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近一个月来,丧失爱子的悲痛已经折磨得他头发白了大半,可想而知山口组的态度会把他给气成什么样子,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残存,他都想直接宣战了。
  摔了手机,扔了桌椅,连最喜欢的落地式花瓶都砸得粉碎,如果此时萧晋站在面前的话,他一定会亲自用小刀一点点的剥下这个仇人的皮,然后再连肉带骨的剁成肉酱。
  吞下半瓶速效救心丸,他瘫坐在沙发上正在回气,房门忽然被人敲响,紧接着手下走进来,表情怪异的对他禀报说:“老板,那个裴易安身边叫陆熙柔的女人来了。”
  陈立生眼中猛地闪过一道凶光,但紧接着又想到了什么,沉思片刻,说:“带她去会客室。”

  十分钟后,仔细整理好仪容的他来到会客室,一眼看到坐在沙发里的那个年轻姑娘,就寒声开口问:“你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杀了你么?”
  陆熙柔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如果堂堂天理盟老大都这么沉不住气的话,那我死了也是活该。”
  陈立生冷哼一声,坐下点燃一支烟,翘着二郎腿说:“那你最好有一个能说服我继续沉住气的理由,因为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会儿的我非常愤怒,理智欠缺的很。”
  “明白!”陆熙柔嘲讽的笑,“任谁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好几个手下都会愤怒的,何况里面还有两名尊贵的山口组成员。”

  陈立生猛地前倾身体,嘶声道:“他们现在在哪儿?”
  “死了!一个都不剩。如果你要问他们的尸体在什么地方,很抱歉,我不知道。”
  陈立生眯起眼:“你耍我?”
  “陈先生,”陆熙柔毫不畏惧的盯着他的双眼,“我虽然不怕死,但也不会无谓的找死!所以,如果你还想要为你儿子报仇的话,最好拿出谈事情的诚意来。对了,还有你之前发布的悬赏,准备好,别想赖账!”
  陈立生没想到这小小的姑娘不但胆量十足,气势竟然也丝毫不缺,深吸口气,情绪就稍稍平缓了一些,沉声说:“你要谈什么?若是那姓裴的想谈和,那就别浪费时间了,你也走不了!”
  陆熙柔脸上的表情更加轻蔑了,摇着头说:“陈先生,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是怎么当上天理盟老大的。裴易安在夷州无亲无故,他得有多白痴才会奢望你能跟他谈和?给你提个醒,还记得告诉你们菊田雄斗和你儿子的死亡真相、以及裴易安并没有离开夷州的那个电话吗?”
  陈立生一怔,继而吃惊道:“是你?”
  “没错!出卖裴易安的人就是我!所以,陈先生,如果你还讲江湖道义的话,我希望能够尽快见到属于我的那笔悬赏金。”

  “你为什么要出卖裴易安?”
  “这与你无关,你只需要知道我没有骗你就行。”
  陈立生深深地看着陆熙柔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靠在沙发背上说:“陆小姐你确实提供了很宝贵的信息,但在那之前并没有什么悬赏,之后发现裴易安行踪的也是我的人,因此,你想要赏金,那就得再拿出些与之匹配的东西来换才可以。”
  陆熙柔笑了,点着头说:“对嘛!这才有点奸诈狡猾的江湖大佬样子。”
  被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用这种口气评判,陈立生好险没有再次发火,阴沉着脸道:“少废话,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老子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陈先生这是在威胁我么?”
  “你可以把它当成忠告!”
  “谢谢!可是我突然又什么都不想说了,陈先生要动手的话,请便!看看到底是你儿子白死,还是我会如你所愿的后悔出生。”

  陈立生那个气啊!指间香烟生生被他握紧的拳头给揉断,烟头落在高档的真皮沙发上,很快就烫出一个大洞来。
  自从儿子出事,立法委的同僚针对他,三联帮和五湖帮联手攻击他,各路新闻媒体狗仔队更是死咬着他不放。人到中年没了精心培养三十年的亲生儿子,还要被一群岛国砸碎指着鼻子大骂,要不是身体保养得很好,他早就憋屈死了。
  现在,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小丫头竟然都敢在他的头上拉屎,这让他如何能忍?
  一脚踹翻上好的红木茶几,他几乎是跳起来大声叫到:“来人!把这个……”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的眼前忽然划过了一点红光,然后他就看到了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红色光线从远处射来,穿透窗户直直的落在他的头上。
  人都是越老越怕死,越老越惜命。
  陈立生今天的地位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二十多年前,他也是一个在街头冲锋陷阵的小喽啰,打架够狠敢玩儿命让他在一众小混混中脱颖而出,才奠定了向上爬的基础。
  刀砍在身上不知多少次,手枪顶着脑袋的经历也不是没有过,然而,曾经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江湖勇烈,早就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散无踪,荣华富贵已经腐蚀了他的心,所以今天的他自然而然的开始怕死了。

  手下推门进来,他想都不想就又赶了出去,并勒令他们不准接近房门。
  “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先生的果断令人印象十分深刻,比起某人来不知强了多少倍呢!”
  陆熙柔抬臂做了个手势,起身来到房间的酒柜前挑了瓶轩尼诗干邑,边拿杯子倒酒边吐槽地说道。
  窗外射来的红线消失了,陈立生的心也稍稍落回去一点,看着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自在的女孩儿黑脸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陆熙柔抿了一口酒,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似乎觉得非常难喝,一弯腰就吐在了昂贵的羊毛地毯上,还伸着舌头嘟囔道:“什么破玩意儿啊?葡萄酒不像葡萄酒,烈酒又不像烈酒的,怪不得那个家伙只喜欢喝威士忌。”
  陈立生听得差点吐血。
  因为陆熙柔开的那瓶酒是一款XO级的干邑,也就是陈酿了至少二十年以上的顶级白兰地,平日里只有来了贵客才会打开请对方喝上一杯,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什么破玩意儿”来评价这款酒,甚至拿威士忌来对比,若是美酒有灵,估计肯定会气的上吊自杀。
  当然,这种时候他也没心思纠结对方的品位,为自己酒和地毯稍稍默哀一秒钟,便又沉声问道:“陆小姐,你是来消遣陈某的吗?”
  “抱歉抱歉!乡下人没喝过什么好酒。”陆熙柔讪讪一笑,又正色道:“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先生有多恨裴易安?”
  “我恨不得扒他的皮,喝他的血!”
  “那如果他来头不小呢?”
  “哼!这里是夷州,他一个大陆人,就算来头很大又怎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