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3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双眼直视殷泉龙,面容冷肃,冷笑说道:“殷泉龙,任你巧舌如簧,目的无非就一个……”
  “那就是,你想为安和集团开脱。”
  “是不是?”
  殷泉龙被金锋那如刀的眼光刺得呼吸一滞,当即冷笑反驳出声。
  “我为安和集团开脱!?当真是可笑。”

  金锋大声叫道:“你没为安和集团开脱,刚才为什么,那么急着就跳出来,横加指责徐学军!?”
  殷泉龙冷冷说道:“我身为云龙集团副总兼法务部部长,对下属的任何一个公司都有监督权……”
  “更有管理权。”
  “安和的事就是我们云龙集团的事。”
  “徐学军对安和集团肆意诽谤污蔑,难道,我不能站出来吗?”
  金锋冷笑一声,大声问道:“可你又是怎么问询徐学军的?”
  殷泉龙朗声说道:“我的问询,句句字字都站在客观公平,公正公开的角度,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徐学军诋毁安和集团,破坏安和集团的声誉,我们云龙集团将保留对徐学军追诉的权利。”
  金锋大声叫道:“好一个诋毁和破坏。听你的意思,那就是安和集团没有做出侵犯徐学军家产的事情,更没有指使人杀了徐学军的家人?”
  此话一出,众人面色一紧,心头一震。
  这个金锋,真的什么话都敢说呀!
  殷泉龙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冷笑说道:“事实,确实如此。”
  “金锋,刚才徐学军就在你的身边,他的回答你难道没听见吗?”
  金锋冷哼一声,大声说道:“照你所说,那徐学军就是在冤枉安和集团咯?”
  殷泉龙朗声而答:“徐学军就是在冤枉安和集团!”
  “不容否定!”

  殷泉龙的话刚刚说完,金锋立刻大声追问出声。
  “你就这么肯定,安和集团没有强买强卖,没有买凶杀人?”
  殷泉龙大声叫道:“那是当然!”
  “徐学军刚才自己承认,他没有任何视听资料和证据,去证据他家人的人跟安和集团有关……”
  金锋冷笑迭迭,大声说道:“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就是真的?”
  殷泉龙脸上一沉,冷视金锋,嘶声叫道:“空口白话谁不会?”
  “金锋,我问你,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徐学军说的……”
  “就是真的?”
  两个人你来我往说了半响,句句争锋相对,互不相让,直到殷泉龙说出最后一句话来,全场陡然安静下来。
  金锋,沉默了,再次无言以对。
  是啊。
  金锋拿什么证明徐学军说的就是真的?
  就算徐学军说的全是真的,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安和集团指使人干的,那金锋的努力也是徒劳。
  两次交锋,殷泉龙再次获得胜利。
  面带嘲讽和自得,冷冷的看着金锋,眼中满是不屑。
  然而,殷泉龙却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金锋。

  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各位嘉宾,众所周知,安和集团与云龙集团是附属关系。”
  “安和集团成立二十年来,在云龙集团的领导下,致力发展民生,无论在任何地方创业,都是以带动一方经济,造福一方百姓为己任。”
  “安和集团这些年在全国飞速发展,到现在冲出国门走向世界,靠的就是这个坚定不改的理念。”
  “无论在国内还是历外,安和的每一项投资都是合理合法,可以说经得起任何考验和查验。”
  “因为,云龙集团会时时刻刻的盯着他们,一旦有错,我们从不姑息……”
  “我们也,绝不姑息!”
  这话说完,大厅里立刻传来无数叫好之声,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殷泉龙这一边了。
  反观金锋,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无数人对他深深蔑视。
  立刻,就有人跳出来痛打金锋这只落水狗。
  “金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金锋你简直太过分了。在老太爷的寿诞之日,竟然大闹宴会,谁给你的胆子?”
  “还不赶紧给老太爷赔礼道歉!”
  “金锋,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人家徐学军自己都承认没有证据,你跳出来逞什么能?”
  “竟然质疑老太爷的公平公正,竟敢公然指责老太爷有失偏颇,你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金锋,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给老太爷赔不是!”
  “你年轻不懂事,口没遮掩,老太爷大人大量不会计较跟你一般计较……”
  “赶紧道歉!”
  “你若不道歉,我今天第一个不答应!”
  现场群情激奋,如痛打落水狗那般。
  更多人都怀着一个目的,坚决将这个即将彗星般崛起多少年打回地狱。
  “你不道歉,我决对不会放过你!”
  “对,我们决对不会放过你。”
  “不管你做什么,干什么,我们一起封杀你!”
  “好!对!封杀他!”

  “让他在神州待不下去!”
  “就算他去了国外,我一样不会放过他!”
  现场一片群情激昂,各个宾客义愤填膺,冲着金锋破口大骂。
  喝了酒的年轻宾客更是冲动无比,群情激愤,嘴里大叫道歉,若不是有职业装拦着,这帮年轻人早就冲上来暴揍金锋了。

  金锋所在的这一桌,几个世家望族的代表们愤恨的看着金锋,纷纷离席,耻与金锋为伍。
  依旧坐在金锋身边的,只有安庭苇和早已喝醉的林逸豪。
  而,站在金锋身边的曾子墨呆呆的看着金锋,迷茫的眼神里满是困惑和不解。
  虽然她跟金锋只见过仅仅不到三次面,但她自己却是早已将这个倔强的少年记在了心里。
  这一刻,曾子墨有些心痛。
  她完全不在乎其他人说的什么话。
  静静的凝望金锋,轻声说道:“金锋。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面对千夫所指的金锋,傲然挺立如松,面色沉静如海,无悲无喜,黑曜石般璀璨的双瞳依旧闪亮如斯。
  面对曾子墨的低柔询问,金锋恍若未闻,孤独倔强昂着头,看着天花吊顶。
  曾子墨轻轻呼吸,点点头,悠然转身走到了自己爷爷跟前。做出了一个别人意想不到的动作来。
  只见曾子墨到了老战神跟前,缓缓的蹲下,旗袍下,露出洁白如玉的小腿,泛着莹莹的玉光。
  双手轻轻的拉起老战神枯萎如竹的手,柔声说道。
  “爷爷,金锋他喝醉了。”
  “刚才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他都喝了七杯多的酒了,说胡话呢。”
  老战神跟夏鼎宛如两尊塑像,至始至终对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论战一直保持静默,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无动于衷。
  直到曾子墨轻轻蹲在老战神身前,拉住老战神手的时候,老战神这才慢慢睁开浑浊而犀利的眼睛。
  满是爱怜的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孙女儿,老战神呵呵笑了起来,抬起满是斑驳和伤痕的右手,轻轻抚抚曾子墨盘起的发髻。
  “墨墨,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娃娃了?”
  “连他喝了好多酒,你都晓得那么清楚。”
  曾子墨脸上俏红,娇艳得不可方物,波光流转中,露出一抹羞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