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等!”魏国强见陆一伟有走,急忙疾言厉色地叫住。
  陆一伟回头,疑惑地问道:“还有事吗?”
  魏国强指着沙发示意陆一伟坐下,整理了下衣服,诡异地道:“我还没说完,你先坐下。”
  陆一伟晃荡着身子回到沙发上,挑了下眉毛道:“说吧。”
  魏国强此刻已经是怒不可遏,但还是强忍着说道:“陆镇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镇丨党丨委政府让你驻村东瓦村是让你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可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以及据群众反映,群众没富,反倒是你富有了。你身为一个公职人员,利用国家资源,私自经商,你这可是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
  陆一伟早就猜到魏国强会来这一招,他站起来双手叉到魏国强办公桌上,眼睛紧紧地盯着魏国强道:“魏书记,你说话可是要有根据的,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帮东瓦村的村民,你怎么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度过的,你怎么知道我为果园的事情操了多少心,现在别在我跟前说这些没用的,如果你有证据你尽管向上级反映,让纪委来调查我,你敢吗?”说话的时候,陆一伟两眼射出的寒光让魏国强胆颤。

  魏国强看到陆一伟如此嚣张,一声冷笑,扬手一指道:“你以为我不敢查你?”
  “那就尽管来吧,大不了做个平民百姓,不过你魏书记的事迹好像比我辉煌啊,北河村的煤矿你参股分红,你违反招投标程序让你小舅子去年修建了北河中学,你还在江东市置了两处房产,好像这些事在北河镇群众中口口相传啊,让纪委来调查我,是不是顺便来查一下你呢?”陆一伟轻描淡写地说道。

  陆一伟这句话句句戳中魏国强要害,魏国强的脸上由红变黑,再到猪肝色,只见他手一抖,差点把桌子上的水杯打翻,慌乱的眼神暴露了他的城府,张大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片刻,魏国强起身重重一擂桌子道:“陆一伟,你别血口喷人,你说的这些你有证据吗?”
  陆一伟拿起魏国强桌子上的中华烟点燃,轻蔑地道:“抽着中华烟,你说镇里都快发不出工资了,你知道这一盒烟够一个家庭好几天的生活了。别和整这些没用的,我陆一伟虽是被发配到这鬼地方,你以为我一辈子就待在这里吗?魏书记,自己一身骚就别抓他人的把柄,想想下一任县委书记上任后你的归宿吧。”
  魏国强愣怔在那里,吃惊得顿时无话可辨。
  陆一伟绕过办公桌,凑到魏国强耳边道:“谁敢说能保你一辈子,想想我的处境或许也是你的下场,好自为之吧。”说完,陆一伟给魏国强拍了拍衣领上的烟灰,摔门扬长而去。
  陆一伟还没下楼,就听到魏国强办公室“哐”一声巨响,水杯应声摔地。陆一伟压在心头许久的话终于发泄出来,顿时觉得一身轻松,他回望了一眼魏国强的办公室,露出一丝蔑视的笑容。
  此刻,一楼的办公室还大门敞开,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陆一伟。一个眼尖的干部扫到陆一伟下来了,和众人使了个眼色,便匆忙散开了。陆一伟想都不用想都能猜到他们在议论自己,但对于这些每天吃饱没事做就知道扯闲话的人感到不屑,扬起头背着手走出了镇政府大楼。
  陆一伟刚一走,办公室的人又迅速拢了过来,七嘴八舌地继续刚才未谈完的话题。从面部表情看,有的兴奋,有的哀怨,有的叹惋,总而言之,陆一伟在北河镇就像幽灵一般存在。

  陆一伟上车后正准备发动车,手机不停地响了起来。陆一伟掏出手机一看,是北河镇镇长徐青山的电话,于是笑着接了起来,道:“徐镇长,有何指示?”
  电话那头,徐青山直截了当道:“我看见你了,不过我不方便叫你到我办公室,中午别回了,聚聚。”
  “好,我去牛福勇家等你。”陆一伟挂掉电话,发动车掉头,驶出大院,一连串动作娴熟流畅,让驻足观望的人留下无穷遐想和饭后谈资。
  陆一伟本来想回一趟家,给二老买点生活用品,但徐青山开口了,这面子不得不给,开着车往北河村最好的建筑方向走去。

  陆一伟在北河镇也不是完全没有朋友,镇长徐青山算一个,北河村牛福勇也算一个。与徐青山的关系还要仰仗老领导的余威,因为徐青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老领导的关照和提携,只不过在外人看来不是十分明显罢了,这也正是徐青山的过人之处。与陆一伟耿直的性格比起来,此人头脑灵活,为人处事八面玲珑,在官场左右逢源,混得如鱼得水,随着原县长楚云池的倒台,他居然奇迹般的幸存下来,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圆滑世故。

  以徐青山的性格能与陆一伟交朋友不单单是这层原因,要知道官场友情的维系基础则源于“利益”二字,用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优化资源配置,实现资源合理利用,官场亦然。权力的运行,金钱的调度,**的互动,以及情感的交融,无论是阳光运作,还是暗箱操作,都摆脱不了世俗的本源,那就是人类生存的法则,也是游戏人生的规矩。
  利益的支撑,让这套规则在千百年来有序运转,人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相反如果你违反了游戏规则,将会孤立无援,淘汰出局。
  徐青山的朋友多而广,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要按说陆一伟这种弃子不交也罢,但他偏偏对陆一伟十分上心,暗地里支持不少,果园能够顺利建起来,徐青山功不可没。那么他的目的何在?源于他手中的“三张牌”。
  “亲情牌”。陆一伟在落寞的时候,就像瘟神一样,身边的亲友都敬而远之,生怕与他沾上一点边一同遭殃,这是人之常情,也是利益所需。一个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如果有人端上一碗热饭,一杯热茶,最容易触动心底情感,而徐青山就利用这一点,主动与陆一伟结交。他知道陆一伟也是性情中人,这个时候将心比心,雪中送炭,换回的就是一座矿山。
  “长远牌”。徐青山还有一点过人之处就是看得远,楚云池虽倒台,但他背后的力量不容忽视。北州市的市长在不同场合力挺楚云池,这种信号就是官场新人也能看得出来。楚云池就是一只蛰伏的老虎,一旦觉醒,必将会大开杀戒,为仕途扫清障碍。陆一伟是楚云池的左右手,护犊情怀不能简单与友情相提并论,即便是利益使然楚云池也会拉陆一伟一把,这样看陆一伟就是一支“绩优股”,潜力无限。股票没有优劣之分,在于你有没有眼光发现潜力股。徐青山的这一推断在这些年来得到了印证,楚云池从幕后高调转入台前,用不了多久就会重返权力中心。徐青山对于自己当初做得决定时常感叹,显然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并没有看到这一层。

  “联盟牌”。魏国强仰仗县委书记刘克成器重,在北河镇一手遮天,独断专行,恨不得一口把整个北河镇都吃掉,根本没把他徐青山放到眼里。这些年来,他与其他副镇长小动作不断,间接插手政府事务,有意架空他的权力,到最后徐青山只剩下手中的一支笔,项目落地不用管,签字就行了,成了花**摆设,徐青山自然不肯罢休。敌人的敌人就可以争取为自己的盟友,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对付共同的敌人。陆一伟显然非常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