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4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往哪躲啊?整个加拿大到北美都是人家地狱天使的势力辐射圈,咱们往哪躲啊”安邦瞧着腿上的枪伤,抹着冷汗说道:“这一把真是悬透了,这一点就折在里面了,得回是哥们练过胆子,要不然我一哆嗦德雷克就该下狠手了”
  上过战场打过仗,人的胆气肯定小不了,但战场毕竟是考验军事素质和技术的地方,你但凡会点三十六计七十二变什么的都有可能保住性命。
  但你面对一个黑帮教父的时候,在完全没有摸清他脾气的情况下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他,那赌自己能不能活着,真就有一半得是靠运气了。
  安邦自从父母双亡,吃着百家饭长大到如今,命确实不错,最起码在安邦还没有起步的时候,她黄奶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神经,能够看上他。
  运气这东西真不好说,你一旦起点子了,真是有可能挡不住的。
  “哥,那个天使他答应你了啊?”丁建国眼巴巴的,好奇的问道。
  安邦兴奋的搓了搓脸,挥舞着拳头说道:“草a么的,总算是暂时又能重回蜜月期了”
  为什么要用暂时这个词呢?
  安邦觉得,自己和德雷克能够重归于好这是现在,那往后的事谁能说的清楚啊?
  他们这种合作,就像是站街女身上的那块步,没有利润和利益冲突的时候,捂的老严实了,你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一旦有更大的利益关系砸过来,那块布马上就飘然而飞了,**裸的残酷就呈现在了你的面前。
  回到修理厂的时候,安邦被人给抬着上了楼,永孝和刘牧亲自操刀,给他取弹头。
  “拿块布来,酒精,钳子准备好了,哥,你躺下别动啊,麻药就没有了,一切手术以最原始的方式来吧”刘牧把安邦平躺着放在床上。
  安邦躺下后,陈小帅从外面进来,手里捏着一团东西说道:“来,乖,啊······张嘴”
  安邦下意识的给嘴张开,陈小帅给手里的东西就塞到了他嘴里:“咬住,一会可能有点疼哈”
  “嘶”安邦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感觉自己嘴里的味有点不对,怎么说呢,就好像三伏天里的臭豆腐被放在太阳底下烤了一天的节奏。
  酸臭,外加还有点呛眼睛!
  “呜呜”安邦喉咙里呜咽了几声,但嘴没办法开口说话。
  刘牧没听懂,还以为他是让自己快点呢,朝着旁边的老桥,徐锐说道:“给他腿按住了,千万别乱动,不然刀口划歪了,给腿筋割断就成残废了,大圈的残疾人已经够多了,领导人可千万不能再残了啊”
  丁建国斜了着眼睛,说道:“你他么手术就手术,别拐弯抹角的往我们这些身残志坚的人身上扯·····”
  “呜呜”安邦翻着白眼,急促的又叫了一声。
  陈小帅眨巴着机灵的小眼睛说道:“快点,快点,你看我哥都着急了,赶紧下刀吧”
  “唰”刘牧拿起刀子在安邦中枪的腿上划了一刀,给弹孔周围的肉割开了,露出了嵌在骨头上的弹头。
  “咣当”安邦的脑袋往起抬了一下后,翻了翻白眼就重重的砸了回去。
  刘牧“咦”了一声,说道:“他就这点忍耐度么?一刀而已,还给疼晕过去了,都没我们后山的野猪能硬挺”

  陈小帅贼眉鼠眼的瞅着已经昏过去的安邦,夹着裤裆溜溜的就跑了。
  二十分钟之后,安邦腿上的弹头给取了出来,伤口也缝合好了,人还没有醒过来。
  老桥伸手给安邦嘴里塞的那块布拿了下来,他嘴中顿时有一大口的口水就流了出来。
  老桥低头一看,无语了半天后说道:“谁他么干的?怎么给袜子塞他嘴里了呢?”

  “唰”几个人都懵了,看着老桥手里的袜子,刘牧恍然说道:“草,我说邦哥怎么晕过去了呢,这他么的是被化学麻丨醉丨了啊?”
  晚间,安邦醒了。
  “草i么,陈小帅你给我滚过来······”安邦“嗷”的一嗓子响彻了整个修理厂。
  陈小帅蹲在某个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嘴里碎碎念:“让你祸害我,领导我也照样收拾,下次你再得罪我,就把裤衩子塞你嘴里,还是三天没洗过的”

  几天后,德雷克领着人回到了多伦多。
  德雷克从机场下了飞机的时候,身后也跟着大批曾经身在温哥华的地狱天使的人,他这个举动表明,地狱天使已经和大圈达成了协议,他们撤出温哥华,市场全盘交给了大圈,至于剩余的印度帮,中东人那就不归地狱天使管了。
  德雷克从机场回到自己位于多伦多的别墅后,一辆尾随着他们的车子也快速的跟了过去。
  “嘎吱”车子停到别墅的门口,车门打开后三个华人青年走了出来。
  德雷克身旁的保镖,回头看见这三人后,下意识的就要掏出枪,一个瞎了一只眼睛的青年高高的举起双手说道:“德雷克先生,安先生让我们给您送一点小礼物过来”
  德雷克挥手让身边的人给枪放下,他背着手迈步走过来后,陈小文打开了后备箱,里面露出整整齐齐的三个箱子。

  “啪”三个箱子打开,码成一排的白色粉末包装的袋子让德雷克眯着眼睛,有点愣住了。
  陈小文用刀给白f挑开,刀尖上沾了一点递了过去:“您看看,高纯度,质量上等的金三角货色······一共五百公斤”
  德雷克后面的人给刀接过来,用手指捻着白f凑到鼻尖轻轻的嗅了嗅,低声在他耳边说道:“纯度很高,比南美的货还要好,这五百公斤我们保守点稀释,出来七百不成问题”
  德雷克淡淡的问道:“之前不是给过一百公斤了么?”
  陈小文笑了:“邦哥说,多出来的一百您卖了,再添置几条好狗······”
  “哈哈,好,告诉你们安先生,他很不错!”

  一个星期之后,安邦腿上的弹伤恢复的程度还不错,伤口已经结疤了,除了走路的时候一米六一米七以外,其他的没啥影响,再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基本上差不多就能痊愈了。
  修理厂,一间破屋子里摆着一张桌子,安邦,陈小文,于占北和李奎围坐在旁边,桌子上架着个铁盆,盆下面是焊接起来的铁架子,然后点着两个酒精膏。
  这是个简易的火锅,里面炖着羊肉片,青菜还有半只鸡,汤是清汤的,蘸料也是胡乱拼凑起来的,总的来说和国内的火锅差不多能有五六成左右的相似度。
  基本上八成以上的国人,都有吃火锅的爱好,西南那边的吃四川火锅,广州那边吃潮汕牛肉锅,北方都是老北京和东北酸菜白肉锅,就这个吃法基本上从难到北,全国上下各族人民都不太讨厌,特别是一堆男人聚在一起的话,吃着火锅喝着酒,在光着膀子,那消遣的日子就实在太惬意了。
  除了陈小帅一直躲着安邦以外,老桥他们几个人都出去了,这几天朝夕而至,早出晚归都是忙的不见人影,李奎他们三个从多伦多昨天晚上刚回来,今天中午就被安邦叫来吃火锅了。
  “趁热,赶紧吃,么的,在北美这地方除了土豆条就是牛排,吃的嘴里淡的都没味了,今天改善一下整顿火锅吧”安邦光着膀子,撸着裤腿,拿着毛巾擦着额头上冒出的热汗,筷子上架起一大块的羊肉囫囵着就吃到了嘴里。
  于占北就吃的比较斯文了,筷子上就一片肉,蘸着酱往嘴里一塞,一块肉能吃上一分钟,细嚼慢咽的看得人都有点着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