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4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点不夸张的讲,安邦是给他们华埠今天全都给干了,也一点毛病都没有。
  “爸,你老了”陈兴汉站在院子里,感觉整个人瞬间都疲惫的时候,陈莹莹走了过来。
  陈兴汉皱眉看着他的女儿,半天后才叹了口气:“最近几年,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少了年轻时的锐气,也没了你最初在温哥华闯荡时的心态还有判断······其实,表哥,唐叔他们早前漏了一点马脚,只是你没发现罢了”
  陈兴汉问道:“什么马脚?”

  陈莹莹淡淡的笑了笑:“唐叔是我和何征找出来的,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们这些叔叔伯伯居然看不出来?呵呵,算了”
  渔村外的海岸边,老鬼等人的尸体被装进了麻袋里塞石头然后扔到了海里,毁尸灭迹了。
  “爷那边,都谁过来了啊?”安邦是事后才知道陈小帅通知了爷,从墨西哥调人过来了。
  “陈小,于占北还有李奎,他们三个过来的”陈小帅说道。
  安邦皱眉问道:“不是,来了三个人么?我缺哥呢,这种场合他怎么能不出现呢?”
  “三人也够了,他们这个组合现在较好使,在墨西哥非常火”
  “啥组合啊?”

  陈小帅呲牙笑道:“专治各种不服呗”
  “草,几年没见,当初大圈里的小崽儿都这么出类拔萃了么?”安邦讶然问道。
  “主要是领导人有方,队伍练的好”
  安邦“啪”的一下拍在了陈小帅的脑袋:“你他么是说我领导不行呗?”

  “以前可能没啥问题,哥,但你现在给我们领导的确实有点磕磕绊绊的了”
  安邦当即一愣,不吭声了,一丝苦涩浮心头。
  陈小帅斜了着眼镜问道:“我不能给你说火了吧?哥,我不是说你不行哈,我的意思是说你最近风格有点太娘炮了,说干干的节奏,应该拉起来了”
  “草·····”安邦无语,憋了半天后咬牙说道:“从他么现在开始,温哥华即将迎来该朝换代了,谁都不好使,哪怕是······地狱天使,也不行!”
  两天后,温哥华恢复了平静,大圈和华埠不再掐了,双方心照不宣的谁也不提这回事了,好像幼儿园的两个小朋友打了一架,虽然脸都被对方给挠成了土豆丝但也一笑泯恩仇了。品
  但,虽然现在不掐了,可能双方心里谁都不知道,这恩仇到底有没有过去,也许那得需要时间来体现了。
  大圈暂时回到了修理厂。
  “哥,那个什么,货的问题咋办啊?”陈小帅拿着电话找到安邦,说道:“温哥华三个黑帮给我们回信了,明天过去?”
  “干啥去啊?”安邦靠在椅子,皱眉问道。
  陈小帅说道:“不是答应要从他们手里把之前低价卖出去的那批货高价再给收回来,然后填补地狱天使欠的那四百公斤的丨毒丨品么?他们已经答应了啊,让我们带钱去提货,还有你不是说七天的时间,要给人交货么,这马要到期了”

  “哎,小**你今年多大了?三岁,还是三十岁啊?”安邦问道。
  “不,不是,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啊?”陈小帅宛若一个呆萌的樱桃小丸子,眼充斥着浓浓的不解。
  安邦站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别我们经常管你叫**,你真认为自己二了,在这种潜移默化的暗示下,整不好你越活得越回去了,从三十岁的智商直接蜕变到了三岁了,咋的啊,下一年我还得给你过个六一儿童节呗?”
  陈小帅一脸懵逼的拉着安邦,有点抓狂的问道:“大哥,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说明白阔以么?我有点听不太懂呢”
  “用你那还没进多少水的脑袋好好想想,我们低价卖出去的东西再高价卖回来,那是不是会让整个温哥华的人都在背后戳着大圈的脊梁骨,说我们傻到家了?人家讲究杀敌一千自损百,我们要这么干那直接是,送敌人一千,自己赔的裤衩子都没了,太幼稚!”安邦语重心长的教育着陈小帅,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德性,摇头晃脑的感叹着。

  陈小帅懵了足足半天后“嗷”的一声炸了,他急头白脸的吼道:“不他么是你前两天说,从爷那里调一下库存,然后再让我去找印度人,东人商量一下,买一批货回来赔给地狱天使的么?”
  “要么说你二呢,我是大圈的领导我能做出这么没脑子的决定么?”
  “但你确实说了,撒谎我是你儿子的,我烂屁ya的,但我要是没撒谎,你烂,烂的嘎嘎的,生疮,流脓,长蛆了·····”
  安邦斜了着眼睛,义正言辞的说道:“虽然我可能说过同样的话,但有可能也是你理解错了,如,我说的是反话呢?你得善于理解领导者的意思,有点政治智慧,懂么?领导和你说话,是不会说的太明白地,全靠自己去领悟,很明白你没领悟明白,让领导失望了······下个星期,罚你去收拾修理厂的厕所,务必给我打扫到苍蝇进去都没有留下吃饭的兴趣”
  “我他么服了!”陈小帅宛若魔怔了一样,拉着安邦跟神经病似的说道:“是你说的,是你说的,你别和我扯”
  “啪”安邦拍开他的手,严肃的说道:“自己找个墙角,面壁去,领导没错,是真说错了那也是你没理解明白,曲解了我的意思”
  安邦夹着裤裆一溜小碎步的跑了,陈小帅呆滞的眼神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脑袋里一片空白。
  晚间,吃饭的时候,坐了一桌子的人,唯独少了陈小帅。
  “怎么少个人呢?”安邦扒拉着米饭问道。
  “小帅呗,我看他可能有点食欲不振,好像有心事”老桥疑惑的说道:“我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发育错了,来了大姨妈,今天心情一直都起伏不定的,吃饭的时候自己拿个树枝蹲在墙角下面,勾勾画画的,我走过去一看,地写着一行字·····领导不是人,领导王蛋,领导说话跟放屁似的”

  “唰”安邦放下饭碗,擦了擦冷汗,心里直嘀咕:“这孩子可能是被窝祸害完了,整出精神病来了”
  “那个什么,我吃完了,出去一趟”安邦抹了抹嘴巴子,拉开椅子后走了。
  “草,这两人今天怎么都有点怪怪的呢?”几个人疑惑的问道。
  安邦出来后开车,看见皎洁的月光下,墙角那边一道身影蹲在地,眼神呆滞。
  安邦倒了下车,停到陈小帅旁边放下车窗,抽搐着嘴角说道:“你知道什么是领导和小弟的区别么?区别是,我只需要让你发挥好,你要做的是自己把我交代的发挥明白了行了,别问为什么·······作为弟儿,这三个字对于你来说,是你前进的绊脚石,明白不?记住了昂,千万别问领导为什么”
  “嗡”安邦脚下踩着油门,走了。
  陈小帅懵逼了半天后,跟精神病似的在地那一行字面,使劲的踩了好几脚。

  “臭傻bi,气死你爹了······我他么踩屎你,踩屎你!”
  安邦开车离开了修理厂后,进了温哥华市区,然后一路东行最后来到了温哥华港口附近的一间小酒馆里,进来扫了几眼,看见角落里坐着个年后,他走了过去。
  “维特,来瓶威士忌”对方看见安邦的身影,打了个响指。
  “哗啦”安邦拉开椅子,翘着二郎腿说道:“哈喽啊,我的贾斯丁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