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9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一想鱼小婷正在省城追踪于双城,不知猴年马月才露面,好不容易达成协议的事落实得越快越好,迟则生变,当下毫不犹豫道:
  “我代表她同意,麻烦你尽快签发。”
  樊伟颇为意外:“呃,还是征求她本人意见为好,三次外勤任务不是小事,也许她有不同想法。”
  “有什么比撤销通缉令更重要?没关系的,我替她做主!”方晟霸气地说。
  “行,明天就签,”樊伟略一踌躇,道,“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喔,请讲。”方晟就知道他特意打电话不可能就说通缉令的事。
  “情况是这样,我有个表弟在京都某央企,性格呢过于方正又不喜应酬,觉得不适合在企业混,找我商量是不是到地方谋个差使……”
  方晟有点头疼,暗想最近怎么了,莫非京都居不易?稍有门路的都想离开京都,遂笑道:“不喜应酬恐怕到哪儿都不好混。”
  “我也这么想,他的想法是反正没多大追求,顶多上司不待见不提拔而已,不象在央企影响到业绩、收入等等,还得承受领导劈头盖脸批评,”樊伟续道,“目前他的职位相当于正科,我了解过,一般从央企转到地方任职不会提拔,跟转业军官一样平级调动,职务方面还稍稍压一点,那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他想去的地方是双江……”
  “这几年双江成风水宝地了。”方晟已猜到樊伟想说什么,头大无比。
  果然樊伟续道:“双江的情况方老弟是知道的,宋家完全使不上劲,我们樊家要确保红雨不断进步,凭空塞人进去相当困难。如果于省长肯帮忙打个招呼,只要省委组织部同意接受,京都这边手续不成问题……”

  “要落户省城很难,肖挺书记一直致力于压缩省直、市直机关编制,他是央企转过来,不带编制,所以……恐怕只能退而求之。”
  “这一点红雨也强调过,表弟有心理准备,说省城留不了就在附近,弄个相对清闲的岗位就行。你是组织部长,全市干部编制都在你手里捏着呢。”樊伟带着笑意说。
  此时方晟哪敢得罪他,爽快应道:“只要手续到了省里,我这边不是问题……明天我找二叔谈谈,请他务必帮忙。”
  “有劳方老弟了,”樊伟喜道,“过会儿我把表弟的姓名、基本情况发给你,拜托!”
  放下电话,方晟越来越觉得于家把于道明放在省委关键岗位太英明了,通过于道明,他可以上下贯通,轻而易举办成很多在别人眼里非常困难的事。

  于老爷子果真是举重若轻、擅长大棋局的大人物,方晟觉得自己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反复琢磨,自己接二连三求于道明办事,虽说是于家既定策略,总觉得过意不去,多少总得为长辈做点事吧。吃完午饭驱车来到红河开发区,在日渐繁荣的厂区中间找到小牛新开的美发店,名字挺接地气:牛牛美发中心。
  其时正是午休时间,不少人趁着空隙溜出来理发,也有上完上午班的女工来这儿烫洗染,三间门面的店里坐满了人,还有工人在店附近溜达、抽烟,看来当初建议不错,到红河开理发店利润固然不如省城,但生意火爆得忙不过来。
  方晟怕被工人认出来,没敢下车,开车缓缓从店门口经过,见里面一排七八张椅子都有理发师操作,里间隐隐约约还有人影。
  “小牛听从我的建议开店的,又是我出的钱,怎么说也应该分点红,哪怕打个电话表示感谢呀。”方晟嘀咕道。
  傍晚时分又听到一个好消息,白翎说叶韵已能下床行走,最新检查显示各项指标正常,预计再休养两三个星期就能出院。
  太好了,到时我去接她回双江!方晟高兴地说。
  白翎诧异地说回双江干嘛?
  唔……方晟哑口无言。
  白翎说叶韵的情况与自己当初差不多,负的伤是得到很好的治疗,身体机能也没毛病,下一步还得进行体能等方面训练,逐渐加大身体负荷,看看能最大限度恢复到什么程度。
  摩萨德训练营熬出来的功夫不能搁下,否则太可惜了,以后没准还指望她帮你做事呢。白翎说。
  方晟无奈地说好吧,我承认目前而言她回来也没啥事儿,不如在京都多呆段时间。
  白翎突然悠悠说我和赵尧尧好苦命哟,她在香港帮着照顾鱼小婷,我在京都帮着照顾叶韵,你呢却躺在银山两个女人的桃花窝里,亏心不亏心呐?

  经她提醒方晟幡然想起连续好几周没去京都了,固然有于老爷子警告说换届新方案尘埃未定,少到京都掺和的因素,最主要大概如白翎所说,沉溺于徐璃家庭主妇般的呵护,有点乐不思蜀了。
  这周我去京都看望你们。方晟连忙说。
  白翎说算了,爷爷认为你身份敏感,这个节骨眼上少在京都露面,还是电话联系吧。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方晟暗想。
  回银山途中,突然接到陈皎的电话,背景非常嘈杂,只听他急促地说:
  “在哪儿呢?”
  “银山……”
  “我在双江机场,嗯,还有三个小时的样子,快过来吧,到高铁站会合!”
  “好,马上到!”

  方晟果断应道,心里有个预感,陈皎空降的事大概落实了,之所以把见面地点放到高铁站,说明谈话后他将立即赶赴碧海!
  从京都到碧海有十多个直达航班,陈皎为何特意中途在潇南停留,把方晟叫过去谈话?
  方晟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却一一否定,他所能断定的是,谈话内容一定相当重要。
  来到高大宽敞的高铁站,陈皎已在星巴克占了个好位置。只见他一身休闲打扮,戴着墨镜,眉目间却掩饰不住淡淡的焦虑。

  “我调到碧海了,正式调令明天下达,我提前过去,晚上拜访几位长辈。”陈皎开门见山道。
  “恭喜恭喜!什么职务?”
  “分管农业农村的副省长,”陈皎压低声音道,“暂时别透露,上午刚确定下来。”
  “再恭喜一次!”方晟笑道,“陈兄到底是大内行走,平台好起点高,空降下来便是省部级,兄弟我不知捱到猴年马月呢。”
  陈皎却面无喜色,声音更低道:“此乃无奈之举,这个时候下基层,时机、方式、形势都不对,老实说这个结果我也有点失望……”
  “是啊,前些日子我听到风声还以为能争取到常委,不过没关系,我二叔以副部长身份空降也只是副省长,没过两年就转常务而且进了常委班子,事在人为。”

  “新方案争执未果,就是出于对前途的担忧,家父才临时决定我下基层……”
  “喔……”方晟不免有些奇怪。
  以他对此次换届方案风波的了解,无论内容怎么变对陈常委都没影响。从年龄看,陈常委在划定的红线之内,留任一届绝无问题;从派系看,陈常委与二号首长桑总理同属沿海改革派,意气相投;从形象看,进入顶层领导班子以来,陈常委以开明开放、亲民谦逊的形象获得国内外舆论好评。
  陈皎说得不错,这当口空降碧海的时机不对,假以数日——等换届结束,凭借陈常委的影响一步到位弄个省委常委肯定不是问题。
  日期:2018-07-14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