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12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猛然抬起头来,两只犀利如闪电般眼睛死死的盯着金锋,嘴里发出桀桀冷笑。
  “原来,是你小子!”
  “老祖宗,我早就该猜着了,嘿嘿……除了你这个天生野长的怪胎,谁——还能一眼就认出仇十洲的画儿来!”
  金锋不动声色,平平静静的又点燃一支烟。
  那老头冷哼一声,嘶声叫道:“一个小章子就把老祖宗六个徒子徒孙打得鼻青脸肿……”
  “老祖宗叫你喝母树大红袍,你竟然说老茶不养生!”

  “老祖宗叫人带话儿让你来拜见我,你竟然敢说没空!”
  “给脸不要脸的小崽子!!!”
  “你倒,真是令老祖宗意外啊!”
  金锋神色平和,对那老头的话无动于衷,低垂眼皮,静静说道。
  “不是,每个人都得跪舔你。”
  “跪舔你的人有很多,其中,不包括我!”
  刚才鉴宝金锋打脸所有大师的时候,安庭苇并不在现场,也不知道还发生这么一回大新闻。
  所以听着一老一少的谈话也是摸不着头脑。
  好奇的打量着那老头,用询问的眼色望向金锋。
  却是没有得到金锋的回应。
  老头嘿嘿嘿笑起来,指着金锋叫道:“你小崽子有种。以后都别求老祖宗办事儿。”
  金锋傲然说道:“你,以后也别求我!”
  那老头冷哼一声,狠狠盯着金锋叫道:“那就没老祖宗求你的那一天。”
  金锋冷冷说道:“世事无绝对。”

  “嘿……”
  那老头明显怒了,抄起拐杖就往金锋身上招呼。
  “小崽子,你敢跟老祖宗怼上了?!抽你这个不尊敬老人的小东西。“
  那根黑黑的雷竹拐杖毫无悬念的打在金锋右臂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老头打了一下还没出气,跟着又抽第二下。
  “够了!”
  金锋面色一沉,右手一翻,整个右臂如一头过山风一般,瞬息间缠上雷竹拐杖,手心发力,重重一顿。

  老头的手顿时一麻,虎口张开,雷竹拐杖立马脱手。
  金锋大拇指一翘,拐杖立马调了个头,握在手中。
  “尊敬,是相互的。”
  “不要倚老卖老!”
  金锋冷冷说了一句,轻轻的将雷竹拐杖放在石桌上。
  那老头红扑扑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讶,飞龙双眼精光爆射,死死的盯了金锋一眼,重重的一声冷哼。
  一只手慢慢的搭上拐杖,轻轻握着。
  “小子,没看出来。你还会点东西。”
  “不过,你小子敢跟老祖宗过手,这笔梁子,可算是结了。”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那是你的认为。”
  “既然……你说了这话,那就算结了。”
  “结了,就结了!”
  那老头嘿嘿嘿笑起来,指指金锋,曼声说道:
  “你小崽子,倒想将我的军。”

  “忒小看老祖宗我了……”
  “嘿嘿……”
  这当口,老头的生活助理中年男人带了一个人过来,却是刚刚在鉴宝现场被金锋打击得不要不要的孔凡勤。
  孔凡勤到了石桌跟前,第一个看见的就是金锋,当下就没了好脸色。
  等到安庭苇提出《孤山春江图》的质疑以后,孔凡勤瞬间就暴走起来。

  嘴里冷笑迭迭,面色阴森沉沉:“安总,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奉劝安总一句,不要相信某些人的判定。有些人,狂得了一时,狂不了一世。”
  这话明显冲着金锋来的。
  金锋却是面不改色,都不带正眼瞧孔凡勤的。
  安庭苇轻柔从容,轻声说道:“孔大师,世事无绝对,你……”
  孔凡勤硬生生打断了安庭苇的话。
  “不用再说。这幅《孤山春江图》是赝品无疑。”
  “安总早先也看见了,这画除了我之外,还有我的师兄以及王振虎王大师三个人交叉鉴定,最后得出来的结论。”
  顿了顿,孔凡勤冷笑说道:“就算安总信不过我和我师兄,但王振虎王大师……安总总该信得过了吧。”
  “王大师,那可是夏老的亲传弟子。”
  安庭苇怔了怔,面色沉静,淡淡说道:“金先生说这幅画是对的。我相信金先生的判定。”
  “既然孔大师坚持这画师赝品,我也不勉强。”
  “这幅画是安家献给老太爷的寿礼,赝品我们不会拿出来,也丢不起这个人。”
  “我会再请其他大师对这画做新的鉴定。”
  声音平和清淡,但语气却是柔中带刚,女王级的总裁风范在这一刻凸显的淋漓尽致。
  孔凡勤微微一愣,随即冷笑出声:“安总这是想以财压人咯?安家千亿级的大财团拿了个赝品出来,还有理了?”
  “奉劝安总一句话,在神州,我们几个鉴定过的东西,其他人……还真不敢再给安总看画。”
  安庭苇玉脸顿沉。
  金锋端坐在石凳上,轻轻点燃一支烟,沉声说道:“什么时候,古玩行里也有黑社会了?!神州那么大,你们陈家把天都遮了?!”
  孔凡勤面色一变,冷笑迭迭:“你不信,大可以去试试。”
  金锋冷哼一声。
  还没说话,一边的老头却是勃然变色,指着孔凡勤破口大骂起来。
  “你个狗东西小兔崽子什么眼神儿?”
  “这么大开门的仇英《孤山春江图》,你楞说是赝品!?”
  “陈璞那老东西是怎么教你的?你又是怎么学的?”
  “老几十岁的老东西,这些年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老头这话骂得相当难听,不但骂了孔凡勤,就连孔凡勤的师父陈璞都骂捎上了。
  孔凡勤那叫一个气呀。
  短短半个钟头内,被一老一小连着骂了自己跟自己的师父,这份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面色铁青,怒视那老头,嘶声叫道:“这位老爷子,你年长是老辈骂我没问题。但你不能骂我师父。”

  “我师父年纪不比你小,身份地位在古玩行里,也是数得着的。”
  “瞧你老也是琅玩行的老人,规矩你应该懂。”
  那老头却是冷笑出声,眯着眼睛,显然动了真怒。
  “你跟老祖宗我讲规矩?你算个什么东西?”
  “老祖宗,我就是梨矩!”
  孔凡勤嘿嘿冷笑,轻蔑的看了看那老头,大刺刺的叫道:“老人家,你年纪大了,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在这古玩行里,我师父陈璞,才叫规矩。”
  那老头立刻暴走。
  这时候,孔凡勤又叫道。
  “看你是老人,有句话还是得奉劝你,做人,积口德。免得将来……报应给下一代。”
  听到这话,金锋嘴角上翘,点上烟,淡淡的吞云吐雾。
  一边的老头啊,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狠狠的瞥了金锋一眼。
  忽然间,老头笑了起来,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好字来。
  “有种,忒有种了。”
  “很——好!”
  “孔……大师是吧……咱们就事论事,我这个老不死的倒要请教了……”
  老头正色说道:“这幅《孤山春江图》他怎么就是假的了?”

  孔凡勤冷笑迭迭,曼声说道:“老人家,你老眼昏花,说专业了你也不懂。”
  “这画他什么地方都是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