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1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四个人进了餐厅落座之后,陈帅勇熟练的伸手打了个响指:“维特”
  “请问几位先生,需要点一些什么?”侍应生拿过几份菜单问道。
  “唰”陈帅勇潇洒的挥了挥手,说道:“不用看了,上四份神户的牛排,一份俄罗斯白鲟鱼子酱,再来个焗蜗牛和意大利的松茸······嗯,这些你们都有么?”
  侍应生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有法式焗蜗牛和雪菲力牛排,至于松茸我们可能·····”
  陈帅勇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们这里不可能会有这些顶级的西餐食材,算了”
  “这bi装的,明知道没有他还点,他这是打算给我们普及一下知识面呗”永孝扭头轻声在老桥耳边嘀咕了一句。
  “草,那你就真当自己涨点知识得了”老桥无语的说道。
  十几分钟后,几个人点了四份牛排,沙拉还有一些西点和汤,外加两瓶有点年份的红酒。

  老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顺着桌子推到了陈帅勇那边,笑道:“不好意思,那天晚上永孝失手给人伤了,当时确实不知道是华埠的人,不然我们也不会下这个手,在温哥华说来咱们都是华人,理应亲近一点,伤人确实是不对了,这里有些钱算是我们的赔偿,你看看,如果要是不够电话,我们过几天再去医院补上”
  陈帅勇叼着雪茄伸出两根手指给卡拿起来后随意的摆弄着翻看了两眼,嘴里一边说道:“其实,你这话我得稍微反对一下,在温哥华你们但凡看见华人,首先应该想到的就是他是不是唐人街出来的,这一点我真不是在吹,温哥华九成的华人全都跟我们华埠有关系,华埠直系的子弟至少有四五万,呵呵就这个数量你随便扔一块转头在街上都能砸到我们华埠的兄弟,对不?”
  “对,对”老桥硬着头皮的点了下脑袋。
  “你,就是酒吧里打人的那个吧?”陈帅勇眼睛就瞄向了永孝。
  “咕嘟,咕嘟”永孝确实保持着一种低姿态,伸手主动给桌子上的红酒满上了,举起杯子说道:“不好意思勇哥,当时喝酒有点唐突了,这一杯我敬你,替我给受伤的兄弟传达一下,抱歉!”
  永孝说完仰头就干了,陈帅勇呵呵一笑抿了口酒后,淡淡的说道:“这酒味淡了点,我就抿一下吧,你们随意随意啊·····至于打人的事么?我们自然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了,过去就过去了吧”
  永孝略皱眉了一下,老桥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示意他别急眼,在国内喝酒的场合中,一方敬酒了另外一方如果不干了只舔一下的话,那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
  现在的情景挺有意思的是,老桥和永孝互相鼓励着谁也别激动,就怕他俩中有一个撑不住后,会当场就给这位装逼范给干了。

  一顿从头到尾都充斥着浓浓装逼味道的西餐,在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就结束了,那瓶被陈帅勇评价为口感不怎么样的红酒,除了永孝和老桥还有何航一人喝了一杯,最后全都被他一个人给喝完了,完事之后还抹着嘴巴子说,这酒确实不怎么样!
  吃完之后餐厅外面,几个人站在门口,准备往下走。
  陈帅勇叼着那根雪茄烟,脸红脖子粗的侧着脸说道:“明天我去小黄那里看看,他要是不追究了呢,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毕竟你们给人脸都给捅个窟窿了,小伙子有点脾气也正常对不对?”
  永孝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钱不够,我们再加吧”
  “不是钱的事,钱是啥啊?你知道我们华埠一年的流水有多少么?呵呵,不敢说,说出来怕吓到你们”陈帅勇非常土豪的摆着手说道:“钱就不谈了,主要是面子的问题,这样吧小兄弟,我看要不然你明天主动过去医院得了,到底是你给人捅了,当面认个错总归是要的”
  永孝磨着牙,老桥隐晦的捅了下他的腰,永孝抿了抿嘴说道:“好,我过去”
  “哎,这就对了”陈帅勇深深的吸了口烟,似乎想起来什么,就接着问道:“对了,你们大圈,那个叫,叫什么安家的?”
  “安邦”老桥皱眉说道。

  “对,对,安邦”陈帅勇转过身来,夹着雪茄的手指点着老桥说道:“小桥啊,你回去后和安邦说一声,他来温哥华了还没去正式拜会一下我叔叔呢吧?呵呵,年轻人得注重礼貌,不然温哥华的路就这么窄,一条大道两米宽,别人走在路上你们还怎么走啊?如果有前辈来扶持一下的话,那肯定就不一样了,是不?”
  陈帅勇说完,老桥和永孝的脸都有点不自然了,就连旁边的何航都尴尬的笑了,回头刚想要冲着他俩解释一下,没想到陈帅勇后来接上的一句话,直接就整出了火星子。
  “对了,告诉安邦一句话,不去唐人街露面拜会不太好,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他做的确实不错,但要是低的都给脑袋插在裤裆里了,以后走在温哥华的街上,万一被人撞个跟头了都没人知道他是谁,那就不好了是不是······”
  “唰”何航的脸顿时白了下,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阿勇喝多了,真喝多了”
  “草,就这点酒算什么啊?我跟你说也就是这破餐厅的红酒不上档次,不然我说什么也得给你们来两瓶二年的拉菲尝尝,那才叫品酒呢”
  “咣当”站在陈帅勇后面的老桥,终于在关键时刻没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抬腿一脚就踹在了还在叨逼叨的陈帅勇的后背上,一脚给人直接从门口上的台阶给蹬了下去。
  陈帅勇在台阶上滚了两圈三百六十度,一头扎在地上,老桥破马张飞的就跳了下去:“小桥?我他么的再给你整个流水凑上呗,这点马尿没给你喝明白是不是,你看把你嘴飞的,都快跑美国去了······”
  “哎,你们?”何航看见陈帅勇滚下去后,慌忙要拦着下去的老桥,永孝斜着把胳膊就伸了过来,挡在他面前说道:“你记住了,下回他在喝酒之前,你趁早给他喝点耗子药得了,不然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他可能永远都无法领悟得到!”
  台阶下面,陈帅勇被老桥突兀的一脚都给踢蒙圈了,愣愣的躺在地上,看着身前的老桥眨着无知的小眼睛,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自己为啥被踢了。
  “砰”老桥一脚踩在他身上,咬牙骂道:“一条大道两米宽,你们走了别人就不能走了是不?你属坦克的啊,你属螃蟹的啊,你走在路上别人就走不了呗”
  “咣,咣,咣”老桥劈头盖脸的怼了几脚之后,陈帅勇的脸就被踢肿了,鼻子和嘴里都直往外蹿血。
  本来,老桥和永孝主动过来说和,这已经就算是破天荒挺难得的一个事了,如果按照他们在香港的风格,那就是干了你,也白干了,不存在放低姿态的状况。
  陈帅勇把生活想的太现实,把大圈想的太简单了。
  他以为温哥华的唐人街在华人中有着重中之重的地位,那但凡到温哥华的中国人,就得跟几百年前去给天朝进贡的番邦一样,姿态要低礼要厚,然后还得看着你们的脸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