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9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喃喃道:“那……那就有点麻烦了……”
  “我知道你顾虑白家,因为白翎的关系,会给外界造成脚踏两条船之感,对不对?”
  方晟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苦笑不语。对他来说不但是横跨军方两大巨搫的问题,更有和樊红雨隐密关系泄密之忧,那样的话杀伤力将是致命的!
  于道明不知道方晟与樊红雨的私情,还以为方晟怕在白翎面前交不了差,来回踱了两圈,道:
  “此事非同寻常,我打个电话。”

  晚上十一点四十分。
  于双城厌恶地看着餐桌上过去六天的食物:牛肉方便面、海鲜方便面、麻辣方便面、鸡蛋方便面……
  够了,现在一想起“方便面”三个字他就要吐。
  身为双龙集团董事长,虽谈不上夜夜笙歌,顿顿山珍海味,每天至少要赶一两个场子,半斤八两白酒那是小CASS,桑拿、按摩也是家拿便饭,什么时候闷在家里吃这淡出鸟来的方便面?
  风声越来越紧。
  原本从公开转入地下,于双城还过着半隐居半休闲的生活,虽不出席聚会宴席,还隔三岔五吆朋喝友喝喝酒,打打牌之类。平时一个人的时候也步行到附近大牌档、茶楼吃吃喝喝,总之不如平时惬意,但过得还可以。
  变化来自那天听说李莱被绑架,小腿一刀两洞,自然吐露了不少实情。于双城惊出一身冷汗,当即收拾细软直接去早就安排好的秘密藏身之处。
  狡兔三窟,这套八十多平方的房子处于城乡结合部最早的居民小区,外表朴实无华略有些陈旧,从购买到装修只有于双城自己知道,从感情上讲他很想今生今世都不来这儿,但丰富的阅历和社会经验告诉他,在道上混早晚有此一劫,未雨绸缪铺好后路很有必要。

  只是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十多天过去了,外面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平时连街坊老太太吵架都要恨不得开专栏、连线做现场直播的电视台、报刊媒体象集体哑巴了,丝毫看不到有关李莱被绑架的报道,也听不到赵安、孙玉良等人的消息,双龙集团的靠山——齐辉和齐洪波也象哑巴了,迟迟没有音信。越是这样越让于双城不安,就好比犯人被押上断头台,铡刀老是悬在半空不往下落,这种感觉简直是残酷的精神折磨。
  之所以如此提心吊胆,因为此次的对手并非丨警丨察,身手极高却不遵守通常的规则,这种对手太可怕了。
  深夜入室拷问苗海虹,众目睽睽下绑架李莱并一刀两洞,说明了两桩事实:
  一是对手武艺不是普通的高,而是高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李莱是从街头靠打打杀杀混出来的黑道风云人物,对敌经验十分丰富,虽说如今已过了在刀口上舔血的年龄,但平时两三条汉子近不了身,能瞬间把他制伏并从水路逃逸,其手段、心机、策略足以令人心惊。
  二是从对手拷问的问题来看,明摆着冲牛德贵案子而来。虽说这桩案子是齐辉在幕后策划、郑子建亲自操刀,但搞阴谋诡计的责任都在于双城头上——向赵安、李莱、孙玉良收买活动经费;指挥手下向牛德贵一家三口的银行卡里汇款;实名举报牛德贵等等。
  倘若单单这桩案子也罢了,于双城自信齐辉等人为了自保,会千方百计上下打点以掩盖真相,他忌惮的是另一桩事:
  半道劫杀方晟案件!
  为阻止方晟清理圈地的行动,泄愤之前受的窝囊气,那晚于双城、赵安等人达成协议,雇请杀手伺机对方晟下手。经过长时间跟踪,杀手们掌握了方晟的活动规律,终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傍晚挖掉地基,切断通讯网络,重重围困方晟。若非鱼小婷暗中出手相救,方晟必定当场丧命。
  这桩案子是于道明亲自督办,列为省厅当年头号大案,至今悬而未破。

  蓄意谋杀是死案,何况谋杀对象是方晟!
  于双城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翻出谋杀案,那样谁也救不了自己。
  因此他只能委屈而苟且地躲在屋里,半步都不敢出门。一旦落到对方手里,没等到一刀两洞自己肯定绷不住全盘托出,接下来便是漫漫牢狱之灾。
  只要捱过这轮搜索……

  于双城相信对方也是受人之命,时间不可能太持久,象这样下去顶多再有十多天,前后加起来三个月,偌大的省城再找不着人也没法进行下去了。
  另外自己的靠山……
  想到齐辉和夏伯真毕竟还没全退,仍是在任省部级领导,影响力虽减弱很多,关键时候说话还管用,碰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也不敢含糊。
  想到这里于双城心里宽慰了几分,觉得方便面并不那么难吃,撑个十天半个月应该没问题。他懒洋洋打了个呵欠,一步三摇进卧室看每天必定关注的省台新闻。
  脚刚踏入卧室半步,他蓦地全身一震,身体宛若坠入万年冰窟,僵直在原处不能动弹半分。
  卧室中央站着个黑衣人,黑衣黑裤黑鞋,脸蒙黑布,戴着墨镜和黑手套,身材修长纤细,很明显是女的。
  很明显就是李莱所描述的夜钓者,也是苗海虹所描述的夜袭者!
  可怕的是于双城在屋里呆了十多天,没有踏出屋子一步,四周门窗用的是最好的防盗材料、由手艺最好的工匠施工,别说人,连苍蝇都别想飞进来,可这个人居然大模大样站在那儿,姿势放松得好象在自家卧室散步。
  若非楼下隐约传来大婶们聊天的声音,于双城简直怀疑是在做梦。
  大概过了半分钟,也许更长时间,总之在他看来似乎比一个世纪还漫长,他还没想好是进还是退,是喝叱还是责问,黑衣人微微一动,也没见什么动作,人已站到面前,两人相距顶多二十厘米。
  “牛德贵是你设计陷害的?”黑衣人直截了当道。
  “你是谁?受哪个指派?”于双城反问道。
  黑衣人凝视着他,眼睛里透出幽幽蓝光,闪电般捉住他的左手食指向后一拗!
  “啊!”于双城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叫,嘴里随即被毛巾堵得严严实实,他半跪在地,惊恐地看着软搭搭垂下的食指,钻心般的痛楚使他冷汗大滴大滴往下流。
  “只回答,不提问,明白?”黑衣人揪着他的衣领缓缓说,两人靠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能嗅到黑衣人清冷却略带甜味的气息,他胆怯地咽了口唾沫,连连点头。
  “牛德贵是你设计陷害的?”
  “是……”于双城赶紧辩解,“我只是具体执行者,主谋另有其人!”
  “谁是主谋?”
  痛楚使于双城忘掉一切,只想尽快解脱,毫不犹豫道:“齐辉!”
  “你行贿了哪些官员?”
  “夏伯真、郑子建……我有清单,行贿清单,上面写得很清楚!”
  “清单在哪里?”黑衣人步步紧逼,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
  “书房……”
  黑衣人不置可否“唔”了一声,拉着他走到书房里宽大气派的老板桌旁边。于双城在桌上材料堆里翻了翻,然后拉开抽屉。第一个抽屉没有,第二个抽屉又没有,第三个抽屉……
  日期:2018-07-16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