记的位置就空出来了,底下的人肯定会有大动作,据说市长林海锋的呼声最高,如果他要一上去,楚县长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陆一伟知道徐青山所指,心里异常平静地道:“这可不一定,不到最后一刻一切都是个未知数。你忘了两年前副省长的人选了?从上到下都在传市委王书记很有可能出任,以至于王书记都自认为自己是省长了,急不可耐地摆了庆功宴,可到最后呢?东州市委书记邱远航不声不响地出任了副省长,全省人民集体把王书记给耍了。”
  徐青山抓了一把瓜子不紧不慢地磕着,虽有所认同,但还是说道:“这次与以往不同,据说省里有关领导已经与林市长见面交谈,有意让他接手,这样做是因为北州市的那个北沛山度假风景区大项目刚刚落地,而这里项目的背后操手就是省委胡书记。你想啊,省委书记亲自抓的工程,需要的就是一个能镇得住场面的人,而林市长的一贯风格恰好对胡书记的胃口。”
  陆一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道:“高层人事动向不是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所操心的,再说了,谁当领导与我们何干,还不是一个月600多的工资?”
  徐青山也听出了画外音,知道再谈下去也没多大意义,打着哈哈道:“山高皇帝远,他当他的皇帝去,咱还接着当咱的土大王,哈哈。”
  说完,对着牛福勇说道:“我说,你们这是要玩到多久啊,这都几点了,我肚子都快要饿扁了。”

  牛福勇今天手气不好,经徐青山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来了火气,一推麻将道:“不玩了,先去吃饭。”
  和他一起玩麻将的都是他的小弟,老大既然发话了,自然敢怒不敢言,默默地把掉在地上的麻将捡了起来。
  牛福勇问道徐青山:“徐哥,你说去哪吃?听你的。”说话中间拿起茶几上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徐青山道:“要不去老地方?”
  “老地方就老地方。”牛福勇十分爽快地道。
  这下让陆一伟难堪了,蹙着眉问道:“还去哪?能不能换个地方?”
  牛福勇脑子反应快,一脸奸笑地道:“怎么陆哥?你被那个娇妹妹整怕了?嘿嘿。”
  陆一伟一脸不快地道:“谁怕谁啊?老子大战他三回合,她直爬到床底求饶。”

  牛福勇的激将法果然奏效,心中窃喜,扬手对一个手下道:“把那辆商务车开出来,只带一辆车。”
  一旁的李海东听说又能爽他一回,刚刚回落的**又被勾引起来,高兴得站在原地直搓手。
  东州市位于西江省中心,全省最大的河流西江河流经此地,四面环山,腹地空旷,典型的河谷盆地地貌。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便利快捷的交通网络,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让东州市成为全省的经济中心。
  相比东州市,作为邻居的南阳县则截然相反。区域位置是典型的黄土高原特征,境内有极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但交通闭塞,全县仅有一条省道穿越而过,导致该地经济发展后劲不足。就好比一头年迈的骡子超负荷驮着一辆载满黄金的马车,野心很大,但力不从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