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7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这个时候的李少男还并不知道大圈正在铺天盖地的再翻他的人,昨天夜里光哥带人和安邦他们开火之后,睡了一觉他基本杀个就把这件事给忘在脑后了,晚上夜幕降临之后,他约了一帮人在温哥华市中心的一家酒吧里聚会。
  震耳欲聋的音乐下,李少男坐在一个靠近舞台前的卡座里,身边坐着大概十几个男男女女的年轻人,桌子上摆着香槟和洋酒还有雪茄,李少男的怀里搂着一个妖娆的白人女子。

  “啪”李少男拿起一根粗大的雪茄,用打火机慢慢的撩了一会后,一股大麻的味道就蔓延开了,他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大口,脑门上虚汗就冒了出来,然后躺在椅背上,呻吟道:“这个味,太正了······”
  “嗨,李,给我来一口”李少男怀里的女人眼神饥渴的伸手从他手里给卷着大麻的雪茄接了过来,贪婪的吸了起来。
  李少男抓着对方的屁股,笑眯眯的说道:“来,多整点,晚上才能有状态,是不是?”
  “讨厌!”
  酒吧门口,何征和李奎的车先到的,紧接着陈小帅,于占北还有刘牧和老桥他们也全都先后把车扎在了门口。

  “咣当·····”
  几人下车后,关上车门,陈小帅,老桥,李奎等人就把枪和军刺都掏了出来,用衣服裹上迈步走进了酒吧。
  几人进来后,何征背着手眯着眼挨卓打量着里面的人,一直找了七分钟,最后在舞台前面的卡座里看见了一撮飘逸的黄毛。
  “人在那呢,旁边有十几个人,过去····”
  “踏踏踏,踏踏踏”何征领人过去后,来到卡座后面,直接一把抓住李少男的头发,给他仰着脑袋就按在了沙发上,手指戳着他一侧的脸蛋说道:“叫李少南是不是?”
  李少南脑袋里大麻的劲正在兴头上,眨着有点亢奋的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草,叫南少爷,你们谁啊”

  “没错,就是这个B养的,人拽走”何征松开手,回头说道。
  老桥和徐锐上前就抓住他两只胳膊,人直接就给从卡座的沙发上给拽了出来,李少男惊慌的喊道:“哎?草i么,你们是不是有病,谁啊?”
  李少男旁边的朋友,有四五个男的反应都挺快的,手从桌子上抓起几瓶红酒和香槟就骂骂咧咧的吼道:“松开,快点给人放了”
  刘牧突然一把抓住一个人手里的酒瓶子,反手一拧就给人胳膊卸了,右手夺过瓶子后猛的一挥就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哗啦”酒瓶子碎了和脑袋上的血水混合着流了下来。
  “咔嚓”李奎向来都是最干脆的,掏枪撸着枪栓,枪口点了点还想动手的几个人,说道:“老实点,眯着别动”
  “噗通”李少男被拽出来后就摔在了地上,老桥抬起脚丫子照着他的脑袋就踹了过去:“你个不知道死活的傻bi,不知道自己干啥了啊?还他么有心思在外面寻欢作乐呢,草”
  徐锐和老桥直接给地上的李少南一阵圈踢,活生生的就把人脑袋给踢成了狗脑袋,黄连青在大圈的地位,等同于母仪天下了,大圈的人对她的感情都比较深厚,现在黄连青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一股股的火气全都撒在了李少南的身上。
  这边打起来后,酒吧里的人全都围了过来看热闹,片刻后酒吧的保安拎着橡胶皮棍分开人群就挤了进来,看见地上的李少男认出来之后,保安呼啦一下就要冲过来给人救走。
  在整个温哥华,财大气粗的李少男差不多得是成以上夜场的上帝,所以看见被揍的人是他之后,酒吧的人都是很有倾向性的。

  “住手,别打了·····”保安领头的拎着橡胶棍吼道:“给人放了,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亢”开枪了,于占北一声没吭,非常干脆利索的抓着对方的棍子,手里的枪顶在他腿根上扣动了扳机。
  “唰”一声枪响过后,大圈的人都从把枪亮了出来,顶在了几个保安的脑袋上。
  何征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保安头子,皱眉说道:“没搞清楚状况呢,就掺和进来,你能知道自己惹得起惹不起么?”
  保安头子瞪着眼珠子,捂着大腿上的枪伤,还没等说话呢何征都懒得和他废话了,戳着他的胸口说道:“北美大圈,我们人在第四街区,你觉得你行,随时过去找我们······把人带上,走了”
  酒吧里围观的人群顿时全都散开了,看着大圈这伙人给地上的李少男像死狗一样托在地上带了出去。
  保安头子惊恐的咽了口唾沫,朝着手下摆了摆手。
  李少南像是被拖死狗一样,从酒吧里被老桥和徐锐给拽了出来,拉开车门后人就给生硬的塞了进去。
  李少男到现在还是懵的,大麻的劲还没有散,整个人都处于游离的状态之下,呆萌的眼神看着坐在旁边的老桥,眨了眨眼睛问道:“朋友,为财,还是为色啊?”

  “啪”老桥直接抽了一嘴巴子过去,咬牙说道:“你个b养的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事啊?给我老实呆着,听候发落,今天晚上你是死是活,就他么一句话的事了”
  李少南“咕嘟”一下咽了口唾沫,迷茫的说道:“你别吓我,我要尿尿,我要拉屎·····”
  前面的何征回头皱眉说道:“别管他,抽岔道了这是,他再废话你直接给人干懵了”
  “啪”老桥掏出枪,掰开李少男的嘴就给枪管子伸进了他嘴里:“再多说一个字,脑浆我给你崩出来”
  “开车!”何征跟刘牧说完,就给安邦打了个电话过去:“邦哥,人我们带出来了,在车上”

  “人先不要动,拉着他逛逛”
  大圈四台车,离开酒吧,开上了温哥华的大街上,拉车一条线顺着街道漫无目的的开着。
  医院里,安邦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手插在口袋里静静的看着躺在病床上还没有苏醒过来的黄连青,心里一阵烦躁。
  “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喝水了”连城买了些饭菜过来说道。
  “不吃了,没胃口”安邦摆了摆手,声音有点嘶哑,一天多的时间他嘴里起了好几个大泡。
  连城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道:“黄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向来能说的连城这个时候也词穷了,她就是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来,到底能那什么借口来安慰这个看似已经伤心欲绝的男人。
  “我发现,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怎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啊”安邦深深的叹了口气,仰着脑袋,眼圈里转着泪水,唏嘘的说道:“十多年前,我的未婚妻被逼跳楼,十几年后我的结发妻子躺在病床上生死不知,我这一辈子······是克妻的命么,是不是哪个女人沾上我都没啥好下场啊?”

  连城默然无语,眼睛透过窗户看到病床上的黄连青,心中顿时浮现一片复杂的情绪。
  另外一边,李少南在被大圈的人带走以后,之前他那些同伴里有和他关系比较近的,就辗转着打听好了好几次,最后问到了李才林的电话,于是连忙打了过去。
  “李叔,我,我是少南的朋友,这,这个,少南在外面出了点事”
  日期:2018-10-2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