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深秋的太阳摆弄着慵懒的身姿终于跳到山的那一头,留下一抹凄凉而又韵味的余晖与黑底白边的云朵斗彩,满山遍野的映山红犹如一望无际的麦田,随风逐浪争先抖落着色彩斑斓的曼妙身躯,山脚波光涟滟的东瓦河宛如少女挥舞的水袖缠绕在绵延不绝的观音山腰间,山与水的灵动,光与色的交辉,如墨染琉璃,妩媚动人。
  山脚下的东瓦村已在此繁衍千年,放了40多年羊的许三少晃晃悠悠地哼着小曲,赶着羊群,顺着观音山下来了,时不时还要甩动鞭子吆喝两声。人们一听到鞭声,就知道该吃晚饭了。这已经东瓦村民多年不变的习惯,那声音就像观音庙里的钟声一样,空灵而悠长。
  这一天村民一反往日常态,老老少少聚集在村西口眼巴巴地看着工人师傅们把一筐一筐的苹果装上车,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你说说这李铁蛋,前些年还是吊儿郎当地在村里晃来晃去,一转眼都成了‘万元户’了,啧啧,这人哪,还真不能以貌取人。”
  又一年长的村民道:“这李铁蛋别看爹妈死得早,心里可有主意哩!小时候我就给他算过一卦,此人非池中之物,必将乘风而起,飞黄腾达,你看看我算的没错吧?”

  一妇女投来鄙夷之光,嗤嗤道:“得了吧,就你个‘许半仙’,你咋不说他爹妈是怎么死的,还不是你……”妇女说了半截又把后半句咽回肚子里。
  “扯那么远作甚?要我说并不是他李铁蛋有本事,他有今天的成就全靠人家陆镇长,要不是陆镇长指点他,估计这会还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整天晃着个脑袋混在赌场上呢。”又一村民道。这一说法得到村民们普遍认同,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肯定。
  “哎!你说这陆镇长也怪可怜的,老婆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镇里的领导似乎又不待见他,把他扔到这荒山野岭的,当什么狗屁包村干部,要我说,陆镇长这种实实在在为咱老百姓干事的这股劲道,当镇丨党丨委书记都绰绰有余,狗日的一群贪官。”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道。
  “都装好了没?”陆一伟站在一块土圭上,对着在后面装车的李海东喊道。
  听到陆一伟问询,李海东与一个工人把一筐苹果费劲搬上了车,擦了下汗,跑过来道:“马上就好,还有最后十几筐,你就放心吧。”
  陆一伟看了看围观的村民,心里很不是滋味,对李海东道:“剩下的不要装车了,给村民们分了吧。”
  陆一伟如是说,李海东忸怩挠头,心疼地道:“陆哥,那可是上千斤的东西,给他们分了是不是有些可惜……”
  “可惜什么,没有村里人的支持,那有你李铁蛋的今天,快去。”陆一伟眉头一蹙,仔细叮嘱着李海东。
  李海东比陆一伟小三四岁,在陆一伟面前他始终放低姿态,谦恭地叫着“陆哥”。李海东虽心存不愉,但对陆一伟的话向来言听计从,于是他跑到车队的尽头,向装车的工人一摆手,把剩下的苹果抬到围观群众的前面。
  只见李海东装模作样,学着村干部道:“乡亲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年我们的果园大丰收,除了感谢老天以外,还要感谢大家给予我们的支持。刚才,陆镇长发话了,为了表示感谢,他决定拿出一千斤苹果分给大家……”
  围观的群众早已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生怕自己吃亏,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一筐筐色泽红润且又饱满的红富士大苹果,蠢蠢欲动准备挑一筐好的抢夺过来。李海东的话还没有讲完,已经有人从人群冲了出来,坐到地上死死地抱住苹果筐。村民见状都涌了过来,三下五除二把苹果给瓜分完了,把李海东挤得差点摔倒在地。
  “嗨嗨嗨,狗日的李国柱,老子还没讲完呢。你他妈的就是人精,占便宜你比兔子跑得都快,怪不得你老婆说你不中用,估计晚上爬肚皮就像放炮一样,动静整的蛮大,光听响声了。”李海东戏谑地骂道,一群人哄堂大笑。
  陆一伟看到村民们满脸挂着喜悦,把手中的烟蒂往地上一扔狠狠一踩,心里既高兴又惆怅。五年了,被人当做弃子扔到这鬼地方五年了。五年中,饱含了太多的心酸苦楚,无奈绝望,如果不是这片果园,或许自己早已撑不下去,辞职南下了。

  苹果全部装上车后,陆一伟对李海东一挥手,走到刚买的标致轿车前,打开车门,优雅地坐了进去。随着李海东一声令下,十多辆载满苹果的拉货车浩浩荡荡地驶出了村子。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长龙盘旋在观音山上,场面尤为壮观。
  车上,李海东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咧着嘴呲牙笑道:“陆哥,这批苹果运出去后,我们可就大发了啊。我粗略估算了一下,今年亩产值在10000公斤以上,30亩地就是30万公斤,按收购价8毛钱计算,我们整整赚了24万元啊。我的天哪,这在几年前我想都不敢想。”
  陆一伟没有接话,镇定自若地握着方向盘盯着前方,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五年前,陆一伟随着县长的倒台,他这个“县政府一秘”也跟着遭了秧。时任县委书记刘克成因为他拒不配合县里的调查,一怒之下把他贬到这鸟不拉屎的北河镇。而镇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巴结讨好上层,对陆一伟也是冷眼相待。先是把陆一伟分管的部门划分到其他副镇长名下,到后来直接踢出镇政府,让他到偏远的东瓦村兼任党支部书记。名义上说是东瓦村机构不健全,让陆镇长下到基层实实在在帮助村民致富,实则是在痛打落水狗,以泄私愤。

  车辆一字排开从北河镇政府门口呼啸而过,北河镇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坐着桑塔纳轿车正好往出走,看到这蔚为壮观的场面,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面色阴沉,掏出手机打给陆一伟:“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陆一伟挂掉电话,冷笑了一声,将手机往后座一扔,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直接飙到了120迈以上。
  晚上8点多,车队来到了西江省省城江东市郊区的农贸市场,这里是全省乃至全国都比较有名的蔬菜瓜果农业贸易市场,每天来这里拉货送货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李海东下车后,指挥着车辆到仓储库去卸货。陆一伟从来不直接参与果园的经营管理,他只负责提供技术和跑销售,其他的一概由李海东负责打理,甚至签订合同、货款结算这类大事都全权托付给李海东。对于他,陆一伟完全信任。
  陆一伟坐到车里,摇下车窗,点燃一支烟靠在座椅上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对面驶来的车辆灯光打到他那刚毅俊朗的面庞上,两条浓密的倒八字剑眉显得冷峻而富有豪气,一双炯炯有神的明目如群星点缀,充满了笃定和坚韧。鼻如悬胆,玉面朱唇让棱角分明的五官富有质感,稀疏的胡须配上古铜色的肌肤更加有男人魅力。
  车载cd里播放着郑智化的《水手》,车门两侧的喇叭传出清脆而富有沧桑的歌声。尤其是唱到“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的时候,陆一伟手肘倚在车窗上,手指间夹着烟戳着额头,眉宇之间拧成了疙瘩,鼻翼微微翕动,迷离的眼睛也渐渐湿润起来。五年间经历的风雨岁月如同昨天发生的一般浮现在脑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