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9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位都是不世出的大修士……董先生,韩先生,劳烦你们展现一下艺业,让本王这女婿长长眼力……”
  “尊殿下的王旨”那个叫做赛徐福的修士站了起来,对着赵王行礼之后,猛的冲着天空中喷出去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火球在半空中炸开,无数的火花在半空中形成福如东海四个大字。
  随后小应真也喷出一个火球在半空中炸开,形成寿比南山四个大字。这时候,听着一边小任叁说出来这个字之后,百无求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今天谁过大寿?”
  归不归没有理会胡说八道的百无求,嘿嘿一笑之后,冲着两个修士拍了拍手,说道:“好手段,就是徐福、席应真也不过如此了。不过他们俩都是老朽之辈,两位大修士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术法,再过几年便不是什么赛徐福、小应真了。而是赛董坤、小天真了……”

  归不归是成名已久的大修士,能有这样的人称赞,两个修士都是喜出望外。当下赛徐福对着老家伙行礼,说道:“大修士您谬赞了,我们兄弟俩还远远不到徐福、席应真这样大人物的地步。能有他们十分之一的本事,我们俩做梦都能偷笑出来。”
  “小兄弟你这就过谦了,依着老人家我看,再有个十年八年你们俩就能超过徐福、席应真。”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看着你们的术法精奇,不知道拜在哪位高人的门下?谁那么有福气,能收下你们二人为徒?”
  董坤、韩天真二人的术法同根同源,一看便知是是一脉相承。当下,小应真走过来说道:“我们哥俩拜在昆仑术士蒋博源的门下,在师父驾前学艺十五载。刚刚下山便被赵王殿下慧眼识珠,招为护卫。我们俩赛徐福、小应的真名号还是师父亲自起的,他老人家常年居住在昆仑山不问世事。如果我们师父下山的话,天下术法大家的排名恐怕就有有些修改了。天下术法第一人非我家师父莫属,然后才是徐福、席应真这样的人物……”

  董坤、韩天真的术法在吴勉、归不归的眼里不值一提,这样的控火之法就算是火山的徒孙也能施展的出来,而且还更加的绚丽夺目。被归不归夸了两句,这二人有些找不到北。原本对自己的术法并不自信,现在听到这位久负盛名的大修士夸了几句。他们俩心里已经开始飘飘然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找王赵谈谈,要加点酬劳了……
  这时候,赵元昊对着吴勉说道:“女婿,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怪我。本王也是爱女心切,你们俩大婚之时已经颇为不顺,还惊动了皇帝和满朝文武。后来你又把文君悄悄地带走,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身怀六甲。你也是马上就要为人父的人,今天本王的心情,再过十余年你也要经历一次。”
  吴勉冲着自己老丈人笑了一下,随后破天荒的给赵元昊斟满了一杯
  归不归没有理会胡说八道的百无求,嘿嘿一笑之后,冲着两个修士拍了拍手,说道:“好手段,就是徐福、席应真也不过如此了。不过他们俩都是老朽之辈,两位大修士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术法,再过几年便不是什么赛徐福、小应真了。而是赛董坤、小天真了……”
  归不归是成名已久的大修士,能有这样的人称赞,两个修士都是喜出望外。当下赛徐福对着老家伙行礼,说道:“大修士您谬赞了,我们兄弟俩还远远不到徐福、席应真这样大人物的地步。能有他们十分之一的本事,我们俩做梦都能偷笑出来。”
  “小兄弟你这就过谦了,依着老人家我看,再有个十年八年你们俩就能超过徐福、席应真。”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看着你们的术法精奇,不知道拜在哪位高人的门下?谁那么有福气,能收下你们二人为徒?”

  董坤、韩天真二人的术法同根同源,一看便知是是一脉相承。当下,小应真走过来说道:“我们哥俩拜在昆仑术士蒋博源的门下,在师父驾前学艺十五载。刚刚下山便被赵王殿下慧眼识珠,招为护卫。我们俩赛徐福、小应真的名号还是师父亲自起的,他老人家常年居住在昆仑山不问世事。如果我们师父下山话的,天下术法大家的排名恐怕就有有些修改了。天下术法第一人非我家师父莫属,然后才是徐福、席应真这样的人物……”

  董坤、韩天真的术法在吴勉、归不归的眼里不值一提,这样的控火之法就算是火山的徒孙也能施展的出来,而且还更加的绚丽夺目。被归不归夸了两句,这二人有些找不到北。原本对自己的术法并不自信,现在听到这位久负盛名的大修士夸了几句。他们俩心里已经开始飘飘然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找赵王谈谈,要加点酬劳了……这时候,赵元昊对着吴勉说道:“女婿,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怪我。本王也是爱女心切,你们俩大婚之时已经颇为不顺,还惊动了皇帝和满朝文武。后来你又把文君悄悄地带走,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身怀六甲。你也是马上就要人为父的人,今天本王的心情,再过十余年你也要经历一次。”

  吴勉冲着自己老丈人笑了一下,随后破天荒的给赵元昊斟满了一杯酒,随后敬了自己老丈人一杯酒,两个人一饮而尽。
  看着吴勉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百无求一脸惊讶的对着归不归和小任叁说道:“你们俩见到过他这样过吗?老家伙,老子实在想不起来你叔叔什么给别人倒过酒了。话说老子都想不起来他给没给过自己倒酒……这太阳明早要打西边出来。”
  “别说你了,老人家我都没有见过。”归不归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之后,看到赵文君来过亲自给自己的父亲、夫婿倒酒,却被吴勉一把将酒壶拿在怀里。对着自己的妻子说道:“没有几天你就要生产了,不要乱动。需要什么说一下,我来做就好。”
  看着吴勉、赵文君看着对方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赵元昊说道:“你养了一个好女儿……”
  这顿酒宴原本要持续到深夜,不过吴勉担心自己的妻子幸苦。吃喝了一个时辰之后便草草的结束,吴勉搀扶着赵文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赵元昊去了自己以前的卧室休息,归不归给赛徐福、小应真找了客房休息。随后他和百无求一起,守在吴勉、赵文君房间前面的凉亭当中。

  他们几个已经商量好,在赵文君生子之前,都要守在这里。在凉亭里面坐下之后,百无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那俩赛徐福、小应真的术法真的很了不起吗?怎么老子看着和大街上连杂耍的差不多呢?”
  “那要看哪个杂耍的了,就好像吕留仙那次买艺。赛徐福、小应真再修炼一百年也到不到他那个程度,而吕留仙再修炼一千年,也到不了老人家我、吴勉这样的程度。现在知道他们俩和我门之间的差距了吧?”
  日期:2018-08-0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