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2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骏骅眼睛亮了起来,点头说:“不错,我很喜欢你!如果我以你作为放过萧晋的交换条件,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就像是心头被针扎了一下似的,华芳菲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眼中也流露出几分痛苦的颜色,但是,很快她又放松下来,轻轻吐出一口气,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瞒您说,去年的这个时候,芳菲还是一个可以被男人送来送去的贱*,是先生打醒了我,又为我提供了这一方可以远离风雨的屋檐,而他所要求的回报,仅仅是希望我能给他当厨子罢了。所以,我不认为他有资格决定我的归属,而且我相信他也是这么想的。”
  “是嘛!”萧骏骅赞许道,“能让女人这么的信任他,看来,那个家伙的变化也不是那么大嘛!”
  华芳菲眼中光芒一闪,刚打算试探着套点有用信息出来,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脸色冷峻保镖模样的人走进来,对萧骏骅恭敬地说道:“少爷,外面有一个姓裴的女人找您,她是国安的人。”
  萧骏骅一愣,然后就猜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惊讶又恍然的神色来。“那个家伙竟然还混进了国安?娘的,老子还真是小瞧了他啊!”
  “你确实小瞧了他!”
  他话音刚落,裴子衿便冷着脸走了进来,大声质问道:“最起码他还知道‘匹夫有责’这四个字的意义,而萧大少您却在同袍征战于外之时意图谋取他的家业,西北萧家的下一代这是已经打算自绝于军方战友之义了吗?”
  情绪管理是精英教育中绝对不会缺少的一环,说人话就是要做到所谓的“喜怒不形于色”,在这一点上,萧骏骅肯定不会太差。

  所以,听了裴子衿诛心一般的指控,他只是皱着眉掏了掏耳朵,随意道:“裴小姐,首先,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在国安的职位是什么,都没资格来诋毁萧家用人命换来的荣誉;其次,老子怎么知道萧晋那个王八蛋正在执行任务?还以为丫是害怕了爷儿,躲着不敢露面呢!”
  “不好意思。”华芳菲忽然开口说,“我知道这里没有我说话的地方,但是,我必须要向萧先生申明一点:或许我家先生会害怕您,但他绝不会因此而躲起来,更不可能不敢面对!”
  嘶!
  萧骏骅像是牙疼一样的吸了口气,分别看看眼前的两个女人,就摇头苦笑着说:“那小子泡妞儿的手段真是神了,怪不得能在公子哥儿遍地、二代不如狗的京城圈子里混成公认的浪子班头。”
  听到这样戏谑的口气,裴子衿的表情就缓和了许多,在对面坐下问:“萧先生可以撤回派出去的人了吗?”
  “为什么要撤回?”萧骏骅想都不想就反问道,“老子刚才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萧家的荣誉不容诋毁,名誉自然也不能被人玷污。萧晋冒充我家人这件事必须受到惩罚,要不然,以后谁还会把我西北萧家当回事?”
  “你……”裴子衿的脸又黑了,“在萧大少的心里,家族名誉是高于国家利益的,对吗?”
  “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再给老子乱扣帽子,老子就让你去指挥交通!”瞪了瞪眼,萧骏骅又放缓口气说:“放心!老子就是想惩罚他一下,验验他的成色,至于产业什么的,区区几个亿的市值而已,还没资格让老子放下脸面巧取豪夺。”

  “你这样会让他分心的。”
  “要是这都能分心,那我劝你们国安还是炒了他比较好,心理素质烂成这样,出去也是丢人现眼。”
  听了这话,裴子衿忽然有种荒谬的似曾相识感。其实,在来找萧骏骅之前,她是做好了被刁难甚至付出巨大代价的准备的,毕竟这是位真正的世家子,而且家族在军方地位超然,要收拾她这么个部队小兵,并不比踩死一只蚂蚁费劲多少。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萧骏骅会是这样一种态度,不生气,也没发火,就像是在闲聊打屁一样,充满了各种让人无力的漫不经心,让你有火发不出,想笑又笑不出来,简直就是无赖。
  另外那个姓萧的家伙也是这样,难不成,“萧”这个姓天生就自带流氓痞子属性吗?
  仔细回忆了一下曾经与萧晋言语交锋的经历,她的神色慢慢就镇定了下来,转脸看向华芳菲,说:“华小姐,能为我泡一杯茶吗?来的有点急,口渴了。”
  华芳菲点点头:“荣幸之至。”
  接着,裴子衿又把目光转到萧骏骅的脸上,正色说:“既然你想惩罚萧晋,那我们就来谈谈你惩罚他的理由。据我所知,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你家的人,外界的传言不过是马建新之流自作多情的想法罢了,你把这种错归咎到他的身上,不觉得太不讲理了吗?”
  “旁人的误会确实不能怪到他的身上,马建新之流自作聪明是他们自己的愚蠢使然。”萧骏骅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但是,他没有否认过,而是坦然接受了那种误会所带来的好处和红利,利用我家的名头为他自己赚钱,我收取一点报酬,合情合理合法。”

  “马建新他们问过他是西北萧家的人吗?你总不能要他逢人就主动强调一下自己不是西北萧家人吧?!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萧骏骅呵呵一笑,抬手道:“裴小姐,网络上那种低级杠精的说话方式就免了吧,无论如何,萧晋享受了不该他享受的便利,这是事实,付出代价也是应该的。再说了,他假身份弄哪里的籍贯不好,偏偏弄到西北,这很难不让人怀疑不是故意的呀!”
  裴子衿眼睛猛地一亮,微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假身份是国安高层为他制作的,也只有这样,这个假身份才能像真的一样查不出任何问题来,而国安高层有这种权限的领导并不多,我听说其中有位姓屠的和京城萧家过往甚密……”
  下面的话,裴子衿没有说,也不用说了,因为萧骏骅此时的脸色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吐不出来,又膈应的难受。
  至于原因,很简单,他亲妈姓屠,二婶姓屠,还有一个姑父也姓屠,国安高层里那位姓屠的领导,更是他亲的不能再亲的大舅舅。
  屠家虽说不是什么世家豪门,但在战争时期,屠家老爷子当过萧家老爷子的政委,俩老头儿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现在两家通过联姻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大舅做出的决定,跟萧家做出来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因此,不管他大舅当初是图省事儿也好,故意为之也罢,萧晋假身份证上的西北籍贯,都等于是早就得到了西北萧家默许的,自然而然,享受便利什么的也就正大光明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