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2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好意思!是我表述的不够准确,他本身的来头确实无所谓,但现在保护他的人,在夷州却十分的有地位。说句不好听的,和那人比起来,陈先生您也算个乡下人呢?”
  陈立生眉头皱起:“那人是谁?”
  “虹山!”
  陆熙柔只说了两个字,陈立生就是一惊,脱口道:“劳新畴?他搭上了劳新畴?”
  “没错!”陆熙柔转过身又开始在酒柜里踅摸起来,“劳新畴私底下干的是什么买卖,想必陈先生也有所耳闻,裴易安就是来跟他谈生意的。现在内地市场情势多变,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时机,有人主动上门,他自然要好好招待,人身安全当然就是重中之重了。”
  陈立生低下了头,慢慢坐回到沙发里,久久沉默不语。
  陆熙柔很快就从酒柜里挑出两瓶顶级威士忌和一瓶红酒,连带着之前被她鄙视的干邑白兰地一起摆在桌子上。
  回头瞅瞅面色阴晴不定的陈立生,她就冷冷一笑,说:“陈先生无需尴尬,劳新畴三代巨富,无论势力实力都在你之上,害怕他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不过,有效的信息我已经提供完了,你是不是应该叫手下给我转账了?”
  陈立生抬起头,用已经有了红丝的双眼瞪着她说:“陆小姐不用激将,事情该怎么做,陈某自有分寸,你只需要告诉我,昨天晚上杀害我那些手下的,是不是劳新畴的人?”
  “还真不是。”陆熙柔道,“这个具体解释起来有点儿麻烦,陈先生知道‘菲利普会所’么?它在夷州的经理名叫竹下千代子,是个岛国人,同时也是劳新畴丨毒丨品买卖的合伙人,昨晚负责保护裴易安的就是她派去的手下。”
  陈立生听说过那个传闻中的高端顶级私密俱乐部,整个夷州境内也只有寥寥不到三十几个人有资格成为它的会员,很显然,他还不够格。

  这样的会所,背景肯定不简单,但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夷州势力,所以他心中的顾忌反倒比听到劳新畴名字的时候更小一些。
  “那个岛国女人什么来头?”沉吟片刻,他问。
  陆熙柔摇头:“不清楚,但想来应该就是一个心思毒辣一点的职业经理人,陈先生跟山口组的关系那么好,让他们在岛国打听一下不就行了?”
  提起山口组,陈立生的心口就忍不住一痛。那帮王八蛋,要钱的时候拿你当人看,出了事你就成了狗,同样都是死了儿子,在他们的眼里,却只有菊田雄斗值钱,陈汉飞连个屁都不算。
  “陈先生?”
  一声呼唤让他从愤怒中醒过神来,然后便看到眼前的桌面上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一串数字和字母的组合,明显是个银行账户。
  “该说的我都说了,请陈先生履行承诺吧!”说完,陆熙柔又指指酒柜外面挑出来的那三瓶半酒,笑容甜美道:“还有那些,陈先生应该不会吝啬把它们一并送给我吧?!”

  陈立生眯了眯眼:“我怎么知道你跟我讲的那些都是真的?”
  陆熙柔摊开手:“那要怎样你才能相信?”
  “告诉我你出卖裴易安的理由!毕竟你们都是以那个该死的秋语儿身边员工的身份来到夷州的,这让我很难不怀疑一切都是裴易安的阴谋。”
  “陈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话:谨慎是成功者的优良品质,而多疑却是失败者的必备素质。”陆熙柔摇头叹息一声,无奈道:“好吧!看在你是一名痛失爱子的可怜父亲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吧!

  劳新畴手里的货虽然比金三角价格昂贵一些,但在运输方面却拥有极大的便利性,内地警方不可能完全监控住数万公里的海岸线,所以,想要做这笔生意的人,并不是只有裴易安一个。至于我嘛,嘿嘿!我喜欢钱,非常的喜欢,谁出价高,就为谁办事。”
  “玩的开心吗?”离开陈家半山别墅不久,负责接应和开车的上官清心就笑着问道。
  陆熙柔摇头:“一点都不开心,陈立生的层级太低,我都还没施展出半成的功力,他就乖乖的被我牵着鼻子走了,太无聊。”
  “我指的不是这个。”上官清心瞥了她一眼,说,“像这样可以肆无忌惮毫无压力‘背叛’萧晋的机会,以后再有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了,你会不开心?我在耳机里听到的可不是这种感觉。”

  陆熙柔神色一凝,转过脸,冷冷的看着她说:“上官清心,在我的眼里,这世上除了父母之外,只有萧晋一个人值得珍惜,所以,奉劝你还是不要频繁挑战我的耐心比较好。”
  上官清心闻言哈哈一笑:“别这么紧张,我没有挑衅你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如果你不想自己将来离开萧晋时太痛苦的话,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因为你和他的办事风格越来越像了。”
  陆熙柔皱起眉:“我今天哪里和他像?”
  “所有地方!我在瞄准镜里看的清清楚楚,你说话时的表情和神态、尤其是故意犯贱气人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你不知道,听见你说出‘乡下人没喝过什么好酒’这句话的时候,我笑的差点儿从树上掉下去。”
  陆熙柔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反问:“怎么,没喝过那么好的酒不行么?”
  上官清心撇了撇嘴:“陆大小姐,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堂堂知府家的千金,会连区区两万多一瓶的酒都没喝过?
  就算令尊是真正的两袖清风,但自从跟了萧晋之后,经你手流动的资金恐怕也早就不低于千万了,更不用说那个家伙最爱美酒和美人,你这位一心想要俘虏她的美人,又怎么可能会不在身边常备各种美酒?另外……”
  说着,她指指后座上的那个提袋,又接着道:“你从陈立生那儿拿出来的酒都是各自品牌中的精品典藏,那瓶‘你没喝过的好酒’也在其中,一共四瓶,威士忌就有两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中只有那瓶红酒才是你为自己拿的吧?!”
  陆熙柔听完就不吭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恨恨的说道:“死变态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女人太聪明了是会把男人吓跑的;我祝你孤独终老!”

  上官清心顿时哈哈大笑。
  与此同时,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走进夷北市中心的一家酒店。他个头不高不矮,相貌也非常普通,属于丢到人群就会立刻消失的那种,但同时他的眼神又十分犀利,仿佛时刻都带着光一样,任何与他对视过的人,短时间内都很难忘记。
  乘电梯上到四楼,他来到一扇门前,抬手敲了三下,节奏一长两短。
  片刻后,房门打开一条缝隙,里面有只人眼看看他,便将门打了开来。
  房间里一片烟雾缭绕,他皱皱眉,径直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了一半。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大裤衩的易善见状就撇了撇嘴,嘟囔着骂道:“真他娘的是个娘们儿!”
  日期:2018-06-0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