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9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出方晟的疑惑,陈皎低声解释道:“新方案引起老干部们的强烈反弹,保守派——以骆常委为首采取玉石俱焚的打法,提出重新洗牌,即现有五位常委全部卸任,和政治局委员一起参与差额选举!”
  “对于保守派的建议,其它派系什么态度?”方晟问。
  “很意外,大多数表示赞成。”
  方晟大为震惊,脱口道:“这……这不是天下大乱吗?”
  陈皎深深瞅他一眼:“有些人不就想乱,以达到个人目的?”

  “如果老方案不变,现有常委班子留任两位,只有三个名额留给政治局委员竞争,况且参与竞争有年龄限制,还有各种规则牵制。照你的说法之前定的规矩都不算数了?”
  “规矩不是法律条文。”
  方晟脑中一片混乱,更理解于白两家老爷子为何叮嘱自己近期别去京都,实在因为京都已成为风暴中心。
  “传统家族势力呢,比如于吴宋几家,还有军方大佬如白樊两家?”
  “尚未表态,但从前期表现来看,都希望保持政体相对稳定,不愿看到群雄厮杀局面,”陈皎叹息道,“但政治的诡谲性在于人的立场随时可以改变,不到最后关头谁不知道对方的底牌。”
  方晟终于悟出陈常委的深远用心:“离换届还有两年就乱到这个程度,研究室作为理论探索前线更是风暴眼,所以早点抽身为妙,免得卷入其中。”

  “从稳妥性上讲我根本不想到碧海,眼下沿海省份成为热门地区,凡在仕途有想法的京都子弟都千方百计往这几个省钻,人事关系错综复杂,而且,”陈皎轻声道,“人还没到碧海,已经遇上麻烦事了,这是我第一站到潇南找你的原因。”
  “碧海……”方晟沉吟道,“我能帮什么忙?”虽这么问,心里已明白大抵与爱妮娅有关。
  早在双江,爱妮娅与方晟交情之深已是众所周知,通常外界对两人关系的定义是红颜知己,而后来事情进展表明男女之间的确不存在真正的友谊。
  陈皎用手指蘸水在桌上写了个“爱”,道:“与她有关……”
  陈常委有个叫陈智慧的远房表哥在碧海工作,由于为人粗疏能力一般,仕途过程中出了几桩岔子,尽管陈常委颇为关照,也只在经贸委混了个正厅待遇的副主任。

  眼看还有两年退休,一封举报信使省纪委盯上了陈智慧,深挖追查之下发现他在经贸委任职期间先后收取贿金、礼品等累计超过一百多万,爱妮娅当即拍板要对陈智慧采取双规措施!
  省委主要领导知道陈智慧与陈常委的关系,暂时压了下来,但爱妮娅很快发现陈智慧只是小鱼,背后隐藏着一条大鱼,即分管经贸委的副省长岳峰!
  只要双规陈智慧,必定能挖出岳峰贪赃枉法、侵吞国有资产证据。因此爱妮娅态度强硬地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要求,并质疑省委书记和省长的态度。两位领导不便明说,又无法反驳爱妮娅的理由,只得以补充证据为由继续拖延,背地里向陈常委报告这一紧急情况。
  陈常委关心对陈智慧的收贿指控是否属实,省委领导有苦难言,对省经贸委副主任来说五六年收一百多万算得上清正廉洁的好干部,“累计金额”,其实是把平时逢节过节相关单位打点的小意思加到一起,并没涉及权钱交易、违规操作。
  从省纪委角度讲目标也不是陈智慧,爱妮娅想通过他拿下岳峰,为自己在纪委书记任上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副省级查办副省级,尽管后期还得移交中纪委,但功劳肯定记到爱妮娅头上,以挽回前两年因詹姆士事件而引发的负面影响。
  听省委领导吞吞吐吐说完大概意思,陈常委没说什么便挂掉电话,让他们自个儿去琢磨该怎么办。
  回到家,陈常委却对即将去梧湘任职的儿子作出指示:必须设法让陈智慧安全着陆!
  因为关系到陈家的脸面问题!

  省委领导们明显顶不住爱妮娅的压力,打算下次常委会同意双规陈智慧,以此换取对他从轻处理,比如主动退回礼金礼卡等,配合交待岳峰违法乱纪行为,最终弄个党纪处分完事。
  然而陈常委认为对陈智慧来说双规本身就是污点。
  虽然是远房亲戚,陈常委和陈智慧却是从小滚烂泥、玩泥巴、追女孩一起长大的好哥们,上小学时陈常委个子矮体质弱,经常被同学欺负,陈智慧便站起来为他出气,几次三番后再也没人敢惹陈常委。
  另一方面陈常委出身于沿海大户人家,宗室、家族概念特别强,对陈家子弟多有关照甚至袒护,这也是陈景荣在银山接连惹麻烦却安危无恙的原因。
  他要求陈皎到碧海的首要任务便是保陈智慧平安。
  “怎么做自己想办法,算是对你的考验!”陈常委说。

  陈皎两眼一抹黑,只得找圈子里的朋友商量,然后有人说爱妮娅是方晟的红颜知己啊,你不是跟方晟关系不错吗?不妨试试,如果方晟打招呼都没用,全中国没第二个人能摆平此事。
  还有人说爱妮娅一度被外界认为有同性恋倾向,在黄海遇到方晟后却一见如故,暧昧不清,是双江省府大院公开的秘密。
  陈皎因而放弃直达碧海,第一站先到潇南。
  听完他的叙述,方晟深深吸了口气,突然笑了起来。陈皎被笑得莫名其妙,问道:
  “怎么,这件事很好笑吗?”

  “我是想中国权力结构太奇特了,从最高层常委到省委书记、省长,却拿一个纪委书记没办法,最终迂回到通过私交来处理问题的方式,是不是很好笑?”
  陈皎点点头,严肃地说:“你说的涉及到深层次的权力制约问题,陈智慧——我的叔父看起来的确涉嫌贪腐,爱妮娅坚持双规情有可缘;而夏伯真双规你的时候根本拿不出有力证据,双江常委会硬拿他没办法,还是靠白翎从中搅局才扭转局势。再想想各省市人事变动何尝不是如此?基本上一二把手确定的事就无法改变,除非极其特殊的情况,其他常委才会联手狙截,这些都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京都也是这样吧?”
  “唉……”陈皎连声叹息,然后道,“扯远了,方老弟,这件事能不能帮我打声招呼?要不这会儿和我到碧海去一趟?爱妮娅很难说话,省委书记、省长的意见照样顶,京都方面也找不到跟她特别熟悉的领导,唉……”
  方晟道:“对,她的原则性很强,只要她认为对的事就会义无反顾去做,不管谁说了都没用。坦率讲,之前我从没为类似事情找过她,正常都是模棱两可,或是政策允许范围内……我尽量试试,如果达不到目的千万别怪我,因为她个性太强了。”
  “我明白,只要能递上话儿,等明天中组部领导过去正式宣布后,我也要上门拜访,陈智慧的事我不能缩到背后,尽管你出面找她,但陈家要承这份交情。”话说到这个份上应该非常到位,不啻于一种政治承诺。
  看看时间不早,陈皎要去检票了,方晟道:“我会竭力促成……不管成功与否,今晚给你电话。”
  日期:2018-07-1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