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2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此处,我心开始琢磨起来,猜测来者是何人。这般气场不像是蓬莱之主的手段,他并非如此高调之人。只是,这气息之带有些许蛮荒古气,想必也不是张天师与李老会长。这么说来,莫非来者是祭祀恶灵?
  正思忖间,又是一道声响划破天际而来,不过此次传来的却是一阵熟悉的声音,“周易!”
  听到此话,我的身子为之一震,连连往后退开,来人居然是陆振阳!
  才刚判断出身份,陆振阳便已经到了身前不远处。此时他一身黑色长袍,原本丑陋面容已经恢复成当初模样。不过,他棱角分明的面孔之,纹着古怪的图案。他此时正一步步向我靠近,双眼之透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我从未想过,会在此处再见到陆振阳,更加没想到时隔数年他竟然已经进阶到阳神冲举境界。我被他这一双怒目注视,额头之已经渗出了细汗,全身都陷入了恐惧之。不仅是我,周围所有人皆是一副惊恐模样,这阳神冲举境界的实力着实骇人。
  此时身侧的南宫却狠狠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从先前那般状态之拉了出来,随后附耳说道,“勿要陷入他这摄人心神的手段之,此人实力应该在冲举初期,你我二人联手应该能够应付。”
  听到南宫这番言语,我才明白刚才自己为何会那般恐惧,敢情了陆振阳的手段。不过,尽管陆振阳已经冲举,但我先前在王屋洞天所学手段,不敢说能应对冲举之人,但也算有一丝保命之力,何况此时身侧还有南宫相助,倒似乎不需要惧怕。
  想到此处,我张口吐出轩辕剑,看着前方向我不紧不慢走来的陆振阳。
  陆振阳见我这般,嘴角一咧,面色生出一丝戏谑。转瞬,双手之便出现一团浓郁的黑气。那团黑气脱离之后,竟然化成了陆振阳的模样,不过这乃是一道虚影,并非他本人。即便如此,我也能感受到那虚影之蕴含着的巨大威能。

  眼看那虚影快到眼前,我也来不及多想,提着轩辕剑便使出剑修之法的剑术。眨眼间,轩辕剑便飞出一道剑气迎了陆振阳的黑气虚影。不料,两者触碰之际,那黑气虚影竟然散开一处位置,使得轩辕剑气从划过,虚影丝毫未伤。
  我此时有些呆滞,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得虚影之传来一声轻哼,随后一双裹满黑气的双手便拍在了我胸前。
  一瞬间,我只觉得魂飞魄散,这冲举之力远非我想的那般简单。莫说是我,连一旁的南宫此刻也来不及施出援手。
  陆振阳手掌印到我胸膛之时,我只觉得自己受此一击,不死也会重伤。但诡异的是,片刻之后,我依旧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反倒是远处的陆振阳忽然发出一声哀号。

  见此情形,我一脸疑惑,低头感应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定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之后,又抬头看了看倒在地抽搐的陆振阳,满心都是迷茫。
  沉默片刻,我又扭头看向身侧的南宫,但他此时与我一样,脸也是茫然之色,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正当我心生疑窦之时,天外又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放肆,竟敢以下犯。”
  听到这声音,我心微微一动,连忙朝着声源望去。眨眼间,那道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正是离开多日的祭祀恶灵。
  他方才话里的意思……是他化解了陆振阳的一击?
  来到近处之后,祭祀恶灵依旧一脸平淡,对我微微颔首之后,便站到了我身侧,然后才朝着躺在地的陆振阳冷声喝道,“孽障,还不快来拜见主。”

  主?听到这两个字,不光我愣住了,周围目睹了一切的所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模样。
  很明显,祭祀恶灵口的“主”,指的自然是我。只是,若祭祀恶灵唤我主,我能够理解,可他为何要如此要求陆振阳?
  正疑惑时,祭祀恶灵在我身旁,小声解释道,“当初在墓里,饶了这小厮一命,便是想着让他继承我的传承,之后也好多一分助力。只是他天赋终究还是差了些,加之心术不正,得了全部传承之后,如今也才刚到冲举修为……多少也算有些用处吧,这才带他来了。不想这孽障才一现身,却又这般放肆。”
  听完他的解释,我多少明白了一些,当初祭祀恶灵跟我说过,蚩尤传承是他故意给陆振阳的,不过方才发生之事,我依旧有些不明白。
  祭祀恶灵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继续道,“我留下的传承之,有妖帝所设禁制,若他敢对主心存歹意,必将自取灭亡。先前传承不全之时,未曾显露,如今他已获得全部传承,禁制也便起效了。”

  我瞬间明白了过来,敢情陆振阳获得了全部蚩尤传承之后,体内便被种下了禁制……方才他那一击,并非是祭祀恶灵出手挡下,而是因为那禁制的缘故。
  一时之间,我看着仍在地抽搐的陆振阳,心倒是生出一分怜悯。当年他拼死也要获得蚩尤传承时,心想的是我杀死我,结果世事无常,无论他还是我,恐怕都没有想到,会是如今的结果。
  这一刻,我心对陆振阳的仇怨也瞬间淡了下来,思索了片刻,当初祭祀恶灵说的没错,留着陆振阳,多少也是一个助力。至于当年的仇怨,他杀我父母,我也杀了他的祖父,还把他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彼此之间,也算是扯平了吧。
  我心感慨之时,陆振阳似是恢复了一些,摇摇晃晃的从地站了起来。他似乎没有吸取先前的教训,依旧恶狠狠的看着我,片刻之后,竟是又抬脚朝我走了过来,从他的架势来看,似乎依旧还要朝我出手。
  只可惜的是,他才走出一步,脸色便扭曲了起来,并非出于愤怒,而是出于痛苦。
  光从外面看不出他体内的禁制有多厉害,但我能看到他全身都在颤抖,身体摇摇晃晃的,哪里有一代冲举高手的姿态,反倒像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
  仇恨的力量不可小觑,哪怕已经痛到全身颤抖,陆振阳依旧怒吼了一声,脸青筋虬结,再次往前踏出了一步。
  他显然是想凭借心怒气,冲破身的禁制。
  想法是很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仅仅只走出了两步,下一秒钟,陆振阳便再次倒地,同先前一般,全身不断的抽搐,身体反曲成一个弓形,两只脚都几乎勾到了脑袋。

  很明显,这个禁制,以他冲举之力都无法打破。
  想想也是,这禁制乃是当年妖帝所设,那种远古神祗,修为早已超凡入圣,区区冲举,怎能对抗?更何况,陆振阳这一身冲举修为,也是从传承之获得,又怎能对抗传承本身?
  陆振阳依旧还在怒吼着,无尽的痛苦之,他周身的血管甚至都已炸裂开来,全身蒙了一层血雾。
  不用祭祀恶灵解释,我心里也明白,只要他对我的杀意不止,禁制带来的痛苦他永远也无法摆脱。
  眼睁睁看着冲举修为之人满地翻滚,一时之间,在场之人都陷入了沉默。
  足足过了半刻钟,地的陆振阳忽然不再哀嚎,身体也恢复了正常,从地爬了起来。
  他应该是已经认清了事实,放弃了对我的仇恨。只是我往他脸扫了一眼,他的面容之满是死气,恐怕已经心存死志。
  日期:2018-06-0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