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3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得出来,张天师与李老会长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但经此一事,两人之间难免有了隔阂。
  想到此处,我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莫非南宫真正的用意并非在仙缘一事之上,而是想要造成玄学会与道教不和。山海界之事之后,即便玄道两家想要诛杀巫族,届时也无法如往日般毫无芥蒂。南宫这般手段,着实高明。
  此时张天师听完崂山掌教的言论,心中似乎作出了决断,脚上迈着步子,朝着我们走来。数秒之后,他便站定在李老会长身前,轻声询问道,“本座也不追问先前李老为何不将此事告知于我,眼下本座既然已经得知。便只好觍着老脸向李老讨要一番了。”
  说罢,原本站在玄学会之中的蓬莱之主也走了过来,朝着李老会长与张天师拱拱手道,“老夫早年在龙门观打醮,归根结底也算是道教中人,既然此时关乎道教小辈们的利益。老夫也须为小辈们争取一番,还望李老慷慨。”
  眼下蓬莱之主也站了出来,想必李老会长定不会无动于衷,孰大孰小心中应有了权衡。何况,此事耽搁下去,恐会误了开启山海界的时辰。

  不到数秒,李老会长的脸上便显露出一丝笑意,朝着身前的两位老者说道,“老夫年岁大了,倒是疏忽了此事。既然天师与陈老出面,老夫便应了此事。”
  说罢,他便扭头看向身侧的韩稳男。示意他将那半颗女娲石取出。
  面对李老会长这般存在,韩稳男显然有些惧怕,但他身为韩家家主,此时又关乎性命,但凡有一丝希望,还是要力争一番的。
  片刻之后。韩稳男忽而单膝跪地,朝着三位老者拱手道,“女娲石之事,非但关乎在下性命,更维系我韩家兴衰,还望前辈们给个机会。”
  事到如今,韩稳男仍在坚持,我见此情形也不由叹了口气。

  于他而言,家族之事远胜于自身利益,但区区韩家在玄学会中并非显贵,哪怕韩家所依仗的西城山洞天,在眼前这三位人间至尊面前,恐怕也如蝼蚁一般。若韩稳男硬要忤逆他们的话语,不肯交出女娲石,恐怕今日整个韩家都会有大难。
  将问题抛给我后,祭祀恶灵便转头走到了一旁,而我则是吸了口气,抬脚走到了小金身旁。
  我不知道小金身上担负着何种使命,在我心中,他只是那个不爱说话、对世事懵懂不知的孩子。
  “小金。”

  我开口叫了他一声,小金却没有转头看向我,只是身上微微动了一下。
  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没有太多时间,所以只能苦口婆心的将目前局势说了一遍,还告诉他说,不管他是出于何种原因,只要开口告诉我,我们总能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来解决此事。
  但任凭我如何说,小金都不回话,甚至依旧没有转头看我,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
  足足一刻钟过去了,四周之人已经明显有了焦躁,连老会长和张天师他们也频频皱眉向这边看来。
  最终还是祭祀恶灵又走了上来,伸手拉住了我,摇头道,“此事已无周转余地,你先退回去吧。”
  我心中不甘,还想继续争取,祭祀恶灵却又道,“太岁一族,向来不问世事,但有所动,是必族内决议,你是不可能劝动的,他也不可能会让步。”

  说完,他不等我再说什么,抓着我的肩膀,带着我倒飞出去,转瞬便到了先前的位置。我才刚落地,李老会长和张天师还有那蓬莱之主陈老便到了小金身前,眉宇之间夹杂着些许怒气。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打算与小金动手了。祭祀恶灵将我带回位原,显然是不想让我插手此事,并且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小金的实力我并不知晓,但当初他变成本体之后,轻而易举便将燕南天的阳神斩杀,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此时三位半步霞举之人联手对付他,可想而知,单凭他们其中一人肯定是没有十足把握将小金斩于马下。
  此时我心中唯一期盼,也只是小金的实力高绝,能抵挡得住这三个人了。至于开门一事,说实话,我并没有现场其他人那般狂热。

  当然,这只是我心头推测,实际上对小金的修为,我也并不知晓。沉默片刻之后,我开口询问祭祀恶灵,他却摇了摇头,“巫道二炁皆来自太岁一族,仅凭他们半步霞举的修为,一人之力,自然不是这太岁的手对,但三人联手之下,太岁没有胜机。”
  听到这话,我心里又是一沉。没有胜机……我又追问,“若他逃走呢?”
  祭祀恶灵转头看了我一眼,“若他会逃,又何必出现?”
  我沉默下来,心底已然绝望。
  跟方才韩稳男不同,针对韩稳男的,只是老会长一人,我尚可利用自己的身份,借用南宫和祭祀恶灵的威慑。可此时小金,面对的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

  我不知所措之时,小金看着逼近的三人,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临近。不过,他倒也没有生出一丝惧怕之意,眼中反倒是燃烧了战斗的怒火。只见他举起双臂,仰天长啸,半空之中生出一道惊雷。雷电之力落在小金的身躯之上,只是数秒,小金便变化成金色太岁模样。
  那数十丈的高度,一层看似坚不可摧的皮肤,看得众人一阵惊呼。周围的绝大多数人,兴许此生都未曾见过这太岁模样,眼神之中难免透着惊讶。
  倒是李老会长三人却是淡定许多,见小金已经化成本体,也没有丝毫耽搁,飞身而上,将小金紧紧围在中央。小金见此,不由分说率先发难,扭转着脑袋甩出头皮之上的毛发朝着三人摔打而去。这乃是小金的寻常手段,当初不少修行之人死于发辫之下。这三人似乎也意识到这发辫的威力,倒也没有硬接,而是扭身躲过了小金这一击。
  当身子站稳之后,三人手中皆是生出一股道炁。那三股道炁齐奔着小金的脑袋而去。不过这金光并未直接攻击小金,而是从他头顶越过,几束金光连成一处金色的牢笼。
  这般冲举之人的手段,我还从未见过,倒是觉得新奇,看上去也着实有些不凡。金色牢笼形成之后,那几人也并未闲着,而是盘腿坐地,双手结成剑指,朝着那牢笼不断注入道炁。

  当所有人都在惊叹这般手段之时,牢笼之中的小金终于是有了动作。只见他双手之上巫炁大作,朝着身前的光柱一掌便拍了过去。只见,那些光柱在小金的巴掌落下之时,竟突然分出好几股道炁能量幻化成绳索模样,将小金的手腕死死的缠住。
  此等情况,似乎也超出了小金的预料,他想要将手掌从道炁绳索之中抽离出来,可他一用力,那绳索似乎越发的紧了。此时小金的面色颇有些阴沉,但并未有一丝惊慌,看来他还有应对之策。
  刚想到此处,小金胸膛一鼓,张开大嘴,口中吐出万千金芒,朝着那道炁绳索奔袭而去。两者触碰之际,只听一声脆响,那道炁绳索便碎裂开来。那万千金芒并非只攻击那绳索,周围几股道炁光柱皆未能幸免,也随之脆裂开来。
  周围之人见此一幕,又发出一声惊呼,面色呆滞似乎没有料想,这三人半步霞举之人的手段竟会被小金这般轻易化解。而我也是首次见到小金这般手段,其威力着实有些骇人。

  日期:2018-06-0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