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99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很爽快:“行,有机会我一定送他两瓶好酒。”
  波琳娜说:“要点得着火的哟。”
  萧剑扬噎了一下:“你们怎么都喜欢喝这么高度数的酒?”
  波琳娜说:“因为低于这个度数的在我们眼里根本就不能算酒,懂?”
  好强大的理由,萧剑扬彻底服了。
  整理好行装,大部队就这样出发了。萧剑扬、波琳娜、安德烈、维克斯等个组成尖刀小队在前面开路,大部队在后面跟进,避开人烟稠密的大城镇,尽量挑山高林茂、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吃饭喝水就地解决,解决不了的就啃干粮,风餐露宿,不时还要跟不开眼试图攻击他们的乌干达武装爆发几场小规模的战斗,大家就这样走走停停,朝着肯尼亚挺进。
  而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阻力也越来越大了。乌干达-肯尼亚边境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冲突频频爆发,这些地头蛇对任何进入他们地盘的势力都毫不客气,古巴军团与他们之间的流血冲突变得越发的频繁,死伤在所难免。以古巴军团之剽悍善战,在那些地头蛇的疯狂撕咬之下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付出了五十多人伤亡的惨重代价才算闯过了这片充满敌意的土地,进入了肯尼亚。
  肯尼亚领土面积达到五十八万平方公里,北与埃塞俄比亚、南苏丹共和国接壤,西与乌干达交界,南与坦桑尼亚相连,东南濒印度洋,在非洲这种玩自驾游一天能穿越好几个国家的鬼地方,这样的块头算得上是重量级选手了。不过肯尼亚适合居住的地方并不是很多,沙漠和半沙漠地区占全国领土面积的百分之五十六,除了沙漠和半沙漠地区之外还有大片稀树草原,很多部落生活在草原上,靠放牧和狩猎为生。此外肯尼亚还划出了大片大片的野生动物保护区,禁止狩猎,肯尼亚的野生动物在保护区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怎么样,听着不错吧?
  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国家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得令人害怕。刚刚独立的时候,肯尼亚在非洲还是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开国领袖肯雅塔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即便是非洲的战神奥巴桑乔、有着“雄鹰”之称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等等这些风云人物在他面前都得以小辈自居。在肯雅塔统治其间,肯尼亚的经济保持着较快的速度,原本一团散沙的肯尼亚各部族被团结起来,捏合成一个整体,通过大力发展工业、农业和教育,迅速从一个异常松散的部族制国家变成了一个近现代国家。然而当肯雅塔死后,他生前的得力助手莫伊当选为总统,这种良好的发展势头戛然而止。莫伊是个极端保守主义者和独裁者,他执政之后开始闭关锁国,几乎中断了和所有国家的外交、经济关系。肯尼亚并不是第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在它之前,清朝搞过,红色高棉搞过,很多国家都搞过,而实行这种政策的国家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肯尼亚也不例外,在莫伊的封闭式统治之下,经济发展陷入了可怕的停止,教育基本没人提了,因为莫伊总统不感兴趣,整个肯尼亚在莫伊执政的岁月里没有任何波澜,哪怕是坟墓都比这个国家要热闹一点。

  “我还是头一回发现,原来文明不仅会陷入停滞,还会飞速倒退的。”穿越肯尼亚稀树草原的时候,萧剑扬看着拿着弓箭在草原上寻找羚羊的基尤库人,不禁感慨。
  波琳娜说:“如果你们中国也出了莫伊这么一个奇葩,倒退得只会比肯尼亚更快。”
  萧剑扬说:“那倒是,但愿我们国家永远不要出这样的奇葩了!”
  基尤库人是一个异常剽悍、勇敢的民族,二战结束之后,正是他们发起“茅茅运动”,无数基尤库猎手拿着原始的弓箭、标枪,向刚刚打完了二战,浑身硝烟味尚未散尽的英军发动攻击,袭杀每一个他们遇见的白人,最终让英国殖民者死伤惨重,不得不撤出了肯尼亚。在肯尼亚独立之后,基尤库人成为肯尼亚的主体民族,基尤库士兵是肯尼亚国防军的主体构成部分。然而,莫伊执政之后基尤库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由于经济陷入长时间的停止,很多基尤库部族不得不离开城镇,回到沙漠和草原,重新过上刀耕火种、放牧狩猎的生活。在穿越稀树草原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这些猎手手持弓箭长矛健步如飞追赶羚羊、角马的剽悍身影。他们强悍的体魄甚至让很多古巴海军陆战队员也自叹弗如————年轻的基尤库猎手能够靠双脚追死羚羊!简单的说就是十几名猎手轮流上阵,不停地追赶,不让羚羊有休息的机会,直到把羚羊活活追死为止!跟他们相比,什么百米飞人简直弱爆了!

  古巴军团尽量不去招惹那些凶悍好战的基尤库人,每路过一个部族就拿几支枪和一些弹药去跟当地部落长老交换猎物打打牙祭,能换到最好,换不到也就算是白送给人家了。倒不是他们真的怕了基尤库人,实在是没有必要去惹这个麻烦。而基尤库人也挺好说话,经常拿出刚刚猎杀到的角马或者珍藏的动物皮毛跟他们交换,甚至邀请他们到自己的部落来作客,有二十几名基尤库猎手大概早已厌倦了这种乏味透顶的、死气沉沉的生活,加入了古巴军团。部落长老也没有什么异议,反倒举行相当隆重的仪式,欢送他们的猎手加入古巴军团,踏上征程。对于非洲这些贫困不堪的部落来说,去当雇佣兵不失为一条脱贫致富的路子,有时候一名雇佣兵寄回的钱能养活一条村的人。

  但是另一支东非著名的游牧民族————马赛人就没有这么好相处了。跟基尤库人不一样,马赛人并不狩猎,也不耕作————甚至鄙视农耕。他们从不狩猎,也不吃野生动物,以放牧牛群为生,牛群是他们最重要的、或者说是唯一的财产,拥有牛越多的人就越富,草原上经常可以看到手持弓箭长矛甚至AK步枪放牧自己牛群的马赛人。看到马赛人赶着牛群从附近经过的时候千万不要伸手去数他的牛有多少,否则必定会招来一顿毒打,在马赛人看来,数他们的牛属于觊觎他们财产的行为,揍死你没商量。这个民族顽强地坚守着自己的传统,对现代工业民族充满敌意,古巴军团几百号人从草原上经过,想不引起他们的注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双方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一度演变成兵戎相见。马赛人用他们高价从军火贩子手里买来的56式半自动步枪和AK-47,以及传统的弓箭长矛对抗着古巴军团,前者对古巴军团来说还没什么,后者就有点麻烦了。马赛人的弓箭看上去很粗糙,很不起眼,但是射得又远又准,找一根笔直的树枝削至光滑,削尖一点淬上毒药,另一头夹上一片树叶充当箭羽,一支箭就算大功告成了,一边战斗一边制造箭枝一边射,几乎无穷无尽。那箭的杀伤力可以无视,但是箭镞上的毒药却要命得很,几乎是中者必死,马赛族战士利用黑暗的掩护悄无声息地接近古巴军团的哨兵,然后给那哨兵一箭,立即撤退,靠双腿去追根本就追不上,碰到这样的对手,还真是够头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