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9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年代可没有什么工资,都得靠工分,萧剑扬的妈妈还是个十**岁的学生,身体比较弱,干活哪里干得过别人,吃不饱饭就是必然的了。她饿得受不了了,大半夜偷偷溜出来偷东西吃。那时物资匮乏,大家把三瓜俩枣看得比命还重要,这种行为一旦被发现,是要受到非常严厉的处分的,所以她不敢在农场里偷,跑到附近军队开辟的小农场去偷红薯。她的运气也太背了,第一次去偷东西就赶上了萧凯华巡逻————那时他还只是个班长。冷不丁的看到有个人影在红薯地里晃着,他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拔枪,瞄准。不过还好,他的视力相当好,依稀辨认出那是个瘦弱的女子,总算没扣动板机,而是轻手轻脚的摸过去,一下子就把她给逮住了。女孩子吓坏了,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声泪俱下求他放过自己一次,她保证再也不会来偷东西了。萧凯华心软,没有为难她,刨了两个拳头大的红薯给她拿回去填肚子,叮嘱她不要再在晚上跑到这里来偷东西,这是军事管制区,哨兵发现有人闯入是可以当场开枪射杀的。

  然而一个星期之后,在他再一次查夜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子。这次她没有偷红薯,而是坐在田埂上抱着膝盖痛哭,过去一问才知道,她们指导员不是个好东西,昨晚跑到她的房间来要跟她一起睡,她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这下子就闯大祸了,第二天一大早,那个脸上还带着五个指印的指导员便召集大家开会,把她揪出来痛批,说她在干活的时候偷懒,干的活总是最少的,要惩罚她。那个人渣给她的惩罚就是罚她饿着肚子干了一天活,饿得她差点没有昏倒在工地上。到了夜里,她再也受不了了,又跑了出来,溜进军办农场里。不过这次她的运气比上次还要糟糕,饿着肚子干了一天重活,她已经饿得连红薯垄的土都抠不动了,只能坐在那里哭。

  “我……我陪你过夜,你能再给我两个红薯吗?”她哭着问。现在的她只想得到一点能吃的东西,什么都不顾了。
  萧凯华没有给她红薯,而是到厨房里搜罗了大半碗剩饭,再加一块萝卜干,端出去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完,然后把她送回了农场。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在晚上,那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她头发散乱,浑身是伤,像被猎人追逐的小兽一样朝军营逃过来,后面一大群人在追她。军队被惊动了,出去把人拦住,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两个月来她被安排到橡胶园工作。不用说,这又是那位被她甩了一耳光的指导员干的好事,在农场苦,到山上橡胶更苦,那种苦绝不是一个十**岁的女孩子吃得消的。但这个女孩子出奇的倔强,再苦再累也没有向他低过头。后来橡胶园里一个女知青离奇的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整个县都震动了,上头成立了专案组展开调查,而那个人渣指导员第一时间把矛头对准了她,她被抓起来审问,几天几夜都不让睡觉,完全就是往死里逼。幸运的是有人同情她,偷偷把她放了出来,她连夜逃下山,往军营跑,现在她已经不会思考了,只知道那里有个人可能会帮她,逃到军营她还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一次萧凯华依然没有让她失望,顶着巨大的压力把她给保护了下来,连长甚至团长找他谈话向他施加压力都没用,他就是铁了心要保护这个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女孩子。后来事情越闹越大,省委被惊动了,介入调查,折腾了四个多月,总算是把案给破了,还了她一个清白。而她此后一直留在军营里,再也没有离开。
  “就这样在一起啦?”波琳娜听得津津有味,“跟我爷爷和我***故事有点相似哦,我爷爷和我奶奶就是在西伯利亚一座共青城里认识的,然后就有了我父亲。”
  萧剑扬说:“是的,同样的事情你们苏联人都经历过。”
  波琳娜问:“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萧剑扬黯然说:“后来?后来就有了我,再后来,在我十岁的那年,他们离婚了。”
  波琳娜愕然:“离婚?为什么?他们一起经历了那样的磨难,应该有很深厚的感情才对,为什么还要……”
  萧剑扬说:“那一年我们跟越南人狠狠打了一仗,我父亲左臂被高射机枪子丨弹丨打断,身负重伤,伤癒后不久就遇上了大裁军,他的部队被裁掉了,带着我们回了湘西老家。那时正好赶上了知青返城的大潮,我妈妈也要回上海老家去……我父亲是农村户口,是不能跟她一起回上海的,只能离婚了。其实她对我父亲始终都是感激多于爱,她的心始终都是在上海,在她的亲人那边,在穷乡僻壤坚持了十年,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最后我父亲跟她离了婚,把她送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

  波琳娜谓叹:“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你父亲是一个高尚的,像大山一样可靠的人,他是上帝派来守护她的天使,你的母亲……”摇了摇头,说:“我能理解她的无奈和难处,因为我的爷爷那一代人也曾经历过这些,但是说真的……如果是我,我绝不会离开你父亲。”
  萧剑扬苦笑:“那年代,是非对错,又有谁说得清楚呢?”
  波琳娜说:“是啊,那个混乱得要命的年代,很多事情都不能用对与错来衡量。”拍拍手站了起来,看着天色说:“小菜鸟,我们该回去了。”
  萧剑扬也没有兴趣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也站了起来。考虑到她喝了不少,现在心情又不好,他说什么也不敢让她开车,在他的坚持下,波琳娜悻悻地让出了驾驶员位置,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萧剑扬发动汽车,丰田皮卡连蹦带跳的开往古巴军团的临时驻地。不得不说,在挨了十几发子丨弹丨之后,这辆皮卡更破了,一路开一路掉零件,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响,一路咣咣响个不停,也怪热闹的。波琳娜带着醉意唱起歌来,用的是俄语,萧剑扬的俄语不行,但还是从那熟悉的旋律中听懂了她唱的歌。

  她唱的是著名的前苏联军歌,被好几代中国人传唱过的《小路》: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
  没有脚步也听不到歌声
  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
  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这首诞生于苏联卫国战争的烽火之中的歌谣律旋深沉、忧郁而不失激昂,震撼人心,萧剑扬听得入迷,尽量把车开得平稳,一边开车一边听。
  傍晚的阳光洒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
  破破烂烂的皮卡抽筋似的连蹦带跳
  波琳娜沐浴在晚霞之中,神情忧郁地唱着歌
  皮卡打着油屁为她伴奏
  好美的黄昏。
  很多年之后,萧剑扬依然记得那个黄昏的每一个瞬间,记得每一只从车窗前飞过的鸟儿,记得波琳娜那被晚霞染得绯红的脸庞和忧郁的眼神,还有她那忧郁的歌声。她的歌声就跟红酒一样醇厚迷人。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再那么固执,不顾一切地复仇、回国,而是选择留在她的身边陪伴她,这样的话,两个人的命运都会大不相同。
  然而,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跑出去疯了一天,不光什么都没有买到,还惹了一堆麻烦……不出意料的,回到驻地之后,波琳娜挨了科夫曼中校一通臭骂————萧剑扬是外人,不好意思撕破脸皮,但波琳娜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他自然就不客气了。
  日期:2018-08-06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