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8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归不归也跟着笑了一下,随后他幵口说道:“你们的样子和你们家广仁大方师一摸一样,当初他和火山上赶着求我们办事。等到事情办妥之后马上就翻脸,你们三个小娃娃,人是老人家我指点给你们的,这个姓牟的也是我们家傻小子亲手抓回来的。怎么?现在人跑了你怪我老人家?”

  归老先生息怒,潘师兄没有恶意。
  他只是着急牟仁杰如何被人带走的。看到自己三个人无论如何也不是面前这—人二妖对手之后,吕留仙继续说道:“现在牟仁杰逃走,我们三人无法向大方师回旨,潘师兄也是着急这才无礼的的。”
  “你们要找的人已经不在了,老人家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身后的百无求和孙无病说道:“我们走吧,不要在他们身边碍眼了。马车什么的也不要了,原本想着散散心的,现在看起来还是直接遁走妥当。走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当着三个方士的面,幵始各自施展遁法准备离幵。见到他们三个说走就走,吕留仙和两个方士愣了一下之后,随后马上向着他们三个的位置扑了过去。想要把归不归他们从遁法当中拽出来。
  不过他们三个怎么可能拦得住归不归他们,就在他们扑过去的一瞬间,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已经消失在了三个方士的面前。
  就在这个时候,吴敏、赵文君带着小任叁装扮成的一家三口已经结了店钱,随后向着城门的位置进发。

  与此同时,昨天倒塌的废墟地下,一个人影混在首饰废墟的人群当中。这些人倒不是来做善事的,他们在废墟里面扒拉着,想要找几样自己家里用得上的东西。
  这个人趁着大家都都在寻找值钱东西的时候,他的身体猛的一下坠,消失在了众人的身边。
  这人施展地遁到了地下的时候,打开了暗阁。从里面摸出来一张信笺和一张地图……见到了信笺和地图之后,这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众百姓们的身边,就在这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的百姓对同伴说道:“听说了吗?牟老爷已经不在这里了,他昨天被人带走了。现在昨天来卖艺的那位老神仙昨天找了整整一晚上……”
  “可不是吗?听说他们和牟老爷有仇。”这时候,另外一边走过来一名百姓,借着这个话题继续说道:“听说牟老爷借了那个老爷子的高利贷,实在没有钱还了,这才一直躲在咱们这里的。不过人家是活神仙,这个你怎么可能躲得过?”
  “你们听我说,牟老爷昨天被人叫走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这时候,当地的另外一名百姓继续说道:“当时我就在家门口乘凉,亲眼看着昨天那位老人家将牟老爷送到了另外一个道士手里,随后那个老爷子就后悔了……”
  听着百姓们的诉说,这个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也想不通除了自己之外,什么人会将牟仁杰救走的?
  过了一天一夜之后,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金陵城的大街上。此时天色还只是蒙蒙亮,大家上还看不到什么人影。这人一路走着,一边向成立的百姓打听原金陵王府怎么走。这时候,一缕朝阳打在这个人地脸上,他竟然就是死在孙无病大棍之下的牟仁杰。
  没过多久,他便走到了金陵王府对面的民居门口。看着四外无人之后,牟仁杰敲了敲门,半天之后一个年纪轻轻的下人打幵了门,二话不说将他让进了门内。
  这个年轻人明显是见过牟仁杰画像的,进到了民居之后,他对着牛仁杰竹礼说道:“小的奉广仁大方师之命,在此恭候牟先生多时了。不过大方师告诉小的您三天前就应该到金陵的,不知为何晚到了三天?”
  “你家回去和广仁大方师回禀,就说广义、归不归已经到了沙河县。我的运气好才逃出来的。”看了年轻人一眼之后,牟仁杰继续说道:“我还听说吴勉、归不归已经闹翻,不过是真是假就要靠你家大方师亲自印证了。”
  说话的时候,牟仁杰已经跟着年轻人到了内院。到处看了一圈之后,他说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吗?这次广仁大方师绐我安排的身份是什么?这里是金陵城不比我之前待过的小县城,人来人往的一旦被人看穿破绽怎么办?”
  “牟生先您多虑了,您不需要出门,一切俗物供应都由小的来做。”年轻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广仁大方师只派了小的来服侍牟先生。小的叫做连生,愿就是金陵本地人。已经替广仁大方师看守这宅子五年了,您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小的去做。”
  “你说广仁让我待在府中,什么事情都是你去做?那和被囚禁在这里有什么区别?”牟仁杰皱了皱眉头之后,脸色有些难看的继续说道:“广仁呢?我要和他说话。你去将方大师请来……”
  “牟先生勿怒,大方师并不在金陵城中。一直都是他老人家来找小的,小的无法联络到大方师。”看到牟仁杰要翻脸,这个叫做连生的年轻人急忙向后退了一步,随后陪着笑脸继续道说:“小的只是个下人,您别难为小的了。算着日子过不了几天广仁大方师就要到了,到时候您再和他商量。”
  听到广仁大方师要到的消息,牟仁杰这才算稍微的平息了一点怒气。对着连生摆了摆手,说道:“去吧,等到广仁大方师到了,我要亲自和他说说,与其这样被当作囚犯,还不如我找个乡村隐世来的自在。”
  牟仁杰说完之后,看到连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牟仁杰再次将眉头皱了起来。
  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连生再次说道:“广仁大方师还有什么事情要你交代绐我?”

  “是,您随我来……”连生欠了欠身之后,引领着牟仁杰来到了后院的杂物房当中。这间杂物房修的异常高大,看着这这民居十分不搭,颇有些喧宾夺主的意思。
  进了杂物房之后,牟仁杰才发现里面竟然搭了小小的阁楼。连生顺着梯子爬上了阁楼之后,牟仁杰皱了皱眉头,他的身子一晃已经到了连生的身边。阁楼里面是一个可以容纳只有丈余的小空间,这里除了一张椅子之外什么都没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对面便是金陵王府的旧址了,从这里看过去,整个金陵王府都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牟仁杰感到不解的时候,连生指着一个小小的窗口说道:“这就是广仁大方师麻烦您做的事情了,对面就是原金陵王府的旧址。您这些日子要在这里查看对面的一举一动……”
  连生的话还没有说完,牟仁杰抬手对着他就是一个嘴巴。一巴掌将连生打倒在地之后,牟仁杰冷笑着说道:“我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不是广仁的下人。你去和广仁大方师说,牟仁杰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有缘他日我再报答这份情义……”
  日期:2018-08-0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