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79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眼睛变得更红,一声不响,往蛇眼身上摸索,摸到一个满的子丨弹丨匣,飞快的装上,校正一下瞄具,朝那些绿扁帽队员后背瞄准。他说:“帕娃,让你的人戴上单兵救生灯,我需要识别!”
  波琳娜问:“你想干什么?”
  萧剑扬说:“我抢到了一支狙击步枪!”
  波琳娜马上明白过来,下令:“都戴上单兵救生灯!”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又有一名前苏联特种兵头部中弹牺牲。
  所有人都知道一名不声不响的出现在敌军背后的狙击手意味着什么,下一秒,毛子们的奔尼帽上都多了一盏单兵救生灯,在红外夜视仪那绿油油的屏幕上飞快地闪烁着点点红光。没戴的肯定就是绿扁帽了,萧剑扬把狙击步枪架在蛇眼的尸体上,十字准星将一名端着M249照着追兵猛扫的绿扁帽队员后背牢牢套死,轻声说:“这一枪给岩石报仇!”
  砰!
  他猛然扣到板机,7N1狙击步枪子丨弹丨带着铁牙犬二十名队员愤怒的咆哮呼啸而出,狠狠凿入三百米外那名绿扁帽的背心,洞穿了防弹衣!这名绿扁帽被子丨弹丨撞得不由自主地向前冲出七八米远,马上被稠密的弹雨裹住,浑身喷血,呼啸的枪弹将他生生撕成了碎片。
  蛇眼的耳机里传来绿扁帽队员愤怒的咆哮:“蛇眼,这是怎么回事?蛇眼,回答我!”

  蛇眼当然无法再开口回答他们,回答他们的是SVD狙击步枪射出的子丨弹丨。又是一记精准的射杀,又一名绿扁帽后背中弹,子丨弹丨不仅打穿了他的身体,还震碎了脊椎,当场要了他的命。
  接连挨了两次暗算,还活着的绿扁帽再迟钝也知道势头不妙了,两支M16步枪朝萧剑扬这边扫了过来。然而前苏联特种兵并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一通枪榴弹猛砸过去,又将一名绿扁帽从两棵大树一个白蚁巢形成的绝妙掩护之间赶了出来,萧剑扬一枪过去,击中他的腰部,而波琳娜射出的子丨弹丨洞穿了他的颅腔。
  现在绿扁帽的尼罗鳄中队两个小队只剩下三名队员了。这三名队员要面对十几名如狼似虎的前苏联特种兵,背后还有一个阴险的狙击手,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他们对视一眼,用俄语齐声叫:“别打了,我们投降!”
  投降?
  萧剑扬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无缘无故伏击了古巴军团,让古巴军团死伤过百,经过他们这么一闹,只怕刚果周边国家的边防军都会进入高度戒备,古巴军团悄然离开非洲的计划完全泡汤,只怕古巴军团早已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了,居然还投降?脑残么!

  但是那三名绿扁帽队员真的老老实实地放下了枪,并且按照前苏联特种兵的指挥,将手雷、战术刀、手枪等所有武器都扔到了地上,然后高高举起了双手走了出去,就这样投降了!这大概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在东方,不管是中国、日本、朝鲜还是越南,都视投降为奇耻大辱,把向敌人投降的士兵视同叛徒,这些国家的士兵在军队里所接受的教育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向敌人投降!而西方国家对此则比较宽容,他们的士兵只要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而且抵抗已经失去了意义,可以向敌人投降而不必担心舆论指责。当然,并不是说投降之后他们就一点事都没有的,被敌人释放回国后他们一样要接受审查,确定在被俘期间没有出卖国家机密之后,军队会给他们找一个理由让他们退役,不能再继续呆在军队里了。

  前苏联特种兵上前,将这三名绿扁帽结结实实的绑成了个大粽子。
  总算是结束了,萧剑扬支撑着站起来,捡回自己的AK-74步枪,反挎着SVD狙击步枪,深一脚浅一脚的朝那边走去。波琳娜迎了过来,借着火光看到他浑身是血,吃惊的叫:“你又受伤了!?”
  萧剑扬摸摸脖子的伤口,说:“被一条疯狗咬了一口,差点被咬断了大动脉。”
  波琳娜说:“你也真是的,一声不响就冲上去跟那名狙击手玩命,你知道这样有多危险么!”

  萧剑扬说:“我不在乎,他拿着我阵亡的战友的枪来对付我,我非干掉他不可……嘶!”正说着,波琳娜已经拿出酒精往他伤口涂了。这玩意消毒效果好是好,但一般人不大吃得消,火辣辣的痛,让萧剑扬吸了一口凉气,呲牙咧嘴的,问:“我们伤亡情况如何?”
  波琳娜边手脚麻利的给他的伤口消毒边说:“伤亡不轻,四个阵亡,两个重伤。不过这帮戴绿帽的也不好受,除去先前被我们击毙的那三个之外,在这次战斗中又被击毙了十一名,还有三人被俘,可以说,这个中队已经没有能战之兵了!”
  萧剑扬说:“十二个,被我干掉的那个也算。”
  波琳娜瞪了他一眼,用力往他伤口一按:“得意起来了是吧?”疼得他再次抽起凉气来,她这才放轻动作,说:“小菜鸟,下次不要再这样玩命了,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你这样冲动,很多人都会担心你的!”
  萧剑扬没有说话,到底有没有把波琳娜的话听进去,只有鬼才知道。

  那三名绿扁帽被枪口指着,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只是那双眼睛却四处乱转,显然他们的心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老实。绝不在还能抵抗的时候投降、投降后尽一切努力逃跑并且帮助战友逃跑、忠于被俘的战友,不参加任何伤害战友的行动、果被俘受审,只能提供姓名、军衔、社会保险号码、出生日期。尽力回避其它问题。我不会做任何背叛自己国家和其盟友或有损于其事业的口头或书面声明,这是美军投降的四条准则,每一名美军士兵都必须坚守,有这四条准则在,想用常规手段从被俘的美军士兵嘴里挖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那是做梦。不用说,这几名被俘的绿扁帽正在寻找着逃跑的机会,他们才不会坐以待毙!

  只是,前苏联特种部队经验异常丰富,在他们眼皮底下耍花招跟找死没有任何区别,所以这三位最好还是老实一点,否则百分之百会被当场打成筛子。
  这时,萧剑扬已经包扎完毙,他拔出自卫手枪,大步走到一名绿扁帽队员面前,用手枪顶住他的脑袋,用英语一字字的问:“余振声在哪里?”
  沙哑的声音竟比恶魔的咆哮还要恐怖,让三名俘虏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
  萧剑扬那双眼睛红得可怕,在场那么多杀人如麻的职业军人,只要跟他对视一下,都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浑身发冷,汗毛倒竖。他用手枪顶着俘虏的太阳穴,发出低沉的怒吼:“余振声在哪里?告诉我!”

  日期:2018-08-03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