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6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安邦颤巍巍的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往卫生间走:“出门看看黄历好了,今晚不易出行啊!”
  前面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
  “咣当,咣当,咣当”卫生间的一个蹲位里,隔断门在被猛烈的撞击着,伴随着的还有浓厚的喘息声。
  “嗨,宝贝你能快点么?十几分钟了,酒会也快要结束了,一会该有人进来了”一个穿着晚礼服的三十几岁白人女子,扶着门,一条腿岔开踩在了马桶,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微微的急促。
  “我厉害不厉害?我跟你说,拿身体素质来讲,我这个段位的在我们国人里,那都是释迦牟尼那个级别的了”女子身后,站着个半弓着身子,扶着她腰肢的男子,裤子褪到了脚踝,露出了一腿浓密的护胸毛。
  “释迦牟尼是谁啊?”
  “在你们西方,等同于帝,宙斯!”
  “哦,亲爱的你太厉害了,不过你能不能稍微快一点?再,再弄下去,该有人看见了”

  “没事,没事,我爸和他们都在喝酒,谈事情呢,没人会来这的,来,宝贝,你给腰再弯下去点,我找找感觉争取三分钟内送你达到伊甸园的巅峰”
  “嘎吱”安邦推开卫生间的房门,解开裤腰带准备放水。
  “哦······亲爱的,你,确实是你们华人的帝”
  “唰”安邦眨着眼睛,扭头看着旁边的厕所隔断。

  “咣当,咣当”卫生间的隔断门,在被巨大的力道撞击着,门和栏板之间的缝隙突然越来越大,隐约能看见里面的两个人影。
  “这他么的是干啥呢?”安邦的一泡尿顿时被憋了回去。
  “啊,有人,有人,亲爱的·····快停下”隔断里面,女子焦急的说道。
  “*!去他么的,有人也不行,我这都到关键时刻了,来吧······”

  “咣当,咣当,咣当”隔断门这回被撞的力道更大了。
  “咔嚓”一声脆响,忽然间门板子面合页的位置,直接给干开了。
  两个穿着半拉衣服的身影和断裂开的门板,一起朝外面倒了下去,狠狠的砸在了地。
  “唰,唰”安邦懵逼的眨着眼睛低下头,地倒着一男一女,也正慌张的看着他。
  良久后,地脑袋染着黄毛的青年,问了一句让人十分无语的话:“你干什么来的?”
  “我,我,撒尿的啊”安邦有点不会了,手拎着裤腰带差点没反应过来。
  女子慌忙站起来,胡乱的给晚礼服穿好,黄毛青年提着裤子起来后,指着安邦说道:“啥也没看见对不对?”
  “呃!”安邦低着脑袋,看着青年的裤子,咽了口唾沫问道:“疼,不疼啊?”

  青年“唰”的一下低头,脸当即红了,一股有点刺痛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
  提裤子的时候太着急,蛋卡到拉锁了,拉锁的拉链往提的时候,直接给蛋挤住了。
  “不,不疼,,是有点麻了”青年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真会玩,玩吧,玩吧”安邦一泡尿憋没了后,给裤腰带系准备走了。

  “啪”青年突然伸手拉住他胳膊,咬牙说道:“给你看见的忘了,听见没有?你要是忘不了,我可以帮帮你”
  安邦瞅了眼两人,皱眉说道:“松开,你他么搞破鞋跟我有什么关系?还他么帝呢,你是睡耶稣去了,我都懒得搭理,手给我松开了”
  “我问你能不能忘了?”
  “忘你妈!”安邦右手向一抬,托着对方的关节朝着反方向拧了过去,给青年的手别在了后背:“别跟我动手动脚的,再他么不老实,我直接给你蛋拽下来”
  “砰”安邦抬起一脚,踹在对方后背,自己转身走了。

  青年撞在墙,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安邦已经出去了,旁边的白人女性耷拉着脸说道:“我说了,别在这干,别在这里干,你非要忍不住,说在这里刺激,现在好了吧,被人给看见了,他要是说出去了,咱们可·····”
  “闭嘴,他又不认识你我,说什么说?”
  “你是不是傻了?他能来这种地方,算今天不认识,你能保证他以后不认识么?”白人女子焦急的吼道。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先从后门走吧别回前面去了”青年烦躁的摆了摆手,然后重新穿好衣服,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光哥,我这里有点事情,你过来一趟,来酒店的停车场吧,我在车里等你”
  “又有什么事了,我的李少爷?”
  “有个人,你得帮我给他教育一下,告诉他有些事看了得忘的干干净净的,必须给我保持暂时性失忆的状态”
  “明白了,是威胁呗?”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前面,安邦一泡尿没撒出来,又看了点辣眼睛的东西后,回到了酒店的宴会厅里。
  何征,黄连青和连城坐在一起聊天,看见他后,何征贱嗖嗖的说道:“哥,前泪腺啊?尿这么长时间”
  “别提了,厕所里看见点埋汰事,你说这帮西方人玩的是开啊,啥地方都能创造激情出来,这大冬天的连个供暖都没有,在厕所里能搞一场轰轰烈烈的破鞋,也是服了”安邦卦性质挺浓的说道。
  但他一句话说完,发现连城脸色有点不对了,安邦看着她不太自在的眼神,略微有点发懵后,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大冬天的,没有供暖,一场破鞋······”
  曾几何时,在西伯利亚的大雪地里,有一对男女也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工取暖。
  “连城,你怎么忽然来温哥华了?”安邦手插在口袋里问道。
  连城放下酒杯,小声说道:“因为公司的事情,我们在多伦多的公司和德雷克旗下的一个公司,一直都有合作,所以这次他在温哥华开的酒会,我们也属于受邀之,对了,我和他还是乘坐同一趟航班来的”
  安邦皱了皱眉,扫了眼旁边的人群,略微低下身子,轻声说道:“德雷克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你也了解,最好尽量少和他接触,他太危险了”
  连城抬头说道:“在加拿大做生意,你能绕得开地狱天使的范围么?除非你不做,否则很难避的开他”
  安邦顿时语塞了,无奈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个道理”

  这个时候的酒会差不多也快进入尾声了,黄连青抬手看了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走吧?今晚没吃什么东西,连城小姐一起走吧,你和阿邦很久没见了,换个地方大家吃个宵夜,也方便聊天”
  连城摇了摇头,笑道:“不了,公司里还有很多人今晚在等着我,谢谢黄小姐的好意了,改天吧”
  安邦指着何征说道:“给你个任务,当个护花的使者,给连城送回去吧”
  “不用,不用了,我带司机了”连城摆手说道。

  “司机是司机,何征既是你朋友也是你的员工,他不送你,不得怕你给他穿小鞋啊?”安邦扭头问道:“是不,小征征”
  何征无奈的说道:“你俩都是老板,我是个跑腿打杂的,你说我听谁的”
  “听我的,何征去送连城吧”黄连青忽然插了一嘴。
  何征当即十分有眼色的点头说道:“好吧,我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