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2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提到这渤海,却是令我想到了曾到过的流波山,那地界乃是一片蛮荒气息,与山海界颇有些相似。但我知晓,山海界已经被封禁数千年,任何人都未能进去,那流波山兴许只是与山海界在同一时期被封禁的罢了。
  从巴蜀之地到胶东足足走了有数个时辰,飞机落地之时,已经是午时。刚一下飞机,我便察觉到周围有好些道炁气息传来,想必是玄道佛三家的人也已经到了胶东。不过,今时并非往日,我们眼下有共同目的,自然会暂时放下往日仇怨。更何况我身边众人实力不凡,倒也不会惧怕他们。
  出了机场之后,我们便直接赶往最近的码头打算找寻几艘渔船出海。不料,却在半路被人拦了下来。来人身着一身道袍,仅仅只有识耀修为。他告知我们前方已经设下路障,无法通行,让我们此返回。
  此人面相生分,我从未见过。不过,看他的穿着显然是某家道观之的修士。我打开车门向他走去,待到身前之时便开口询问道,“不知道长在何处打礁?”
  这人只是识耀,自然无法察觉我的气息,所以言语之透着一些烦躁,显然是把我当作了常人。他冲我摆摆手道,“此事与你无关,前方已经封路,此离去吧。”
  说罢,便不再理会我,而是朝着路障一侧临时搭建的亭子走去。这玄道佛三家不愧是华夏最强势力,竟然能够弄出这般阵势。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与他纠缠下去,随即示意众人下车,齐齐朝码头方向飞去。既然此处已经封禁,显然不会有普通人在此,倒也无须忌讳什么。

  先前那位道士自然注意到了身后的响动,转身朝我们看来,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看着我们离去。
  片刻之后我们便到了码头,不料,此处并未有一艘船只,看来此处的船只已经被抢夺一空了。眼下着实有些棘手,此去足足数百里,我与南宫二人倒无所谓,尚能支撑。但身后之人皆是印章修为,数百里飞行难免会脱力。
  正当我愁眉不展之时,一艘货轮竟从海迷雾之向岸边驶来。货轮出现的一瞬间,我便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来者正是韩稳男。待船只靠岸之后,他才从船舱之出来,落在我身前。
  还未等我询问,他便示意我带着众人船,看他这模样,似乎是特意前来迎接。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与他客套,带着族人便登了货轮。

  我原以为会在此处见到韩家长辈,没曾想,待我船之后才发现,这货轮之仅有韩稳男一人。韩稳男似乎看出了我面色疑惑,告知我他们韩家早已经到了地方,后来又得知我也会到此,所以才独自开船在此处等候。
  听完韩稳男这番言语,我微微颔首,找到一处空闲的房间便休憩起来。不知过了多久,韩稳男敲开了门,我原以为已经到了地方,不料他却说有些事情要和我谈谈。
  他一脸平静,让我看出不端倪,索性也不再臆测,便询问他有何事需要商谈。他听完我的话,脸色瞬间便耷拉下来,问道,“你应该也知道十大神器与长生界之间的关联吧。”
  此事我自然知晓,只是不知韩稳男为何会突然说起此事。不过,转念间,我便意识到,韩稳男心脏的位置便有半颗女娲石,莫非他找我便是关于此事?
  正思忖间,韩稳男已经脱掉了衣,指着自己胸口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说道,“我也是前些时间才知晓,这石头便是十大神器之一的女娲石。族长辈告知我,想要开启山海界便必须要十大神器齐聚才行。我琢磨了半天才明白,自己体内这块女娲石肯定要取出来才行。不过,到时候我恐怕真的会坠入九幽了。”
  韩稳男言之事,我先前已经有所预料,不过我知晓,依照韩稳男的心性,为了家族利益需要牺牲自己,他绝无二话,何况他乃是韩家家主,自然要为大局着想。既然如此,为何他还要与我谈论此事?
  正要询问,韩稳男却自己开口说道,“我自然不是害怕牺牲,族长老也承诺于我,若是族有人得以机缘飞升而去,自然会为我重塑肉身。只是,我韩家在玄学会实力并非乘,这般机缘恐怕难以得到。日后若是韩家有所冒犯,还望周兄看在我的面子,高抬贵手。”

  我与韩家的确是有些恩怨,当日在山祖地之时,韩家先辈曾向我出手。先前,我也曾预料到,山海界之后,道炁之人必定不会停止对巫族的追杀,想必韩稳男也考虑到了此事。依照我此时的实力,阳神冲举之下并无对手,韩稳男有此担忧也属正常。
  韩稳男这番言语,无异于临终之言,虽然我心颇为难受,但山海界之事乃大势所趋,我也不可能仅为一个韩稳男便放弃此事。既然他有所嘱托,我应下便是。
  他见我应承下来,脸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随后穿好衣物,便告辞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叹了口气,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数个时辰之后,我便察觉到周围多了好些道炁波动,从这些气息判断,这些人均是印章之的修为,想必我们已经到了地方。
  待我打开房门之后,便看到南宫也出了房间向我走了过来,他立在我身前并未言语,示意我跟着他去甲板。到了甲板,巫族众人都在此处,见我前来,齐齐站起身来。
  我与南宫对视一眼,便带着众人朝着天空之的云层而去。
  不到数秒,我们便稳稳落在云层之。刚一站定,我便发现此处已经围满了人。这些人,不乏有道士和尚打扮者,我与他们接触不多,只认得出来龙虎山与崂山的人,至于那些和尚,我则是从未见过。

  除却这些人之外,便是玄学会之人了,抬眼一扫,便看到领头之人,乃是当初与我接触过多次的杨仕龙,从他站立的位置来看,似乎他如今是玄学会会长。而他的身后,则是韩家、陆家、张家等人。其不乏年轻面孔,看来最近这些年有不少青年才俊崛起。
  除了这些人之外,玄学会还有不少我十分熟悉的身影,皆是当初在雏凤会与我争魁之人,有邙山张家的张昆仑,还有陈亚东与许昆等人。这些人都未曾与我交恶,他们身后的家族也跟我没有什么恩怨。所以一眼看过去,他们都颇为善意的点点头,同我致意。
  跟玄学会里的熟人彼此致意之后,我又往后面看了看,没有发现李老会长与那蓬莱之主等人的身影,叶翩翩、叶袅袅他们也不见踪迹。( .  )
  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爆裂的声响,随之便是一阵狂风袭来,吹得在场好些人都无法立住身子,身下的云层也被吹得四散而去。众人不得不调动体内的灵气在身前布下一处屏障。尽管如此,还是有好些修为偏低之人被这阵狂风卷走。待我立住身子之后,才朝着声响传来的地方望去,隐隐觉得有一股蛮荒之气扑来。此时身侧的南宫面色略显阴沉,口喃喃道,“冲举之人。”
  我听到此话,心一怔,不过转瞬便回过神来,这便是阳神冲举的手段吗?单单这股气势便已经令在场的天师如此难受,冲举之人不愧是人间界最强力量。
  日期:2018-06-04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