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6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连青落落大方的说道:“不用管我,我坐了一天的飞机有点累了,你们继续吧,阿邦跟我去行了”
  陈小帅贱嗖嗖的说道:“这么累,那是不啥也干不了了?哎呀呀,那我邦哥肯定得老失望了,眼巴巴的等了多久呢”
  黄连青咬着嘴唇,瞥了一眼安邦小声嘀咕道:“等什么啊?”
  安邦搂着她的腰说道:“啥也别说了,我最近两月换下的丨内丨裤”
  “没出息!”
  两人了楼之后,刘牧顿时“嗷”的一声蹿了“哗啦”一下把桌子的东西推开,说道:“来,我开庄,赌一把哈,三次以的押左边,三次以下的押右面,赌明天早两人起不来床的押间·······”

  “咣当”安邦和黄连青回到三楼的卧室,他眼睛冒着绿光舔着干裂的嘴唇,虎视眈眈的盯着黄连青,脚后跟流畅的踢了下房门。
  黄连青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蹲下身子打开行李箱,拿出睡衣还有洗浴用品,说道:“再急,也等一会,我要把妆卸了你先去洗个澡,臭烘烘的不要碰我”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玩欲擒故纵呢”安邦穿着粗气,眼珠子中喷着火,挪着小碎步就过去了。
  “啪”黄连青拿着睡衣站起来,挡着他胸膛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才四个多月你就挺不住了?以后你和我聚少离多,怎么办?真要是不行了,你还打算给我来个火车道漂移么?”
  “唰,唰”安邦略萌的问道:“什么意思?”
  “出轨!”

  “扯他么犊子,我一腔热血都为你彭拜了,我哪往飘啊······来吧,姑娘”安邦直接一把就给黄连青抱了起来,踢飞了脚上的鞋,就往床上蹿了过去。
  “王蛋,洗漱,洗澡,刷牙,一嘴的臭味你不要碰我”
  “枪已上膛,子丨弹丨必须往外搂了,这都工地上刚下来的,憋不住了!”
  安邦“嗷”的一声就和黄连青滚到了床上,片刻后衣衫尽飞!
  门外面,陈小帅,徐锐和刘牧他们眼珠子嗷嗷绿的趴在门口,你别说这里面有好几个当侦察兵出身的,论听墙角的手段确实别出一格,永孝手里拿着个玻璃杯扣在了房门上,丁建国把一本杂志拢起来架在了耳朵上。

  “别他么挤,轻点,草,小点声,让里面听见咱们几个都他么挨收拾”陈小帅跟条狼狗似的,推着身后面的人。
  “哎,桥爷,你快点的掐表计时,小庄还赌时间的呢,我押五分钟”
  “你就他么埋汰人吧,邦哥怎么说也是兵王出身,身体素质杠杠的,押五分钟你怎么说出来的呢,我赌六分·····**,你咋不得给人准备一分钟啊”
  老桥无语的看着他们,摇头说道:“这帮小子,太损了!”
  屋里,床上。
  安邦蒙着被,喘息着粗气,身下面黄连青眨着萌萌的大眼睛,小声问道:“老公,开始了么?”
  “······”安邦一脸悲愤,眼睛里都转着水了:“已经,结束了,不是,我他么的最近可能是太累了,体力有点不再状态,你等我休息一会,抽根还魂烟的咱俩接着再战江湖!”

  黄连青咬着嘴唇说道:“能行么?”
  “你好好说话,把个么字给我去了”安邦咬牙说道。
  外面,走廊里趴在房门上的几个人,一片鸦雀无声。
  老桥狐疑的问道:“干啥呢,继续啊?”

  陈小帅眨着无知的小眼睛,呆呆的说道:“里面完事了”
  “别他么扯犊子,衣服可能都刚脱下来,你就说完事了,这不是骂人呢么”
  “叔,真的,邦哥真缴枪了”永孝憋了半天,说道:“好像是刚搭上边·····就那个什么了”
  “小孝说的话肯定不能撒谎,我,草······那还不走,你们等啥呢?让安邦听见你们在外面,我他么都怕他拿枪给咱们都突突死了,这会被灭口的啊,拉倒吧,我可不和你们扯了,别因为一个赌局再给自己小命搭这里,你们玩吧”老桥反应的嘎嘎迅速,赶紧手插在口袋里一溜小跑就走了。
  “还听下一场么?”陈小帅弱弱的问道。
  “保命要紧,我宁可不押了,桥爷说得对,这种事要漏了你都容易被碎尸了,我也走了”刘牧也是,直接转身迅速离开。
  没过片刻,门外面的人都一哄而散了。

  说男人一二三买单这种事,就跟你管一个女人叫肥婆的杀伤力差不多,对方要是知道了,不说给你来个满清十大酷刑,那也能给你鞭挞而死,总之这是不能露光的,否则性命堪忧。
  午夜之后,安邦和黄连青依偎躺在床上,这已经是梅开二度之后了。
  “我来之前,爸爸有件事,想让我和你商量商量”黄连青趴在安邦的胸口上,手指在上面画着圈圈,小心翼翼的说道。
  “啊,说吧”安邦满足的脸上,带着潮红。
  “爸爸说,咱俩的年纪都差不多了,应该要个孩子了吧?”
  安邦略微一愣,寻思了下后,点头说道:“应该的,我都三十好几了,你也差不多到年龄了,咱俩结婚多年了也,之前没要是我这事业不太允许,现在在温哥华稳定了,是可以考虑这回事了”

  黄连青仰着脑袋,问道:“爸说,生下来的第一个孩子,能不能跟我姓黄?第一个,也就这一个,如果是男孩的话他希望可以姓黄,毕竟我们家里就我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姓黄以后我们还可以接着再要,以后都姓安,我,我还可以多生几个的”
  黄连青说话的时候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就跟蚊子差不多了,脸上神情明显挺纠结的,因为这个条件一说你明显就给安邦当成入赘的了,这种事一般男人都太会愿意,更何况已经略微有点身份了的安邦。
  “唰”安邦手托起黄连青的脸蛋,笑道:“你这是和我商量呢?”
  “嗯”黄连青点了点头。
  安邦直接大咧咧的摆手说道:“商量个毛啊,你要愿意,生的孩子全姓黄我都不管,给我家留一个香火就可以了,我那便宜老丈人喜欢,你就可着他来吧”
  “真的?”黄连青顿时惊讶的就坐了起来。
  安邦说道:“你家那么有钱,我儿子姓黄了,以后你爸的家产肯定都得留给他了,这不是白捡钱的事么”
  “啪”黄连青直接撅起嘴唇,在他的脸上印了一口:“我知道,你是说好听的来安慰我呢,你们这些男人对这种事都是很看重的,谢谢你”
  安邦说道:“可能别人是很看重,但我真不一定,我安家上下就剩我一个人了,我真要是在乎传宗接代这种事的话,我也就不会去当兵打仗了,在家老实的娶媳妇生孩子多安稳啊,你在我最为落魄的时候看上了我,我拿我人生最辉煌的一切来回报你,是应该的······来吧,亲爱的······啥也别说了,都在床上,快点造人吧”
  黄连青还在睡觉,安邦瞅了下时间后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穿上了衣服咬着一根烟就推开了房门往楼下走,走下去的时候到了楼梯口,寻思了下后于是故意拉着胯子慢腾腾的下来了。
  “唰”下面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都深色各异的扭头望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