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1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绢本和绫本都是丝绸织物,在没出现纸张之前,古代的绘画和书法以及各种史料的记录都是在绢本和绫本上完成。
  纸本的字画保存时间比起绢本来说要差一些,因此在明清以前,很多的字画都是绢本所做。
  一是绢本画效果非常好,二是装裱之后保存的时间也非常久。
  眼前的这幅画还没打开,金锋就从露出来的一小卷的背面认出来,这是一幅明早期的绢本画。

  绢本有些发黄发暗,这是长年的沉淀和岁月的磨砺。
  凝聚最大目力,完全能清晰的看到绢本的材质和双丝线的织造结构。
  视线移动到裱轴上,金锋微微一愣。
  裱轴是木质圆条,时间的侵蚀使得木质轴条已经黑得不成样子。

  轻轻一摸轴条,金锋嗯了一声。
  这是檀香木的画轴轴头,非常少见。
  檀香木在神州只有天东省与宝岛才产,也是少量,属于比较珍贵的木材之一。
  在古代,檀香木可是数一数二的画轴轴头不二之选。
  因为檀香木有奇香,能辟湿气能驱虫,且开闸有香气,保存时间非常的久。
  在古代,除了用一系列的名贵木材做轴头之外,还有用玉、有牛角、用其他物品做画轴。
  但最好的还是名贵木材,因为一个好的画轴能更大限度的保护好画卷。
  看到轴头是檀香木的时候,金锋嗯了一声,不是肯定,而是现出一抹困惑。
  绢本的年代是明朝早期,而檀香木却是在明中期,这幅画……
  有些问题。

  “安总,这画什么来路?”
  听到金锋的询问,安庭苇轻声说道:“我父亲同他老战友那里换的。”
  “他老战友祖传下来,那些年被撕成了几瓣,后来找人修复。”
  “五年前,他儿子要买房,就把这画卖给我父亲。”
  “我父亲用魔都一套房换了这幅画,也算是尽了战友情。”
  金锋点点头,扯了两张纸巾擦拭干手心的汗渍,轻轻取出画来放在桌上,拆开丝绸包巾。
  这是横轴画卷,样式和规格虽然跟金锋的预想有些差别,但真伪还得先看了再说。
  右手垫着纸巾,轻轻摁在一只画轴轴头上,左手往左,轻轻的一拨。
  画卷就这么轻轻的打开了十公分。
  眼前是一片留白空白,绢本颜色底色是绫本,泛着规整的点点银光。
  绫本本身是很柔软的材质,一般都是用来做绢本和纸本的装裱。
  绫本也是有画匠画师在上面作画的,但很少有保存下来的。
  倒是在两汉时期的大墓里有过绫本画卷的出土,却是烂得一逼,完全没修复的可能。
  头层绢本,底层绫本,绢本是明代早中期的,大开门没得说。
  十厘米的留白处却有些让人不解,于是,金锋左手再次往左滑动了五公分。

  一个浅浅淡淡的画面出现在金锋眼中。
  那是一处河边的一角。
  一股扑面而来的巍峨遒劲映入眼帘。
  两棵树歪歪斜斜的长在河边上的峭壁半腰,森森然然,配上瘦骨嶙峋的山崖怪石,一下子就把人带进了这幅画卷之中。
  怪石之上,浓墨重重,突兀大起大落,看得人一阵心悸。
  两棵不知名的野树歪歪斜斜,却是遒劲自然,树上的针叶宛如一根根尖针,跃然纸上,犀利非凡。
  看到这里,金锋已经不用再下去了。

  左手一动,轻轻卷回画卷。
  忽然间,一道暗金色的光芒闪入金锋眼帘。
  一根乌黑的拐杖轻轻的搭在了金锋的手臂之上。
  “嘿嘿,小子,那么好的画不多瞅会儿?收起来作甚?”
  安庭苇闻言一怔,偏头一看。

  只见着,石桌左边、金锋对面一米之外,一个特制的轮椅之上,坐着一个仙风道骨般的老人。
  那老人雪白的银发根根竖立,宽阔的额头,弥勒佛般的大耳,白眉如雪,红光满脸如同个老仙人一般。
  满是老人斑的右手逮着一只样式古怪的黑色拐杖。
  阳光下,黑色拐杖泛出丝丝的紫金光芒。

  最为奇特的,是老人的眼睛。
  一双飞龙眼大而有神,虽然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但那双眼睛却是神光奕奕,轻轻眨动间,闪烁洞察世间万物的睿智。
  那老头眼睛斜眼上翻,看了看安庭苇,顿时咦了一声,两眼放光起来。
  拐杖依旧牢牢的搭在金锋手臂上,眼睛直直看了安庭苇好几秒,嘴里露出一抹色眯眯的笑。
  “嗯嗯。尖果儿飒妞儿……”
  “啧啧。大美人儿,闭月差了点儿,沉鱼却是阑了……”

  “前凸后翘屁股大,好生养……”
  “好些年没见着这么俊的水妞儿了嘿!”
  “妙啊!”
  这么赤裸裸的调戏从这个老人嘴里冒出来,让安庭苇一下子沉着玉脸,满面冰霜。
  若不是因为这个老头都坐轮椅了,安庭苇早就一大嘴巴子甩了过去。

  老头看见安庭苇满是冰霜的脸,嘿嘿嘿的笑起来,手指虚空点点安庭苇,桀桀怪笑。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准儿当贵妃的命,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家臭小子。”
  这时候,老头视线移转过来,双目一抬,两道犀利如剑的无形光柱直打金锋。
  金锋依旧保持着低头闭目的样子,对老头的犀利的眼剑浑不介意。
  眼神却是直直的看着眼前的那根黑黑的拐杖,心里涌起一阵波澜。
  “雷竹!”

  这时候,那老头曼声叫出声来。
  “小子。收画作甚?”
  金锋低着淡淡说道:“看过开头,足够。”
  老头脸色微微一滞,嘿嘿一笑,曼声说道:“只看开头就知道这画的后面了?”
  “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儿?”
  金锋冷冷清清,淡淡回应:“还行。”

  夏鼎嘿了声,左手食指抬起来,轻轻往金锋的方向一指。
  轮椅背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低眉顺目的推着夏鼎走到了石桌旁边。
  “哟嗬。口气不小。”
  “你倒是说说,这画后面画的都是甚?”

  金锋淡淡说道:“不用再看都能猜出来。”
  听到这话,那老头好像来了点兴趣,眼睛眯起了:“刚你开画儿那手功夫老祖宗我远远的就瞅着了。”
  “手法还对。我说,你,真能猜到后面画的甚?”
  金锋垂下眼帘,曼声说道:“别人不行,我能!”

  话语之中豪情盖天,傲气腾腾,令人心悸。
  那老头眼睛眯得更细了,嘿嘿笑说道:“有点儿意思……”
  “小子。今儿老祖宗我还真要考考你了。”
  “你今儿把这画说出来,老祖宗我有赏。”

  金锋左手慢慢抬起来,将压在自己手臂上的拐杖弹开。
  右手轻轻一动,立刻卷好了轴画,轻描淡写的说道:“不用你老人家赏。我要的,没人给得起。”
  老头嗯了一声,桀桀笑起来。
  “口气倒是不小。有点儿意思。”
  “嗳我说,你小子该不会故意在美妞儿跟前儿装逼的吧。”
  安庭苇玉脸很是难堪,金锋顿时脸色一沉,冷冷说道。
  “这是明代中期的绢本,质量差绢帛稀,稀如罗纱,粗如夏布。”
  “由于这种绢太稀不易着墨,所以当时的书画家往往先将其托上纸,然后再进行书画创作。”
  “在明中期,有很多落魄画家都用的这种绢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