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3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嗒”永孝把老唐的手机扔在地上,亮着的屏幕上面显示着几条信息,都是发给同一个号码的。
  何征搓了搓兴奋的脸蛋子,说道:“这一把,可他么是能给我二代军师的名头,正名了,来吧唐大爷,好好帮我捋一下这些前因后果”
  老唐脸色撒白,抿着嘴低头脑袋没有吭声。何征皱了皱眉,提着裤腿子就站了起来:“孝,你俩帮他回忆一下,我这人晕血不太适合上手段,但你们就比较合适了,适当的整,别弄死了就行,大圈还得拿他把自己身上的冤屈洗干净了么”
  “你看你说的,好像我俩是刽子手似的”刘牧斜了着眼睛说道。
  “快点的吧,邦哥那边时间不等人·····”
  刘牧拔出军刺,笑眯眯的蹲下身子,用刀尖给老唐的脑袋抬了起来:“我当兵以前是猎户出身,宰杀牲口很有一手,就比如收拾三百多公斤的野猪吧,我一把剔骨刀下去,能给整头野猪身上的肉都给剔干净了,骨头上都不带一根肉丝的,手法相当纯熟老练了,就从你的这只手开始,我一把刀给你整个手掌都剥干净了,到最后你是啥结果呢?人没死,手上剩下的全是骨头,你就自己想想,你到底能有多疼吧”

  老唐慌张的抬着脑袋,惊恐的说道:“不能说,说了我一家老小就都死定了!”
  “你不说,也是死啊,对不?”刘牧戳着他的腮帮子说道:“你说你背后这么捅咕,给我们大圈都祸害成啥样了,嗯?”
  刘牧把老唐的左手拉了起来,军刺的刀尖顶在了他的指甲盖上:“你交代一下,我们事后给你放了,你带着家人远走高飞,不交代我就从你开始再找你一家老小,至于你怕的那个人······没准,在你已经跑了之后,他还不知道你给他卖了呢,哪头轻哪头重,你自己衡量吧”
  老唐的指甲顿时感觉到一阵刺痛,鲜血顺着指甲缝往外滴答起来,他“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眼睁睁的看见刀尖捅进了指甲里,正一点一点的要给整个指甲都撬开了。
  “啊······说,我说”老唐崩溃的喊道。
  “快点交代,我们都他么的急的要火上房了!”
  “陈帅勇确实是我鼓动去的,和他一起的人叫老鬼,他带着队伍给陈帅勇拉过去的,目的就是让你们看见他,然后来找华埠算账的”

  “老鬼?”刘牧抬头看着何征嘀咕了一句。
  “不认识,不对劲,你说的肯定不够全面”何征快速翻动着老唐手机里的信息,来来回回的看了几遍之后,说道:“大圈里还有个鬼?怎么他么搞的,小楠不是已经拽出来了么,人都死了,怎么还冒出个鬼来?大圈人在渔村里藏身的地方很隐秘一般人都不会知道······千文?是沈千文?小楠是替他死的,被栽赃了?”
  何征愤慨的一脚踹在老唐的身上,说道:“草ni么的,你还有啥没说呢?老鬼是谁我们根本都不认识以前
  也没接触过,他凭什么这么祸害我们啊?说,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噗嗤”刘牧手里军刺的刀锋突然斜着向下压了过去,老唐的拇指当即就被齐根切断了。
  “啊!”老唐疼的直接倒在地上翻滚着,嘴里嘶声裂肺的吼道:“沈平,是沈平让我们干的,上次他来温哥华找的我,然后就给老鬼派了过来,一直留在唐人街”
  “你么的,这个二世祖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何征听完先愣了愣,然后回到车上拿出自己的手机,快速的给安邦拨了过去。
  “邦哥,你们藏身的地方已经漏了,华埠的人此时肯定已经杀  生死突击
  “哎,千文你和沈平是什么关系啊?”抽着烟的安邦,忽然毫无征兆的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不但沈千文没反应过来,就连陈小帅和老桥他们都面面相觑了。
  “堂兄弟么?都是姓沈的?”安邦又追着问了一句,但语气明显已经有点哆嗦了:“大圈,从香港到北美历经十几年,我们一直都拿自己队伍里的人当兄弟看,不管是从国内过来的战友,还是后来加入的人,全都是一视同仁的,让我很欣慰的是十几年了大圈还没有人出现过反水的情况,千文啊你告诉我,你是带着事进来的呢,还是后来变节的?”
  “哥?”陈小帅颤抖着嘴唇,声音干涩的喊了一声。

  安邦摆了摆手,继续看着沈千文,对方愣了足足能有半天,才平淡的说道:“邦哥,我对大圈没什么感情,因为确实我就是带着事进来的,要说感情,我也只对朝阳,张楠还有小帅他们几个才有”
  沈千文平淡的说完,陈小帅当即就炸了,直接抓住他的脖领子说道:“我cao你么的,小楠是被你祸害死的?你为了掩饰自己鬼的身份,给小楠整死了然后往他头上扣了个帽子,你就安全了?”
  “小帅,我姓沈·····”沈千文干巴巴的回了一句,就这一句姓沈的已经把所有的谜底都给点出来了。
  “唰”陈小帅掏出枪,一下就顶在了沈千文的脑袋上,对方闭着眼睛轻声说道:“其实当鬼的日子最他么难过,你们要是对我正常点那还好,但是小帅,你和小楠还有朝阳是真拿我当兄弟看,我他么的在洛杉矶接触到的全是尔虞我诈,都想打破头了上位,一点人情味你都感觉不到,但是在墨西哥在温哥华跟你们在一起,我能感觉得到”
  “那你为什么还要害死小楠,为什么还要给人当鬼?”陈小帅咬牙说道。
  “呵呵,因为我姓沈,我爸姓沈,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姓沈,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选择?”
  陈小帅哆嗦着枪口,手指却迟迟都没有扣下扳机,他对沈千文有一千一万个恨的同时,对方也曾经是他生死与共的兄弟。
  沈千文抹了下眼角的水滴,轻声说道:“小帅,我早就想解脱了,帮我个忙送我走吧,到下面我见了朝阳还有小楠,我做牛做马给他俩赎罪,行么?”
  “啪”安邦面无表情的拍了拍陈小帅的肩膀,说道:“记住你曾经说过的话,找到鬼了怎么办?你犹豫的话,拿什么去祭奠已经死了的朝阳还有小楠?”
  “我,我,下不去手,邦哥”陈小帅咬着嘴唇说道。
  “亢”陈小帅还在犹豫的时候,沈千文突然伸手一把握住了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直接一枪给自己干死了。

  “噗通”沈千文的尸体倒在地上,陈小帅缓缓蹲下身子,掩面说道:“一个月,我三个兄弟······全没了”
  安邦眯了眯眼睛,夹在手指间的烟头被拧成了两截:“备战,人马上就到了·····”
  几乎就在这个时候,有三方人都在朝着温哥华西海岸边的渔村里扎了过来,来的最快的是陈兴汉的人一共五台车,挤了差不多有三十来个人,除了几把枪外人手都有砍刀和钢管,棒球棍子。
  陈兴汉没在唐人街带太多的人,一般的马仔面对大圈肯定都没有出手的资格,只有那种曾经参加过械斗,拿过枪,久经考验的打手才能面对这种场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