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3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两手按着椅子人马上就要再次起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枪口压着他的脑袋给人又再次按了回去。
  “你,这,是,要干什么······”安邦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吼道,一股难以形容的屈辱感充斥着他的大脑里。
  安邦曾经不止一次的受过威胁,哪怕是有过性命将危的时候,但唯独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屈辱,旁边的女人很漂亮,很香艳,但这一幕绝对不是安邦想要的。
  屈辱,悲愤,还有的就是难以形容的憋屈和愤怒!

  “在你缴枪喷发之前,请给与我准确的答案”德雷克用筷子指了指安邦玩味的说道。
  金发美女的手速忽然越来越快,安邦浑身都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脑袋上被顶着一把枪,身下香烟,**的场景,掺杂在一起显得极其矛盾又刺激,安邦的眼中喷着难以形容的怒火,两排牙紧紧的咬着,牙床间都渗出了一丝血迹。
  “十五天,十五天我交货”安邦近乎于绝望的吼道。
  德雷克抹了抹嘴角,挑着眉头说道:“哦?瑟琳娜,你的服务似乎没有让我们的安先生尽兴啊”
  金发美女歪着脑袋,两只眼睛笑成了两道月牙,极其具有诱惑力的看着安邦,右手略微紧了紧后,幅度再次加大了起来。
  安邦倒吸了口冷气,强自压制着心头的愤怒,咬牙说道:“一个星期,七天·······我拿不出货,就提头来见你!”

  “唰”德雷克摆了摆手,金发美女顿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呼哧,呼哧”安邦瞪着通红的眼珠子虚脱一样的坐在椅子上,指甲盖把手心的皮肉都给扣破了。
  “好,一个星期之后,我要是见不到我要的货······那任何人在加拿大都不会在见到你们大圈的人了”
  “砰”安邦开车从庄园里出来后,眼神空洞的停在路边,拍着方向盘嘶声吼道:“我,草·····你么!”
  安邦右手从手扣里拿出一把枪“哗啦”一下撸动枪栓,他这时候有一万个心思,想掉头回去给庄园里的德雷克包括那个金发美女给杀了,但第一万零一个心思却告诉自己,不能冲动,干不了!

  加拿大的地下世界地狱天使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从政府到地方再到军队,地狱天使几乎在他们所有立足的城市里的司法系统都有关系,这些人不光是地狱天使的保护伞更是他们的合作伙伴,据说每年德雷克要拿出位数的美金来供,以此来编织出他在加拿大庞大的关系和势力。品
  德雷克说他一句话能让大圈看不见明天的太阳,那绝对不会等到天亮再了动手的!
  “呼哧,呼哧”安邦不甘的喘着粗气,心的憋闷几乎给他整个人都要逼的失常了。
  出道十年,安邦和大圈还从未如此的被羞辱过,他不一定有什么精神和身体的洁癖,但绝对忌讳一个陌生的女人如此的侵犯他。
  “你么的,我他么早晚让你和全世界ay古拜!”安邦颤抖着手给枪放下踩下油门离去了,他不能拿整个大圈去来博弈自己干死德雷克。
  因为,还有一帮兄弟在温哥华东海岸线,等着他!
  有一句国老话说的是,金麟岂是池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那本来是一条龙,再遇到风云之后会变成什么呢?

  没人知道,那是因为没人碰到过这样的情形。
  但很不幸的是,本来已经化龙了的安邦,此刻因为在庄园里遭遇的屈辱变故让他一不小心再遇风云,不知会蜕变成到何种程度了。
  总的来说是,安邦魔障了!
  另外一头,唐人街那边,昨天晚连夜的抓捕让大圈所有人都跑了后,陈兴汉带着队伍在整个温哥华市区和郊外一连搜索了几个小时也没有找到一个大圈人的影子回到了唐人街。
  陈兴汉跟所有的手下都扔下一句话:“从现在开始,华埠时刻进入战备状态,所有的兄弟都给我马,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找人,一直到什么时候大圈的人露面了为止”
  陈兴汉一道指令下去了,华埠过千的帮众还有近万的编外人员,铺天盖地的整出了警方办案还要紧锣密鼓的搜寻方式。
  “没有找到我们的人,算是好事啊,差一点全军覆没了,悬啊”何征是除了安邦以外,大圈里唯一的一个“在逃”人员,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呆在陈莹莹的车没有露面,人身在唐人街。
  陈莹莹缩在座椅里,耷拉着眼皮一脸的疲惫,打着哈欠说道:“我们得要在这里蹲到什么时候啊?小征征,你让我一个大家闺秀的和你在一个车里呆了一夜,合适么?”
  何征被她叫的头皮一麻,抹着冷汗说道:“快了,快了,再坚持下”
  “咕嘟”陈莹莹咽了口唾沫,舔着发干的嘴唇,转着灵巧的眼珠子弯下腰手在座椅下面扣了起来。
  “我记得以前玩过一次,剩点东西好像让我给藏在下面了,哪呢?”
  “你干啥呢?”何征皱眉问道:“你要困了,睡一会呗”
  “别吵吵,我要精神一下”陈莹莹眨了眨眼睛,手从座椅下面扣了半天后拿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顿时眼睛放光了:“哎?还真有啊,我记得以前好像曾经藏过一次么,时间长没用给忘了”
  何征扭头一看当即愣了,很反感的说道:“你能不能别整这玩意?你说你这陈大小姐,要什么都不缺怎么还碰这东西呢?”
  “我空虚,我寂寞不行啊?”陈莹莹瞪着眼睛一边说,一边从手扣里拿出锡纸和打火机,现场开整了。

  何征无语的看着她,挺头疼的,稍微给车窗放下一点缝隙,叮嘱道:“那看着好像都有两三克了,你轻点的,别给自己抽岔道了”
  “呼······好爽”陈莹莹抽了几口后,脑门子开始出汗了明显已经进入状态了:“姐儿玩这个都能当饭吃了,没瘾,是图一个乐和放松”
  “啪”何征从身掏出烟给自己点,眼睛斜了着车窗外面。
  何征和陈莹莹这辆车停在了一个类似于华埠总堂口这种地方的外面,陈兴汉自从回来之后一直都坐镇在这里调度手下,他身边华埠的几个老人也都和他在一起呢。

  何征是估计,华埠里肯定有人教唆了陈帅勇去海,这个人肯定也是华埠的老资格了,通过陈莹莹他大概的了解到了,华埠那些老人们的底细。
  其有三个人,是最有底子的,一个叫老唐他是陈兴汉的左膀右臂,当初他们在温哥华起家的时候两人是搭档,后来陈星汉做到老大的位置老唐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的待遇了。
  日期:2018-10-23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