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京城萧家刚刚踏过百年这个门槛,从萧晋爷爷的爷爷那一辈算起,到了他这里是第五代,虽不敢说自己已经是一个绝对纯正的贵族,但“不畏强权,不凌弱小”这一条,他是一直都奉行不渝的。
  两个都讲游戏规则的公子哥儿对上,道理说通了,事情也就解决了。
  因此,相比起萧骏骅来,劳新畴这个家族正好传承了三代的家伙,则让萧晋更加头疼的多。
  在消失了二十天之后,劳新畴终于有了消息。他让人送来了一张红底烫金的请柬,邀请萧晋参加第二天在他山庄举办的一场慈善晚宴。
  这就很操蛋了。因为结合劳新畴在夷州的地位,以及他山庄与市区间的距离,这场晚宴的规模肯定非同一般,被邀请的嘉宾也必定高官名流云集,更何况据说拍品中还有一条常公夫人曾佩戴过的钻石项链,价值连城,那现场安保措施的变态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虽说人多眼杂好办事,浑水好摸鱼,但也是分情况的,水太浑了不但鱼不好抓,还容易被鱼要掉指头啊!

  萧晋郁闷的直跳脚,把劳新畴祖宗十八代的雌性都问候了一个遍,最终也只能临时调整计划,决定到时候看情况随机应变。
  第二天,该安排的都安排完了,该先走的也都先走了,换好一身笔挺礼服的萧晋来到三楼,敲响了一个房间的房门。
  片刻后,门没开,里面传出冷冷的问话:“什么事?”
  萧晋无声苦笑了一下。自从那晚和陆熙柔的谈话被抓包之后,张安衾就再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交流,连饭都是端进房间里吃,此时的态度也很明显: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事儿别来烦姑奶奶!
  “安……张小姐,朱小姐,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要离开,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到时候你们可以打电话叫家人来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再为我保守三天到一周的秘密,感激不尽。”
  说完,他转身要走,房门却猛地被拉了开来,张安衾神色复杂的看了看他,走出来并将门又关上了。
  “雅婷还有点怕你,我们就在外面说吧。”
  萧晋有些不解:“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张小姐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张安衾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的穿着,撇撇嘴,嘲讽道:“打扮的油头粉面的,这是真准备COS詹姆斯邦德了?”
  萧晋低头看看自己,笑着说:“没办法,劳新畴请我去参加宴会,我只能这么打扮,如果有的选,我宁愿穿一身高尔夫球服。”
  听他提起高尔夫,女孩儿就下意识的想起了那天那场偶遇的婚礼,不过紧接着又警醒起来,冷冷的讽刺道:“这种无意间挑动人心的说话方式,也是经过精心训练的吧?!”
  萧晋摇头苦笑,自嘲般的说:“训练称不上,泡妞儿的经验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
  张安衾的表情忽然愤怒起来,“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
  “解释什么?我利用了你这件事本来就是事实,虽然我以为这不会影响到你,但明显是想当然了。如果你想要我道歉的话,我可以很诚恳的向你道歉。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我应该在事先征得你同意的。”
  张安衾张了张嘴,但不知为何,在静静看了会儿他的双眼之后,眼里的怒火突然消失了,低下头幽幽地问道:“之前你说你们不会再回来了,是代表最危险的时候到了,对吗?”
  萧晋点头:“等了一个多月,终于等到了机会,事情成败在此一举。”
  “那……那我们以后还……还有可能再见吗?”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了,除非你什么时候去大陆并且还愿意联系我。当然,是在我能活着回去的情况……”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整个人也仿佛石化一般凝固了。因为,张安衾突然张开双臂拥抱住了他,很用力。
  女孩儿的个头不是很高,头顶刚刚能到他肩膀的位置,所以脸蛋正好埋在他的胸口,看上去就像是一对热恋期的年轻情侣一般。
  他完全没有料到这种状况,大脑有点宕机,就像是一个钢铁直男一样,半支愣着手臂僵立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儿再次开口:“你的心跳很快,是害怕了么?”
  “呃……我能说确实有点儿么?”
  张安衾把脸在他衣服上用力蹭了蹭,松开他后退一步,嘟嘴说:“你跟007差远了。”
  看着她明显红起来的眼眶,萧晋扯扯嘴角:“姑娘,007之所以能风流潇洒,是因为他的女人总会死,我可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
  “你是想说你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
  “不,我是个很怕担责任的男人。”

  张安衾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下去,沉默片刻,抿唇一笑,伸出小手说:“那么,亲爱的特工臭大叔,谢谢你带给我人生中一段奇特的体验,祝你一切顺利,马到成功!再见!”
  萧晋握住了她的手,微笑:“也谢谢你让我感受到的美好,再见!”
  因为劳新畴的山庄距离市区太远,所以来接萧晋的车在太阳还没下山的时候就到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劳新畴派来的不再是那辆丰田世纪,而是一辆更加昂贵、但也非常普通的迈巴赫S级。
  一上车,萧晋就扭头望着窗外沉默,看上去相当的惆怅。
  一身华贵礼服的上官清心瞅了他一会儿,就鄙夷的开口说:“要是心里难受,让司机调头回去就行,只要你脱裤子的动作快点儿,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萧晋苦笑着转回头来:“我要是说到这会儿还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呢,你信不信?”

  “我信!有什么不能信的?”上官清心淡笑,“‘喜欢’这种事情,原本就没什么标准答案,所谓的千人千面,不同的人自然有着不同的情感突破口,有人把心挖出来都不管用,有的人可能只需要一个对的眼神、甚至一道不那么难闻的呼吸,说不清的。”
  萧晋闻言思索良久,最终依然挠头郁闷地说:“道理我都懂,可我还是想不通。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跟她的三观是格格不入的,她能不特别讨厌我就已经很难得了,怎么还会……还会那样呢?”
  上官清心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女人的心思本就复杂,连身为女人的我都经常搞不明白,你才睡了几个呀,偶尔碰到一个不合常理的,再正常不过了。”
  萧晋咂吧咂吧嘴,无奈叹息一声,说:“我现在感觉自己是越来越罪孽深重了。”
  “安啦!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上官清心就像个好哥们儿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家张小姐自己也说了,谢谢你带给她一段奇特体验,这说明她心里明白得很,你丫就是人家生命中一个有那么点儿意思的过客。
  哪个少女不怀春?在不久的将来,当她为人妻为人母了,偶尔午夜梦回想起你的脸,惆怅一下或者微笑一下,也就仅此而已了。”
  萧晋斜眼看她:“喂!偷听人说话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知道吗?”
  日期:2018-06-07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