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重病的弟弟,走上了灵异的路》
第36节

作者: 冰凉水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眼中闪过一道锋芒:“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些资料。”
  就在这时,厂区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我们一惊,立刻循着声音追了过去。

  这厂区里就像迷宫一样,到处都生着青苔和铁锈,我们刚刚转过一个拐角,忽然三个少年冲了过来,正是黄少三人,他们惊恐地叫道;“鬼,有鬼啊!救命!”
  “到我身后来。”我大叫一声,三人立刻窜到我们身后,我冲过去,小丽正在地上不停地挣扎,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她,将她拖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
  我追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房间里伸出无数惨白的手,死死地拽着小丽的双腿。
  “救我!救……啊!”小丽的指甲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被猛地拉进了房间,铁门轰然关上,殷红的鲜血顺着门缝流淌而出。
  我上去猛地拽门,却发现铁门居然上着一把巨大的铁锁。
  “让开。”唐明黎走上来,拿起一根铁棍,往锁上狠狠一打,锁应声而开,我推开门,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我用狼眼手电筒一扫,屋子里有一大滩血迹,却没有看到小丽的尸体。
  房间里空空如也,无数的鬼魂和小丽,都失踪了。
  【刚才那一段实在是太刺激了,比美国的恐怖片还要吓人。】
  【人贱自有天收,哼哼,这个绿茶表敢欺负我们家主播,看,现在遭报应了吧。】
  唐明黎转身就抓住黄岳的衣领,怒道:“不是让你们回去吗?为什么还要来?”

  黄岳瑟瑟发抖,说:“我,我只是进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有鬼啊。”他痛苦地抱着脑袋,“小丽是我的表妹,她死了,我怎么跟姑姑交代啊。”
  【切,别假惺惺的了,我都看见了,刚才是你推了她一把,她才会被那些手抓住的。】
  【就是,我也看见了,真是个渣男、怂货。】
  【渣男去死,我已经截图了。】

  我气得不行,却无可奈何地说:“算了,先送他们回去吧,人已经死了一个了,别再死人了。”
  【主播你太善良了,你这样的脾气会吃亏的。】
  【这种渣男,还是让他被鬼杀死吧。】
  【被鬼杀死+1】
  “谢谢,谢谢你们。”黄岳低头道谢,但眼底却闪过一抹阴暗的凶光。
  “等等。”小林走进那间黑漆漆的房间,说,“这是当年的档案室,那些资料就是在这里失踪的。”

  唐明黎似乎想到了什么,严肃地说:“白鬼,当年的毒气泄露案,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
  小林身体一颤,沉默了片刻,说:“我的父亲,就是化工厂的厂长,我从小就在厂里长大。他最看重安全,我绝对不会相信厂里会出现泄漏事故,除非是人为。”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当时我还太小,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查访这件事,发现当年以副厂长黄秋华为首的一群厂领导,在偷偷地将厂里一些机密的化工研究成果和材料卖给外国人。”
  【哇!大爆料啊!居然能听到这样的机密。】

  【这可是间谍罪,一旦查实了,是要杀头的。】
  【怪不得那些人当年要弄个什么毒气泄漏事故,害死厂长和那些知情工人呢,简直禽兽不如啊。】
  小林继续道:“近些年,我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也有了一个罪犯名单,但是我发现,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了。”
  “什么?”我们面面相觑。

  小林环视四周:“他们全都死在这间废弃的工厂里。”
  我抽了口冷气:“难道之前我们在生产车间里看到的那些血迹……”
  “没错,那些人全都和当年的惨案脱不了干系。”小林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黄岳的身上,说:“你今天真的只是来探险的吗?”
  黄岳浑身颤抖,抖抖索索地说:“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不懂?”小林冷笑道,“黄岳,你的父亲,是不是黄秋华?”
  这句话振聋发聩,直播间里弹幕如飞。
  【怪不得我觉得这小子这么奇怪呢,原来是那禽兽的儿子。】

  【这么说来,他今天是来找当年那些遗失的资料?】
  【里面肯定有他父亲犯罪的证据!】
  【真没想到啊,这小子一副吊儿郎当的猪哥样,居然还是个隐藏boss啊。】
  “就算我父亲是黄秋华又怎么样?”黄岳硬着脖子说,“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对了,你说这么多,有证据吗?没证据,就是毁谤!”
  日期:2018-07-09 08:57:23
  第35章 我喜欢聪明的女人
  小林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如刀锋。
  黄岳后背一冷,猛地推了他一把,转身就跑,另外两个少年也夺路而逃。
  疯了似的跑了很久,白t恤男生喘着粗气说:“不行了,我实在跑不动了。我说你也是,跑什么啊,黄岳他爸是黄秋华,咱们又不是。”
  和他一起的瘦削男生说:“但你是黄岳的朋友,是他的帮凶。”
  白t恤男生奇怪地看向他,却发现他的脸色在昏暗的月光之下有些发青。
  “你……”白t恤男生疑惑了一下,“咦?你叫什么来着,我怎么记不得你的名字?”
  他想了半天,都想不起这个男生的名字,也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恐怖一寸寸爬上他的后背,他浑身发抖:“你……你难道是……”
  此时,我本想去追,小林却拉住了我,皱着眉头说:“我觉得刚才那个穿格子衬衫的瘦削男生有点眼熟。”
  他低头想了片刻,忽然惊道:“我想起来了,他是丁大哥!”
  “丁大哥?”
  小林道:“丁大哥是当年化工厂的工人,刚刚初中毕业,进厂里工作,死在了那个晚上。”
  我心口里一阵发冷:“也就是说……他是鬼?”
  此时,黄岳拿着手电筒和一张图纸,钻进了一个房间。
  这里是当年的研究实验室,里面有些破烂的桌椅柜子,他一阵乱翻,口中喃喃道:“我一定要那个老头子知道,我不是什么烂泥扶不上墙的怂货。”
  他在柜子忽然摸到了柔软的东西,吓得立刻缩回手,颤抖着打开柜门,白t恤男生全身弯曲成恐怖的形状,缩在柜子里,瞪着翻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已经死去多时了。
  “阿函!”他浑身颤抖,精神几乎崩溃,猛地跳起,仓皇地往外跑。
  他在厂区里跑了一圈又一圈,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研究室。

  “鬼打墙,一定是鬼打墙!”他惊恐地看着四周,忽然脚踝一紧,低头一看,一只惨白的手从地下伸出,死死地拽住了他。
  “啊!”他拼命地揣着那手,却看见地上全都是手,吓得冲进了研究室,狠狠关上了房门,然后一屁股坐在柜子旁边。
  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哭着说:“阿函,我只是想让我爸承认我,我只想证明我不是废物。”
  忽然,阿函伸出了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尖叫一声,猛地跳了起来,却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回头一看,看到三个人直勾勾地盯着他。
  这三个人,赫然就是当年失踪的三人。
  “啊!”
  我和唐明黎正跟在小林的身后,在这迷宫一样的厂区里寻找几人的踪影,忽然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便循着惨叫声找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