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3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等一人?先是那崂山掌教,如今又要等人。不过南宫的神秘我见得多了,此时也不意外,他要等,那便等,开山海界一事,终归还是他起主导。
  我没有意见,李老会长和张天师们,在此事上似乎也完全跟南宫在一条战线上,即便先前略有焦躁,此时依旧各自约束住自己的下属,安静等待着。
  没过多久,天外忽然掠过一抹红色,果真有人前来。待来人落地之后,我却瞪大了眼,来的人,赫然竟是姽婳!
  她不是无法离开火神庙吗?怎会来到此处?是南宫安排的?

  心头诸多疑惑霎时便涌了上来,我也顾不得询问南宫,抬脚便准备往姽婳处走过去,但不等我懂,姽婳自己却是翩翩而至,走到了我的面前,温声唤道,“夫君。”
  此时我依旧还在震惊之中,没有言语,而一旁的南宫,则是开口道,“就等你一人了。”
  听到南宫的话,我才瞬间清醒过来,猛然转头,冲他喝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心中莫名带着火气,姽婳来此显然是南宫早有谋划,他却从未跟我商议,至甚都没有通知于我。
  我开口质问,不等南宫回应,反倒是姽婳接过了话语,柔柔的声音道,“夫君勿恼,此事非他之过,乃是我的意愿。”

  她自己的意愿?我不知道姽婳是什么意思,但听着她的话,我的眼角莫名跳动了两下,心里只觉得惴惴不安。沉默了一下之后,才又询问姽婳,她是如何从火庙神逃脱出来的。
  姽婳的面色很平静,抬眼看着我,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听我问,便开口解释,说是不久前,商契以自身血肉加上秘法,强行破开了火神庙的禁制,她便从内逃出。
  商契已死?我眉头微皱,上一次我回火神庙时,曾找他询问真龙骨一事,离开时他朝我跪拜,并嘱我保重,当时我心中有些奇怪,但没多想,此时回想起来,才发觉,他似是那时便已准备好此事,那番跪拜,显然是在告别。
  我心中很乱,商契与我,虽有父子之名,但毕竟彼此陌生,他的身故并不能扰乱我的心虚,此时我心中忧心的,还是姽婳。
  商契付出性命破开火神庙禁制,让姽婳离开,显然不是让她与我团聚的,肯定跟眼前山海界开启有关。

  海山界与姽婳自然联系密切,可眼下石门已现,钥匙齐聚,一切开启的条件都充足了,姽婳为何要来?南宫为何要等她?
  我不再兜圈子,干脆直接询问姽婳。
  姽婳却是迟疑了一下,看着我,半晌没有做声。
  这时一旁的南宫却是忽然叹了口气,代替姽婳开口了,“她的身份你也知晓,但事实上,姽婳并不是女娃,只是女娃精魄,而那三把钥匙,则是女娃肉身所化。今日开门,三枚钥匙还需姽婳操控。”
  精魄?肉身?我沉默许久,方才明白了南宫话里的意思。女娃精魄,实际上便是女娃的魂魄,当年妖帝夋杀女娃出山海界后,女娃魂魄留在了火神庙,便是姽婳,而肉身陨落,不知何故,从殷商王陵的青铜巨棺内,生出了叶翩翩等三人……
  所以听南宫的意思,今日开门,光凭叶翩翩她们三人还不够,还需要姽婳的参与。
  我心里的担忧愈发重了,事实上,先前我就思考过开门之后,叶翩翩她们三人会如何,但出于麻痹自己的心理,一直没有询问过南宫,而此时,姽婳又被牵扯进来,我却是不得不问明白了。
  这般想着,我便立刻出声询问。而南宫听到我的询问之后,微皱着眉头,半晌没有说话,心中似是在权衡着什么。
  我心中忧虑更重,甚至已经生出不祥预感,一把抓住了南宫的手臂,急切的再次询问,“究竟会怎样!”
  姽婳在一旁抓住了我的手臂,而南宫则是抬起头,看着我,又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出口道,“烟消云散。”
  听到这四个字,我脑中嗡的一声响,脸色瞬间一片苍白。
  当初在药王谷时,南宫曾跟我说过,开启山海界时,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一直以为是开启山海界后,祭祀恶灵会站在妖族身后,他才会有这番言语。直到此时,我方才明白,他话里所指之事,乃是姽婳。

  脑海中的眩晕并没有持续天就,很快我便清醒了过来,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我直接一把抓住身后的姽婳,脚下用力,调动了周身全部修为,立刻便要逃离此地。
  开启山海界乃是大势所趋,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一刻,我心中明白,作为山海界开启的必要条件,不可能会有人放过姽婳。所以,此时我心中不能有片刻的犹豫,才有一线机会逃离生天。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思考过要不要牺牲姽婳这个问题。她是我的妻子,是我唯一的家人,若她不在了,其他事情还有什么意义?
  山海界开启不开启,巫族、妖族还有李老会长和张天师他们成仙的机缘,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脑中不敢思虑太多,甚至不敢观察四周的情况,此时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拖累我的速度。
  须臾之间,我带着姽婳已经闪身到数百米之外,直奔云层边缘而去,但下一秒钟,我便看到了站在前方的李老会长,还有张天师,以及南宫。
  冲举之后,出有入无,通天达地,但有所动,须臾间便是千里万里……但问题是,我刚到冲举,而眼前三人,却已经是半步霞举。
  我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心中盘算着,以我的修为,肯定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加上姽婳,也不可能有抵抗的希望。心中正不知所措时,身旁人影一闪,祭祀恶灵已经走了过来。
  看到他时,我心中涌生出一股希望,他同样有半步霞举的修为,而且一直以来,都跟我在一条战线上,若他能拖住眼前三人,我和姽婳还有一丝逃离的希望。
  心中正想着这些,还不等我开口,却看到祭祀恶灵在我身旁微微一个停顿之后,便走过去,跟南宫等人站到了一起。

  一瞬间,我心头只剩下了满满凉意。
  连祭祀恶灵都不顾尊卑站在了对面……今日哪里还有活路?
  我心头没有愤恨,只有悲凉。不管南宫还是祭祀恶灵,他们为了筹划这一天,各自都等待了无数岁月,做了无数准备,眼见大功告成,断不可能有驻足的可能,所以,我根本找不到责怪他们的理由,只能心中对自己愤恨。
  若我早些弄明白今天会发生此事,也不会陷入到如此被动的境地。
  这时李老会长率先开口,他面色阴沉,冲我道,“周易,今日之事,非你一人之力所能抗衡。老夫等了千年,断不可能让你毁了老夫的大计!”
  千年?他已经活了千年之久?不到霞举,终究还是凡胎,也不知这老贼是如何苟活这么久的。我心中愈发沉重,苟活如此之久,他如今心中唯一之事,显然便是追寻仙缘了,开启山海界一事,他的意志,恐怕比南宫和祭祀恶灵更加坚定。
  我沉默不语,祭祀恶灵却是抬脚走到我面前,小声对我规劝道,“你莫要意气用事,后续之事还需你把持。而且那女娃消散后,将来也总有再见的契机……一切还是以大计为重。”

  日期:2018-06-10 0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