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3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依然低垂着头,一副丧气的模样,但没人看得到的嘴角却始终都保持着扬起的弧度。
  “稍安勿躁,乖乖等着,反正咱们都会对那小畜生下手,不管他怎么做,花都迟早是咱们的呀!”
  “你妹的!感情是要抢过来啊?那你刚才跟他玩儿半天,除了让他多花点钱之外有个屁用?难道你还是个喜欢被当众羞辱的精神受虐狂?”
  “世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
  萧晋懒得解释,干脆念起了著名的《寒山拾得忍耐歌》,气的上官清心在他脚面上狠狠跺了一下,却也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喧闹的宴会厅突然又安静了下来,她转头望去,就见刘若松已经从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了那盆兰花,然后面带笑容的朝这边慢慢走了过来。
  “卧槽!他不会是真要把花送给我们吧?!”她低低惊呼一声,像看鬼一样看着萧晋道,“你这个混蛋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
  萧晋装逼的嘿嘿一笑,回答说:“是啊!有没有觉得特崇拜我?不过警告你,光崇拜就够了,千万别爱上,小爷儿身边没位置了。”
  “靠!”骂了句脏话,上官清心又看看越来越近的刘若松,说:“如果他真是要把花送来,那十有**是给我的了,我该怎么办?要还是不要?”
  “你自己看着办就好,要不要都无所谓。”
  这么不负责任的回应着,萧晋慢慢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复杂至极,有震惊、有不信、有羞愧、有后悔、还有浓浓的悲愤,完美的演绎着一个彻底失败者应有的情绪。

  上官清心看的目瞪口呆,强忍着将他暴打一顿的冲动,在心里暗暗发誓道:以后绝对不能轻易相信这混蛋的任何一句话,尤其是在他面部神色感情丰富的时候。
  宴会厅很大,萧晋和上官清心所坐的位置又在最后,但不管距离有多远,刘若松走的再慢,终究都有走完的时候。
  在两人面前站定,他先是充满挑衅的瞟了萧晋一眼,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上官清心问道:“上官小姐,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株兰花?”
  上官清心淡淡反问道:“它已经属于刘先生了,我喜不喜欢它还有什么所谓吗?”
  虽然她表现的十分冷漠,但她眼中偶尔闪过的一丝急切和贪婪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真正意图,周围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刘若松自然不会例外。
  笑容又浓了几分,他说:“当然有所谓,我本人是不懂花也不爱花的,之所以竞价拍下它,就是为了上官小姐,如果你对它真的十分喜爱,那我将非常的开心和欣慰。”
  此言一出,场间不少贵妇和小姐们看向他的眼睛里就开始冒星星,顺带也嫉妒起上官清心来。
  帅气富有,背景不凡,一掷千金只为博佳人一笑,当这些元素集合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时,那他必然会成为如同钻石珠宝一样的存在,对女人充满了吸引力。
  在这一点上,有钱的女人和普通的女人是一样的。
  “刘若松!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最好适可而止!”

  萧晋“气”的满面通红,浑身发抖。这自然也引来了众人更多的鄙夷——失败者的愤怒永远都无法博得同情,那只会让他们显得更加不堪。
  “不然呢?”刘若松居高临下的傲然反问,“你要动手打我?还是杀了我?”
  “我……”萧晋牙齿咬的咯吱吱响,眼珠子都红了,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刘若松越发的得意起来,目光再次落到上官清心的脸上,单手举着那盆兰花,又问:“上官小姐,请问,你是真的很喜欢这株兰花吗?”
  上官清心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色,眼中的贪婪也越发明显。好一会儿过后,她转头递给萧晋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咬咬嘴唇,冲刘若松重重点头说:“是的,我非常喜欢它!”
  刘若松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浓浓的快意。
  再不懂男女之情的直男也知道,此时此刻上官清心的接受,就代表她已经放弃了跟萧晋之间的感情,并屈服于刘若松的金钱和慷慨攻势之下。同时也充分的说明了,她不过只是个拥有一副美丽外表、内在却空虚不堪的拜金女人而已。
  “上官小姐的回答真是让我太开心了,甚至可以说是我自离开北高丽之后最开心的一件事,没有之一!”
  说话时,刘若松举着兰花的手也在慢慢的向前送去,可就在上官清心的双手马上要触碰到花盆的时候,他的掌心忽然一翻,兰花掉落在地板上,花盆碎裂,泥土四溅。
  “花送给你了,自己捡吧!”
  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刘若松就转过身,在一众宾客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骄傲的向自己座位走去。
  花盆碎裂的声音让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这才恍然大悟,事情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三角,也没什么狗血,只有最纯粹和最赤果的羞辱。
  萧晋与上官清心跟刘若松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不重要,重要的是刘若松的报复手段,简直就是无情和变态的楷模。
  “老天爷!我的花啊!”徐蕙兰老太太一声尖叫,冲过来匍匐在地,双手疼惜的轻轻捧起那株几乎耗尽她心血的兰花,老泪纵横。
  “喂!姓萧的,你要做什么就赶紧。否则,老娘可要动手了!”当众受了那么大的侮辱,上官清心的小脸儿早就黑如锅底,此时双拳紧握,两眼喷火,看样子随时都会冲上去把刘若松撕成碎片。
  萧晋淡淡一笑,朗声开口:“小兔崽子,先等一下,**都还没到呢就这么快结束,不觉得太丢未成年的脸了吗?”
  刘若松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他讥讽道:“怎么,刚才你丢人还丢的不过瘾?”
  萧晋冲他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然后蹲下身扶起徐蕙兰,温声说:“老夫人,您先别伤心,其实,这株花的生命力很顽强,远超您的想象。”
  徐蕙兰怔了怔,紧接着便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样激动道:“这位先生,你……你也懂兰花?”
  “不懂。”萧晋摇了摇头,但在老太太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之前又接着道:“但我懂怎么养这株花,因为它根本就不是兰花。”
  说着,他拿起桌旁放香槟的冰桶,将里面的冰块倒出一半,然后捡起冰魄还魂草,小心翼翼的插进冰块中间,最后才将地上的泥土收拢起来填装进去。
  徐蕙兰全程茫然的看着他的动作,表情中掺杂着荒谬和希望,似乎既觉得他在胡闹,又衷心的盼着他是真的懂得如何养育。
  “老夫人,有件事我想先确定一下,”又让侍者拿来一个盛满冰块的盆子,并将种有冰魄还魂草的冰桶深深地插进去,萧晋才甩甩手手的泥土,对徐蕙兰说道,“您家里还有这株花的分苗或者种子吗?”
  徐蕙兰摇头:“没有了,这是我手里的最后一株花苗。至于种子,我从来都没有把它真正养活过,哪里可能会收获种子?我甚至都不知道八年前它是怎么出现在我花圃里的。”
  萧晋放下心来,点点头说:“那我告诉您,它的真名叫‘冰魄还魂草’,是一种非常名贵的华药,据说成株的药效堪比千年人参,而生长周期却仅仅只需要两年。
  日期:2018-06-11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