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9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道明指着他说:“这事儿我可警告你,牛德贵案子到底冤不冤,跟齐辉有无关系,我一概不管。但无论明查还是暗访,一定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不准搞绑架、劫持之类为非作歹的勾当,否则跟犯罪分子有何区别?”
  方晟道:“齐辉肯定在您面前告黑状了,做贼心虚!苗海虹问题是市纪委根据群众举报调查的,跟我没关系;绑架、劫持更扯不上边,我一直是受害者,二叔说是不是?”
  “不要巧言如簧,你那点小伎俩我心中有数,”于道明道,“齐辉算是于家老朋友、老部下,二十多年前跟老爷子有过交集。我没来到双江之前,于家很多事就透过他做,也包括对你的双规,嗬嗬,你不会还记恨于心吧?再恨就恨老爷子,人家齐辉又不认识方晟。”
  “那码事早就揭过去了,我从没想过打击报复,”方晟道,“但双龙集团为红河几块地一直比较活跃,我差点没命的那次,很有可能是于双城、赵安几个合谋干的,只是没抓住把柄而已。省厅为什么迟迟查不下去?严华杰说关键是内部阻力比较大,有时刚查到线索,等到第二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发现某个嫌疑人,下达抓捕命令后警队迟迟不出动,拖两三个小时后嫌疑人早跑得没影了……若说齐辉没插手,鬼都不信!”

  “有严华杰作为内线,你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还帮牛德贵翻案?我劝你安份点,踏踏实实当好你的组织部长,别弄出妖蛾子来将来不好收场。”
  “谨记二叔教诲。”方晟恭恭敬敬说。
  于道明看着他叹了口气,道:“你呀,强烈的正义感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能收敛就收敛,行吗?”
  方晟郑重地点点头,随即把话题转到梧湘,说闻洛、柏美薇到新岗位后干劲很足,下基层都冲在第一线,走访农户、调查项目、组织活动十分认真,经常加班加点。小俩口感情也比在省城好很多,双休日开车到附近景点游玩,晚上逛逛街、看看电影,非常恩爱的样子。
  于道明欣慰说由此证明这步棋是对的,一个陌生环境会使小夫妻俩产生相依为命的感觉,继而促进感情融合。
  聊天期间秘书小心翼翼敲了两次门,提醒于道明到大会议室开会。于道明叹息道开会开会,没完没了的会,屁股快坐出疮来!
  出了省正府大院,方晟叫来牧雨秋等人询问宇寰资产管理公司筹建情况。牧雨秋说这段时间芮芸都泡在潇南德亚做清产核资工作,主要手续均由他、徐靖遥等人跑,目前已**不离十。场地、资金、人员招聘和培训、设备、网络、系统等基本到位,就等证照齐全后正式开业。
  “资金来源问题要放在首位,将来经得起查,”方晟沉声道,“流转到海外后多转几圈,不要怕手续费,安全第一,而且我的想法是芮芸也不要在宇寰公开露面,选个职业经理负责公司运营,她、还有你们这班人都是影子控股人,尽量躲在幕后。”

  “对,要彻底切割我们与宇寰的关系,不能让外界挖到半点联系。”牧雨秋道。
  徐靖遥拿出公司章程、管理制度、岗位设置等给方晟过目,大家围绕机构架构等细节热烈讨论了两三个小时。看看天色已晚,牧雨秋准备订酒席,方晟坚拒不肯,还是挂念着徐璃的素手煮羹。
  “今天范晓灵很生气,非常生气,”进门后徐璃主动说,“正府大院里多少女同志邀请我美容、保健、桑拿都没机会,我主动叫范晓灵却不答应,生气程度可想而知。”
  “赶紧把‘老公’改掉,改成……”

  “已经改了,叫‘逍遥公子’。”徐璃带着笑意道。
  方晟奇道:“这……这算什么鬼名字?感觉味道不对。”
  徐璃解下围裙,亲密地抵着他的额头道:“就是**勾栏的味道呀,我是身怀‘名器’的风尘女子,你是游戏人间的恩客。”
  方晟哭笑不得:“真是奇特古怪的想象力,那我该叫你什么?”
  “玻璃花,”她歪着头笑道,“象不象**头牌的名号?”
  “歪才……”
  方晟摇头叹息着坐到餐桌前,徐璃变戏法似的从厨房端来几碟小炒,还调了两杯鸡尾酒,道:
  “一人一杯,不准过量,防止吃完就呼呼大睡,辜负大好时光。你不知道为这顿饭我推掉几个会、怎么磨破嘴皮子。”
  “最终都推给范晓灵,对不对?”
  “有些场合的确需要女同志调节气氛,有一个足够,多了不免相互攀比、挖苦反而不好。范晓灵酒量不错,在基层经常应酬,应付这类场合绰绰有余。”
  方晟啜了口鸡尾酒,道:“关于范晓灵我必须解释一下……”

  “没必要,”徐璃道,“我猜你俩虽然有点暧昧,但没有实质性接触,说白了就是没上过床,是吗?”
  “拜托,名校毕业生说话能含蓄点吗?”
  “看来猜对了,”徐璃悠悠道,“如果上过床,肯定能看破些,不至于小女生似的躲在办公室哭哭啼啼,还给我甩脸色。”
  方晟赶紧道:“你得多包涵点,她是我从三滩镇带出来的人,工作能力……”
  “放心,她在官场混这么多年知道分寸,想必今晚就会醒悟过来,明早找我批发票时肯定带小零食、口香糖什么的,都是奔四的成年人,要玩得起输得起。”
  “我害的人已经够多,不想再……”方晟叹道,“但愿她在省城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回归正常家庭,而不是……”
  “而不是象我这样偷偷摸摸跟你厮混?”徐璃笑道。

  “尖刻的文科生。”方晟叹息着与她干掉杯中酒。
  晚上两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时,方晟意外接到姜姝的电话,直截了当道:
  “苗海虹死了!”
  方晟呼地跳起来:“怎么死的?”
  “据说在家晾晒衣服时不慎坠楼,警方鉴定结果是意外身亡。”
  “现在家家都安装防盗栅栏,怎会坠楼?”
  “她家住在十几层,没装,”姜姝叹息道,“你看看,事情就这么巧。”
  “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可是……”方晟在客厅转了两圈,“一个线索就这么断了,唉,早知道这样应该采取双规措施,至少能保她一条命。”
  “事发后榆洛警方把小区前三天监控数据全部弄走,她老公想看回放也没被允许,据说已移送市局。”

  “意外身亡移送什么数据?家属查看监控也很正常,”方晟沉声道,“榆洛警方搞什么鬼?”
  “汤主任已带人过去了解情况,”说到这里姜姝突然问,“你在哪儿?”
  “在……和朋友一块儿喝酒。”方晟瞟了徐璃一眼支吾道。
  “喝完酒呢?”
  “还要唱会儿歌,大概很晚……”
  “那就算了,”姜姝失望地说,“明天上午再联系。”
  接完电话,面对徐璃似笑非笑的俏脸,方晟尴尬地解释道:“牛德贵案子的重要线索断了。”
  徐璃懒懒地陷到棉布靠垫里,道:“如果我和姜姝,你肯定选我;如果我和范晓灵,你还是选我;如果我和鱼小婷那就难说了,毕竟你们好几年感情,而且生了个女儿,大不一样。”
  日期:2018-07-1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