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7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嗖”奔驰和面包擦肩而过,并且安邦瞬间就把车速给提了起来。
  他无心和对方恋战,至少也得给黄连青送回去才行。
  “连青,你拿出电话给家里打过去,然他们来人接应·····”
  “哎?这车开的,反应挺快啊”司机见没别住对方,面包再次加油启动,朝着奔驰又再次追了过去。
  “嗡”面包车发动机轰轰直响,车身一顿发颤,油门就是踩到油箱里想追上前面的奔驰也挺难,但仅仅只不过两分钟,就在奔驰要开没影了的时候,前面再次出现一个路口,并且正好还是红灯,左侧车道是左转道,有车堵着,另一边的直行车道上也有两台车停在了路口。
  “草!真他么绝了,平时车少的看不见影,今天跟他么商量好了似的,出来这么多呢”安邦骂了一声,朝右打了下方向盘想要逆行开过去。
  “被发现了,挺警惕的啊”光哥皱眉说道。
  “唰”奔驰直接从直行车道开过去,上了另外一侧逆行,面包车随即也跟了过去,可他么巧的是对向车道此时红灯跳到了绿灯被放行了,一台车身宽大的货车正通过路口,给奔驰的路堵死了。
  “嘎吱”安邦连忙刹车,对面的货车看见他们这辆逆行的车后,也赶紧刹了一脚,车头差点就给奔驰怼上了,于此同时那辆面包从旁边也绕了过来。
  “对方发现我们了,那就别他么客气了,你直接撞过去,给他们这边的车门堵上,然后我再下车”光哥说道。

  “呲”前面的路被堵上,安邦迅速给前进挡挂到了倒挡里,轮胎摩擦着地面往后急速倒车,他同时喊道:“媳妇,低头”
  “唰”黄连青弯腰低下脑袋的同时,面包车正好开到他们这一边平行的方向,对方司机忽然朝着左边打了下方向盘,想要将车撞过来。
  “亢”安邦抬手,开枪,瞄准动作一气呵成。
  “哗啦”子丨弹丨先是穿过了奔驰的玻璃,随后面包车玻璃一枪被干碎了,子丨弹丨擦着司机的额头就飞了过去。
  “我,草!”司机当场就给吓懵了,感觉额头一凉,知道是子丨弹丨划过去了,再偏差一点的话,这一枪直接就给他干爆头了。
  “他怎么还有枪呢,咱太子招惹的是什么人啊?”光哥不可置信的说道。

  “咣当”面包车的一侧这时也擦上了奔驰,两台车的车身摩擦出了刺耳的动静,正往后倒车的奔驰被卡住了。
  “亢,亢,亢”车被别停了之后,安邦毫不犹豫的抬手再次扣了几枪,子丨弹丨胡乱的打在旁边的面包车上,里面的人全都趴了下去。
  “还手,快点的······”光哥喊了一嗓子,手就从屁股下面的座位底下拿出了枪,后方两个老外也是,拽出枪来之后,三个枪口就冲向了安邦和黄连青这边。
  面包车里三把枪火力全开,几发子丨弹丨全都近距离的打在了奔驰上,车窗碎裂,玻璃碴子四处乱飞,其中有两片崩在了黄连青的脸上,她木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同时身上肋骨一侧也紧了一下。
  “哗啦”黄连青这一侧的车窗被子丨弹丨给打碎了,两块玻璃碎片顿时就崩在了她的脸上,同时黄连青木然感觉右侧肋骨忽然一紧,一股酥麻带着冰凉的痛感瞬间遍布全身,她忍不住的咬牙拧着眉头趴了下去。
  旁边的面包车里,光哥和他的人开枪还手之后,有两发子丨弹丨击穿了黄连青这一侧的车门。

  “亢,亢······”安邦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开枪还击,并没有注意到旁边黄连青的异样,脚下仍旧死死的踩着油门,想给车倒出来,但面包一侧的车身给奔驰卡住了,发动机被油门带的都打颤了,轮胎在地面摩擦之后空转着也没有给车倒出来。
  两边的人对射了几发子丨弹丨之后,旁边路口停着的车辆听见枪声全都快速开离了现场,生怕被流弹给波及到了。
  “哗啦”交火后,面包车司机抹掉脸上的血水,也给自己的枪掏了出来,撸着枪栓喊道:“光哥,还还他么威胁他干啥?一步到位,给他直接干死得了”
  司机说完,转身就要冲着奔驰这边扣动扳机,安邦猛然一低头,几发子丨弹丨擦着他的头皮就飞了过去,他弹开手中枪上的保险,看了下弹夹,里面就省下两发子丨弹丨了。
  “么的!”安邦暗骂了一声。

  “留点手,别他么闹,干死了不好善后,这人是从酒会里出来的你知道他什么身份啊,万一敏感了就麻烦了,差不多就行了”光哥看见车里的一男一女都趴下身子后,抻着脖子喊道:“有人让我告诉你,管好自己的嘴和眼睛,不该看的别看,不能说的别乱说,今天晚上有些事给拦在肚子里,敢往外嚷嚷下次就他么不是这状态了······走了,开车”
  面包车车身往旁边一带,就没在夹着奔驰了,安邦直起身子看见对方要离开后,又瞅了眼趴着的黄连青也没还手,媳妇在车里他一点都不敢恋战。
  “嗡”面包车轰着油门直接越过了红灯,跑了。
  “草i么的,这帮人是哪冒出来了······”安邦胡乱的给身上的玻璃碴子都扒拉开,然后问道:“媳妇你没事吧,太他么险了,他们应该不是奔着要报复我的,不然今天就废了”
  旁边,黄连青依旧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唰”安邦当即就懵了,在说话的时候都透着颤音了:“媳,媳妇,你,说,说话啊”
  “嗯······”黄连青虚弱的答应了一声。
  安邦一股凉气从脚底一直冲到脑门上,冷汗“唰,唰”直流,他连忙搬起黄连青的身体,首先就看见她额头前的头发上都沾着血迹,脸上两道长长的血口子,其中一道一直从额头划到了右脸颊,伤口参差不齐,像是被什么利物给割开了一样。
  “疼,阿邦,我·······”

  安邦搬过黄连青的身子,就看见她手按着肋下,衣服上已经有一块透出了红黑色的血迹,他伸手颤巍巍的摸过去后,就感觉手上一片粘乎乎的。
  “唰”安邦摊开手掌,右手上面全是血,黄连青耷拉着眼皮身体摇摇欲坠的倒在了座椅上。
  “连青,连青,你,你别吓我啊”安邦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哭音了,罕见的出现了手足无措的状况,整个人都麻爪了。
  “医院,老婆别急,我,我带你去医院”安邦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扶着黄连青踩着油门车子就蹿了过去。

  “医院,这附近哪有医院啊,我草i么的”安邦慌张,无助的张望着,昏暗的路灯下只有长长的一条街,看不见尽头。
  “嘎吱”车开了几分钟后,安邦突然把车停下,看见路边有个行人他推开车门拎着枪就下去了。
  “医院,先生知道附近哪里有医院么?”安邦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急促的问道。
  一个加拿大人被吓了一跳,看着安邦身上破了好几道口子,左手上还拿着枪就懵了,不住的往后退着。
  “啪”安邦突然抬起手,抢就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草i么,说话,我问你医院在哪,说,不说我一枪打死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