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01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以前什么样子都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让你今天晚上来作陪,听好了...是作陪!要是你不来...也无所谓,只是别怪我没提醒你,能在安水养老是别人赏给你的福分,你要是不惜福,呵呵...”
  我嗤笑两声,差点把曹老狗气炸!
  自从他来到安水,估计还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些!
  就算陈冲和刘冰都已经不太服他,可是在他的面前,这两人向来是伏低做小,不敢放肆。
  他两条粗密的眉毛纠缠在一起,拧成了死疙瘩。
  “你在威胁我?”
  “事实罢了。”我摊手说。
  我对曹老狗无所谓,可我身后的陈冲就不是了...
  他额头的汗都下来了,仿佛曹老狗针对的不是我,而是他一样。
  陈冲拉住我的胳膊,在我耳边急声说:“你他妈瞎说什么呢,你想死别拉上我!”
  他用力的把我拉到一边,额头青筋暴起,冲我低吼:“你知道狗爷以前都做过事儿么!你知道别人为什么叫他狗爷么?因为他一生气,就会变成疯狗!你真他妈不知死活...靠,你现在赶紧去给狗爷下跪道歉还来得及,要不然...今天谁都保不下来你!”
  我瞟了他一眼,说:“至于怕成这样?”
  “你以为他一个人来,你就能为所欲为了?”陈冲红着眼睛说:“他真的是疯子来的!说不准他现在身上就带着枪,别看现在是白天,他真敢掏枪干你!你他妈赶紧去跪下,要不然我都得被你连累!”
  “道歉?”我撇了撇嘴,说:“别闹了冲哥,你好像都没问过,我今天晚上要请的人是谁吧。”

  “你还能请谁?我知道你跟陈观澜关系好...可他就是个纨绔,他见着狗爷也得规规矩矩的!你赶紧去道歉吧,你真不是狗爷的对手!”
  我也没多废话,曹老狗的手已经捏紧了他那根拐杖,我看的出来,他拐杖是中空的,里面应该藏着东西。
  我不知道那里面是藏着刀还是枪,或是别的,都无所谓...我只知道,他根本就拔不出来!
  “冲哥...”我在陈冲的肩膀上拍了拍,嬉笑着说:“道歉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陈冲还想拉着我继续劝,我却不再理会他,而是将手伸进衣服里面。
  我一直关注着曹老狗,他身体下意识的绷紧,那手扶在拐杖的把手上面,将手柄微微拧动开。
  陈冲脸色大变,他松开我的手,向后退了两步。
  这两人估计都以为我要掏凶器出来了,所以才会如此的紧张...
  氛围分外的凝重,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生死冲突!
  可是,当我的手从衣襟里面拿出来时,陈冲和曹老狗瞬间怔住。
  我的手上,拿着的是一个手机...
  曹老狗面庞僵硬,正在拧着拐杖柄的手也停住。
  陈冲愣怔的看着我,结巴着说:“兄弟...你这是准备叫人么?是不是...太晚了点...”

  “呵...”我摇头失笑,顺手翻开通讯录,找到里面的某个联系人,将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我将电话调成了免提模式,并且将音量设置到了最大。
  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沧桑又略带嘶哑的声音...
  “小叶啊,什么事?”
  这声音很平凡,听起来跟寻常的老人没什么不同,可听到这声音时,刚才还剑拔弩张蓄势待发如同愤怒的老母鸡似的曹老狗,瞬间变得脸色惨白,就像是在会所里面被丨警丨察抓到的嫖客一般!
  陈冲还在旁边絮叨着,说什么时候了,还打什么电话,可他看到曹老狗的反应,也犯起了寻思,将疑惑的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

  “没什么事情,就想问问您什么时候出发,我好准备准备迎接您啊,鼎爷!”
  鼎爷,就是江湖上对陈山河的称号,虽然近年来很少有人提起,但真正在青州这片厮混的,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鼎...鼎爷...”
  陈冲眼睛瞪的溜圆,瞳孔瞬间放大,他很没出息的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曹峰曹老狗从年轻的时候就跟在陈山河身边,所以他对陈山河的声音很熟悉,刚听到陈山河的声音,他就反应了过来。
  他握住那拐杖的手青筋暴突,牙齿咬的紧紧的,恨不得将他那根造价颇为昂贵的拐杖捏断!

  “呵呵...”电话那头的陈山河笑了两声,若有所思的说:“从莱西到安水也不远,你就这么心急么?”
  “我这不是想着要好好安排安排...”
  “不用搞什么大场面,一切从简。”陈山河交待。
  “都听您的...”我从善如流的说。
  当我将电话挂断之后,我看向曹老狗,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晚上跟鼎爷吃顿便饭,想让你做个陪,看你的意思...是不太想去?”
  曹老狗咬紧了牙,眼神复杂的盯着我,半晌后,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了吐了出来。
  “去...”曹老狗声音喑哑:“当然要去...鼎爷来安水,我就算是病的起不来床,抬也要让人把我抬过去。”

  “给鼎爷作陪,你不情愿?”
  我眉梢轻挑,语气平淡。
  曹老狗眼皮跳了跳,手上的青筋更明显了几分。
  “我...当然情愿...”曹老狗眼神中的恨意一闪而过:“你告诉我时间,晚上我提前过来。”

  “行了,这儿没你的事儿了,还在这儿杵着干嘛,回去等电话吧。”
  我摆了摆手,随意的说。
  曹老狗拖着腿,上了车离开,我看的出来,他心中压抑的无限的恨意,如果给他机会,他恨不得活撕了我,可惜...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当听到了陈山河声音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动手!
  也许提前十年,那条疯狗还有这个胆气,可是现在的他,就算再疯,也已经老了...

  陈山河来安水是我对他的请求,昨天晚上在他家中的时我对他说的,他也痛快,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我这件事,并且安排好时间,今天就会过来。
  是实话,就算陈冲不卖我的消息,让曹老狗来找我,我也会主动去找他。
  我早就已经想好,利用这件事让陈山河出面。
  陈朝江想要对付我,在莱西这地界的确没有几个人敢拦,但是...他爹绝对不再这些人的范畴里。
  我知道陈朝江要对付我之后,就已经想好了这条退路!
  现在看来,我这条路走的还算顺利...
  曹老狗走了之后,陈冲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他迷糊着站起身,眼神中还残留着几分震撼。
  我微笑着说:“冲哥,你说赌桌上面都是庄家说的算,这点我其实很同意,可是...有一点你说错了,在安水这地界,庄家不是陈朝江,而是陈山河...”
  “对对!”
  我的话将陈冲从震惊中拉了回来,他连连点头,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比菊花还要灿烂几分。
  要说他以前对我的热情还顾忌着些脸面,现在的他完全是放下身段在讨好我,对我估计比对他爹还要亲热些。
  日期:2018-06-11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