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9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你是‘名器’。”
  “不完全是,”徐璃自信地指着客厅摆设,“因为这是属于我俩的家,而不是打一枪换个地方的酒店,在家里你才会真正放松,享受老婆的全方位服务。客官,今晚需要什么服务?”
  方晟忍不住大笑:“泰式按摩全套,外加日式体位。”
  徐璃又露出狐媚一笑:“好的,客官……”
  第二天上班方晟直接赶到姜姝办公室听取汤主任的回报,许玉贤也有临时安排,两人没碰到头,许玉贤想说的事经两天打岔就忽略过去了。
  其实不是小事,但刚开始看起来确实微不足道。如果告诉方晟,以方晟的警觉肯定会未雨绸缪,不会引发后来一系列事件。

  事由是:红河管委会办公楼立项经市常委会通过后,尽管后面还有一系列手续,只是时间问题。陈景荣已着手相关准备工作,而第一个问题便是地皮。
  陈景荣要求大楼矗立在开发区中心地带,从而涉及到柏丽欧持有的一块地皮。两年前慑于方晟的高压态势,柏丽欧虽有冯卫军为后盾,不得不按要求交纳诚意金,在序时要求到来之来找了家木板加工厂进行合作,好歹应付过去。
  盖楼前陈景荣悄悄找了京都有名的风水师,鬼鬼神神在中心地带转悠了三天,言之凿凿说此乃中间开花紫气东来之宝地,主持者将来前途不可限量。陈景荣铁了心要拿地,派人一打探,所谓木板加工厂纯粹是忽悠管委会,偌大的车间、厂房全部用作仓储木材,根本没有从事过生产,当即翻脸,要按方晟当初制定的补充协议没收地皮!
  冯子奇在京都混的时间长了,知道陈景荣后台是谁,不敢正面冲突,私底下通过省里的老关系找许玉贤打招呼。许玉贤已领教到陈景荣二世祖的脾气,担心他不计后果地蛮干,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圈地的事最好由方晟出面协调。不曾想方晟先是被于道明叫到省城,第二天又跑到市纪委了解苗海虹死因,许玉贤也是事务缠事,两下一打岔,这桩事便疏忽过去了。

  方晟抵达市纪委前特意打电话给范晓灵,她似已恢复过来,淡淡说我现在很好,无须放在心上,得不到的不能勉强,否则会遭来厄运,这会儿我在安排会场,先挂了。
  又打给徐璃,她掩不住笑意说昨晚猜得一点没错,早上送发票签字时给我带了两包碧根果,还主动约我晚上游泳。
  你答应了吗?方晟脑中闪过两个身材姣好的女人穿着比基尼的样子,蠢蠢欲动。
  徐璃说当然答应,比比看谁的身材更好。
  汤主任面对两位常委,比平时拘束很多,规规矩矩照着笔记本回报连夜调查的相关情况:
  一是苗海虹死亡时间是下午三点多钟,当时小区内无人走动,没有目击者;
  二是苗海虹家门窗完好,没有撬动痕迹,室内家具、陈设摆放有序,无打斗和乱翻迹象;
  三是苗海虹生前几个小时内没有与任何人联系;
  四是尸体致命伤为头部坠地造成,身上没有其它伤痕。
  警方综合种种线索认定苗海虹为意外坠楼。
  “昨晚我们走访、了解相关单位和人员,也排查到两个疑点,”汤主任道,“一个疑点是监控问题,警方把小区监控机封存起来上缴市局,夜里我们赶到市局物证室开机时,监控机里的数据已遭到损坏,近三天监控全为空白;二是苗海虹老公一口咬定是他杀,直到现在还不肯处理遗体,坐在县公丨安丨局讨要说法。他最有力的质疑是为什么不让他看监控?”
  姜姝道:“监控的问题,县公丨安丨局怎么解释?”
  “相互推诿,查了七八个小时居然没搞清到底谁下达的命令,市局方面却说从没要求县局送监控,过去没有先例。两名警员已停接受职调查,不过搅到最后恐怕是一笔糊涂账。”
  方晟沉声道:“正常死亡还是他杀,监控才会说真话,所以围绕监控的虚虚实实,核心就是掩盖罪证!这件事纪委要穷追不舍,弄清公丨安丨局内部贪赃枉法的真相。”
  汤主任没吱声,姜姝随即问:“听到方部长指示吗?”
  汤主任吓了一跳,暗想你是纪委书记,我当然只听你指示,连忙说:“好,我立即加派人手,彻查上缴监控问题。”
  “人手紧张的话可以从其它部室抽人,这项工作是重点。”姜姝又叮嘱了一句。
  至此汤主任总算明白外界所说的“组织部纪委是一家”传言的真正内涵。
  回到组织部,方晟叫来常务副部长李根莫,他在组织部二十多年,对全市干部情况了如指掌,堪称组织部活档案。
  “市公丨安丨局领导们跟邵卫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能说是他的什么人,但关键时候打个招呼没问题,这也是政法委特定地位决定的,公检法都不敢得罪他,”李根莫知道方晟与邵卫平有隙,更知道他对苗海虹案子异乎寻常关心,“人命关天,县公丨安丨局不可能随随便便查封上缴监控,肯定得到市局领导授意,这种事司空见惯,但纪委介入调查事情就有点严重了,基层公丨安丨局当然不敢把上级交出来,只能咬紧牙关自己扛。”

  “怎样叫他们扛不住?”
  “职务、编制,”李根莫道,“采取重大过失责任追究措施,不单警员接受调查,队领导、分管局长、局长全部停职,限期把问题交代清楚,否则领导降职或撤职,警员开除,看有谁还敢捂盖子!”
  方晟若有所思道:“这样的话组织部要参与调查,否则没有震慑力。”
  “只要市纪委同意,我们这边可以抽调精干人员协助。”
  “好,你等等……”

  方晟拨通姜姝的电话,三言两语便谈妥,然后道:“这件事麻烦根莫过问一下,落实抽调人员和定期回报制度,及时掌握调查进程。”
  李根莫暗暗心惊姜姝与方晟的关系真是非同寻常,须知此类调查属于纪委职权范围,按说不太希望组织部插手,一是保密问题得不到贯彻,二是有“分功”之疑。但方晟两句话便搞定,姜姝居然毫无异议,说明外界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上午宋仁槿发来短信,诸云林保外就院手续已办理妥当,明天起正式住院治疗,陇山方面帮他选的医院条件还不错,医疗技术也是省一流水平。方晟再次表示郑重谢意。
  好事成双,临近中午时樊伟打来电话,首先强调是保密线路可以畅所欲言,然后说关于撤销对鱼小婷通缉的提议已秘密征求领导层意见,存在一定争议但声音不大,大多数领导认为人材难得,与其任其流落于江湖,不如为己所用,经过广泛讨论最终形成两点意见:
  第一,撤销通缉令不代表恢复职务和待遇,因为鱼小婷擅自脱岗、旷工被原单位开除,因此她获得的只有平民待遇和人身自由;
  第二,从撤销通知下达之日起计算,鱼小婷必须在十年内无条件服从该部门调遣、分配任务三次,当然事先会有沟通,尽量做到自愿。此外十年内她不准进入京都,其它地区没有限制。
  “以上两点就是撤销通缉令的前提,如果她同意,三天内我就签发通知书。”樊伟道。
  日期:2018-07-13 07: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